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最快明天,最迟明年

善始善终c14和何罪之有修改版txt,二选一!反正都整理好了!可以马上开始!

终于补完镇魂了,然后给自己立任务了,星期一到星期五,一天一千字,周六凑齐五千字更新,再食言就太坏了。做事要善始善终,文也要善始善终,故事也要善始善终。

😭😭😭😭真的不是故意不更文,请问你们知道镇魂女孩吗?c位出道了,我补看了剧版一个星期,现在想补原著,呜呜呜呜太好看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废了

因为要开始写回善始善终,昨天晚上把文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妈呀,觉得自己写的还挺好看的啊哈哈哈哈!不过bug有点多,找时间改一下再接着写,可能要烂俗的,但是我要尽量保证,肆月笔下的烂俗也不会让人觉得老套,耶嘿!下个星期见~

取名废的烦恼

在写《不知名某某》的时候,冒出了一个脑洞,当时不知名已经写了一万字,我就放着那个脑洞想完成不知名再写,后来在2017年12月中旬写的,但是那个月发生了一件令人痛心的事情,我把这篇文搁置在一旁,后来一直想写,却一直想不出文名来,没有文名的定义,一篇文章主体难以定下,我翻来覆去,俗气的简单的复杂的都试过了,都和那篇文不符合,因为文里有幸运也有悲伤,想取一个悲伤的名字吧,我给这个文已经定下了结局是HE,而且过程是幸福的。我想取一个甜甜的名字,故事里边又有些伤感和无奈,取名废的我现在很头疼了,但是我舍弃不了这个故事,就是想写,暂定名字《两者间的第三者》,最快这周末见,最迟下周见,当做新年贺文吧,保底两...

伞【短篇】

作为一位喜欢晴天的人来说,我出门是不喜欢带伞的,一个有重量占空间的日常生活用品,成为行为活动自由自在的累赘,于是一到下雨天,我就会变得很狼狈。

教学楼前的大厅挤着一些没有带伞的人,我看着天色阴沉沉时不时有雷鸣,在想着是不是得做出一首雨天的诗歌赞美它,这场哭啼许久的雨才会停。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,大厅的人陆陆续续被撑着伞的人来接走,朋友舍友男女朋友形形色色,就我一个人一脸赴死的表情准备冲进雨里。

必修课课本揣在怀里,选修课课本顶在头上边,我在水洼中踏出一朵水花,刚觉得这花开得有些意思,手臂就被人扯住,头上出现一把墨绿色的雨伞,耳边是轻声询问的肯定句,让我无法拒绝。
“一起走吧。”

比较贵重的...

不知名某某//下

C6.没说出来的喜欢,变成说出来的讨厌

边伯贤从碗里挑出黄瓜,敲敲朴灿烈的餐盒,半开玩笑的语气质问朴灿烈。
“巧克力还了吗?!压根没有。”

朴灿烈眼神盯在挑出来的黄瓜上,没有抬头,语气里倒是没有伯贤玩笑的口气,反而是沉闷的、疑问的开口。
“我还了,可后来......”

可后来的事情边伯贤记得清楚,朴灿烈被通报批评,原因是在班级里恋爱,寒假收假返校第一天,送班花爱丽巧克力被班主任抓个正着。

那时候边伯贤刚刚上厕所回教室,明明是班主任的课,但讲台上并没有地中海秃顶老头的身影,班级里窃窃私语的情况有些反常,边伯贤能一眼看出有什么不同,习惯性看向的位置是空着的,而班里还有另外一个位置也空着,刚坐下...

不知名某某//上

《不知名某某》
灿白/清明肆月

C1.当代不知名诗人-B某

成长会使人性情大变,其中包含一些无厘头的行为。从前会因为和某同学喜欢的球队不一样,在决赛输赢时大打出手,而现在看喜欢的球队无缘决赛,淡定骂一声操后举起遥控换台。十七岁那会儿,五仁莲蓉蛋黄还是哈密瓜月饼都不会啃一口,二十五岁这时倒是会拿块月饼当早餐,慢慢吃出五仁里边的瓜子花生芝麻核桃杏仁味。高三时即使学习再紧张也会每天一篇日记,现在倒好,为了绩效工资评分每周每月按时写工作总结报告。

无非是懵懂无知的少年成了稳重的男人,疯狂过的事情不会再做,没有设想过的事情逐渐出现在生活中。边伯贤回想起自己写日记的初衷,心里边依旧像是被挤上了青柠檬,...

不是不在不写了哦!是忙于年末茶蛋的投票哦!我会回来的,么么哒。

1 / 26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