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不知名某某//下

C6.没说出来的喜欢,变成说出来的讨厌

边伯贤从碗里挑出黄瓜,敲敲朴灿烈的餐盒,半开玩笑的语气质问朴灿烈。
“巧克力还了吗?!压根没有。”

朴灿烈眼神盯在挑出来的黄瓜上,没有抬头,语气里倒是没有伯贤玩笑的口气,反而是沉闷的、疑问的开口。
“我还了,可后来......”

可后来的事情边伯贤记得清楚,朴灿烈被通报批评,原因是在班级里恋爱,寒假收假返校第一天,送班花爱丽巧克力被班主任抓个正着。

那时候边伯贤刚刚上厕所回教室,明明是班主任的课,但讲台上并没有地中海秃顶老头的身影,班级里窃窃私语的情况有些反常,边伯贤能一眼看出有什么不同,习惯性看向的位置是空着的,而班里还有另外一个位置也空着,刚坐下想问同桌金钟大,倒反金钟大一脸八卦先开了口。

“知道吗?!朴灿烈和爱丽居然在班级谈恋爱!”
“啊?”

“朴灿烈送爱丽巧克力告白被老师撞见!”
“哈?”

“两个人在办公室被教训,可能要叫家长来,估计是谈了很久!我们居然不知道!”
“什么什么?”

金钟大添油加醋的成分太多,刺激性太大反而让感官失灵,边伯贤没有来得及诧异朴灿烈居然和爱丽恋爱,反而先被失恋的情绪击垮,虽然不知道暗恋在这种情况下是不是算失恋,总之伯贤匆匆忙忙对金钟大丢了一句有些困,就埋头趴台装睡。鱼离开水难受得落泪,那点水分能不能救活自己,明明知道哭出来应该会好一些,眼睛干涩愣是不出半滴眼里,鼻腔里冲进半瓶二锅头难受得要命。

边伯贤听同桌金钟大说后边的金钟仁讲第二组的金珉锡告诉他,朴灿烈解释了这是个误会,至于是什么解释并没有传到边伯贤耳中。于是即使误会得到了解释,但解释没能进到最想听的人耳朵里,一切都还是处于误会最初始状态。

传言双方家长会叫来问话也没有见有下文,倒是已经解释的恋情,在躁动的青春里依旧被人提及。只要在某件事上有一点点联系的两个人,都会被班级里瞎起哄许久,班级里除了边伯贤都成了业余红娘月老,无时无刻在帮两人牵线。

边伯贤暗恋的喜欢变成了讨厌,在那反复起哄的笑声中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暗恋的箭头方向是单向性的,想着总有一天也会得到回应,但现在似乎另外一方比自己先形成了你来我往的关系,那自作多情就应该变成不必多情。爱是克制,现在还不算爱,只是情不自禁的喜欢罢了,简单就此打住就行,边伯贤开始在不自觉看向朴灿烈位置后会刻意收回视线,朴灿烈在走廊前门聊天,那便会绕一个大圈走到后门进教室,有小组活动会自动调离朴灿烈在的组,形成一个自我感觉“无缘对面不相逢”的局面。

如果喜欢是无意识积累出来爆发的情感,那讨厌就是蓄意堆积刻意膨胀的情绪,然后在脑里不断偷换概念,刺激自己的讨厌胜过了喜欢。
原本千丝万缕触动压抑爱恋的满溢出来写下的句子,成了一句句诉状,今天朴灿烈又和爱丽怎么怎么了,成了吐槽的家常便饭,边伯贤被覆水难收的喜欢压抑得很累,就差一根针刺向快炸裂的气球,总有一天会爆炸。

那是高二下学期快要结束的最后两个星期,周末难得放松半点,边伯贤趴在阳台上放松备受试卷虐待的眼睛,看看远处的风景,社区不知哪儿传来野狗在乱叫,边伯贤寻声瞭望看到了正在逃跑的朴灿烈,后边还尾随着几只恶犬,只见他三步并作两步踩在围墙上,双手撑住围墙一翻,爬上了三米高的围墙,底下恶犬把他团团包围,不停吠叫不罢休。

边伯贤这哪里还顾得上判断现在是讨厌朴还是暗恋朴灿烈的情况,从抽屉拿出望远镜往朴灿烈身上看,看到了一抹红色在朴灿烈膝盖部位蔓延开,丢下望远镜拿起撑衣杆就往楼下跑,不一会儿,朴灿烈看到了比狂犬还疯的边伯贤朝自己方向冲过来,不知道使的是哪一派的打狗棒法,把几只恶犬打得嗷嗷叫。

拖鞋也许是在半路上跑掉的,边伯贤见狗已经消失跑远,不作多言,捡起晾衣杆往回走,任凭朴灿烈在后边装腔作势喊下不来也不留步,这样加速快进的情节让朴灿烈一头雾水,突然间被英雄人物拯救,让人不知道怎么收尾。

朴灿烈不禁联想,是否是因为一块没还的巧克力,导致了同学关系恶化,而在边伯贤那里严重得更多,怀着不同的观点看待问题,反而会弄巧成拙。你在幽深山谷看星空一片璀璨,我在霓虹灯下望不见半点星光闪烁,那明明是同一片天,却是不同的夜空。

自从那一出校外插曲发生后,朴灿烈才发觉到边伯贤在刻意在躲避自己,用非常极其明显的行为举动,并且这样的模式已经发生许久,自己到现在才察觉。不关心时可以忽略一切发生在身边的事情,在意时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察觉到,有人想要退后就会有人想要靠近。朴灿烈挑了一个边伯贤留在位置上的课间,趁着金钟大上厕所的时间,插科打诨到了金钟大位置上,和金钟仁绘声绘色说了被狗追的事情。

夸张地在说自己怎么逗小狗,被大狗发现追着跑,又怎么飞檐走壁爬上墙,肢体语言动作幅度巨大,就差直接在伯贤面前表演,拿个喇叭叫伯贤注意到他。所有的劲都使完了,身旁的边伯贤依旧无动于衷,朴灿烈悲壮地叹口气,然后靠在边伯贤的肩膀上,和金钟仁竖起大拇指。

“多亏边伯贤出来救了我,拿着棍子赶跑了那些狗,要不然....”

“要不然什么!”
金钟仁一副听戏听上瘾的表情,就差一手一壶碧螺春,另一边手捧着一抓瓜子,等着听下回分解。

“嗷!像这样咬上我了!”

边伯贤看着辞海五分钟未曾翻页,挺着身子承受朴灿烈不经意的碰撞,本来已经差不多克制下来的心,又不听使唤乱跳不停,难受得想让人发脾气。刚想装腔作势以学习为由,轰走身边一直往自己身上靠的朴灿烈,突然感到有温润的呼吸扫过自己的脸颊,那湿热的感觉像热带雨林的风雨,一下子浇灌干涸的森林,蒸腾的雾气上升迷了眼,全身毛孔打开,整个人像到了发情期的野兽,需要爱抚平息。

朴灿烈学小狗张大嘴,咬上了边伯贤一边耳朵,轻轻的摩擦一下才松开口,在旁人看来也就是朴灿烈一贯的夸张作风,不足为奇,并没有没有造成特别的视觉冲击,能让人起哄。身旁的谈论声混为一体,轰然刺耳的声调引起耳鸣,只有边伯贤感觉窒息到快丧命,那种求生欲望促使自己挣扎,从座位上窜起来,组织的语言都没眼泪掉落来得快,桌面上的书被冲撞掉到地上,班里所有人都把目光转移到伯贤身上。

再不说话喘气,就不只是落泪那么简单了,边伯贤脸憋得通红,朝朴灿烈没保留的大吼。
“你不知道我讨厌你吗?!!!非得我说出口你才知道吗?!!我平常躲着你就是因为避免看到你!你到好!!跑来恶心我!麻烦朴灿烈同学,人见人爱的朴灿烈同学,品学兼优的班长,你放过我吧!”

放过一位喜欢你还不能说,喜欢你还得装作讨厌你,喜欢你还得憋着委屈的人吧。即便不是杀人放火这样的十恶不赦,但对于暗恋再加上是同性暗恋这一点,也够自己下十八层地狱折磨的。喜欢本应该是一件幸福的事情,能让自己每天沉浸在蜜罐中的事情,暗恋即使没有那么正大光明,但也能因为小小的接触点,甚至只是一个眼神的碰撞,就能高兴到晚上睡觉梦到你,甚至是梦到你说你也喜欢我这样不会发生的事情。边伯贤不是矫情小女生,是练过合气道的大男子汉,但也会被那暗恋中生出来带有甜蜜的刺攻击。

如果恋爱是会带刺玫瑰,那暗恋只能算得上是仙人球吧。

全班除了知道朴灿烈和爱丽恋爱的事情,还知道了边伯贤讨厌朴灿烈这件事。最后一年的高三生活,边伯贤花了十分的精力备考,十二分的精力在所有人眼里保持着曾经的形象,嬉戏玩闹一如往常,唯一不变的是依旧对朴灿烈依道而行。当日后人们谈起再来一次人生,都会感叹再也不会回去高考一次,因为学习太辛苦了。而边伯贤也会想,只不过有些不同,他会想的确太辛苦了,除了努力学习、克制喜欢,还有每天都在后悔吼了朴灿烈的事情,然后一直后悔到再也不见。

C7.名言--告白就是坐过山车

“可能...是我太健忘,又是乐天派,我已经忘记你讨厌我,这件事情了。”
没想到回忆到最后,是一个深坑,自己挖自己跳。朴灿烈在给边伯贤台阶下,毕竟他知道,这位举着晾衣杆冲到他面前赶跑狗的人,一定不是真的讨厌他,他以自己的人格担保。

虽然是真的没有讨厌朴灿烈,但现在想想,边伯贤有些讨厌自己了,接受了朴灿烈给的好意,但后来因为自己的私心手持刀剑乱舞。直到现在,朴灿烈依旧这样处处让着自己,依旧能让人不自觉又喜欢上,然而这么好的人,怎么能让有着丑陋的一面的自己喜欢呢?到底还是人格配不上,边伯贤无力回天。

“我...还讨厌。”
不过不是讨厌你,是讨厌自己。

边伯贤端着餐盒离开座位,前半个小时还开心给朴灿烈挑辣椒,后半个小时被辣椒辣红了眼。
朴灿烈坐在用餐区感受到了熟悉的感觉,甚至呼吸到空气里薄情的味道都一模一样,和好几年前边伯贤吼讨厌自己的感受有些雷同,难受罢了还袭来的心疼,太阳穴突突的跳,讨厌自己的人多了去了,为什么被这个人讨厌,心脏里像长了一株仙人球,四壁被针扎般难以接受,口干舌燥想要辩解。

边伯贤跑到了无人在的楼顶,等冷风吹到头皮发麻眼睛干涩,熟练地打开与朴灿烈的对话框,然后关掉流量WiFi,看着上边一排排下来的红色感叹号语音,又再次对着屏幕对话。

“我...是讨厌我自己,但是如果不说讨厌这个词,好像就没有正当理由和你保持距离。”
“所以?你为什么又出现了呢?在我快要忘记我暗恋过你的时候。”
“B某在好多年前喜欢过C某,在多年以后的重逢,B某发现,自己还依旧喜欢着C某,该怎么办呢?可B某没勇气,也没力气再继续下去了。”
“我对你的暗恋只有两种结局,一种是烂在心底,另一种是烂在现实里。”
“谢谢C某,还没有等B某道歉,就已经原谅了B某。”

百叶窗拉上留一条缝隙,朴灿烈看边伯贤面无表情在打字,转身端着咖啡送到金俊勉面前。
“相比起你想了解我怎么和边伯贤交好,我更想从你这里了解怎么和边伯贤谈心。”

“是是是!太需要谈心了,我前脚刚刚夸你,后脚感觉边伯贤连你都不理了,这个星期又感觉回到了冷冬,即使公司交了暖气费,公司还是冷得不行。”
金俊勉装腔作势在搓手哈气取暖,难得有员工在如何使边伯贤开朗温暖这一问题上,与他有同样的苦楚。

“所以?你平时是这么开导他的,谈心...”
朴灿烈已经做好准备促膝长谈。

“我一直在说,他用心回复我,嘴巴一句话都不动,就叫谈心,全靠心灵感知交流,所以一直没有成功过。”

“所以就忍着他这样在公司里呆了差不多一年了?”

“没办法,人家业务能力好能力强学历高,忍着!还供着!指不定哪天想过安稳日子,跑考公务员去了,我这个私企赚大钱也留不住人才,不亏吗?所以得忍着。”
即使是部门经理,是高高在上的领导职位,但在管理员工问题上,金俊勉还真的没有和谁谈过,这一下舒心不少。

关系尬着这样也不是办法,朴灿烈心里边堵得慌,就因为边伯贤不理自己都已经到了掉发的地步,再不缓解关系,不出一个月可能就秃顶了。
“总要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和他不尴尬的处一块,我才好缓解状况。”

“对了!不是年底过不久就春节了吗?公司肯定要组织聚餐的,到时候应该会有机会的吧~哎呦!!!吓死我了!!”

金俊勉突然丢了形象从椅子上跌落,朴灿烈回头看,只见百叶窗缝隙中露出边伯贤的下垂眼,那眼神让人不敢乱来半分,吓得朴灿烈喝下滚烫的半杯咖啡,卡在喉咙不上不下,边伯贤可不管里边唱的是哪一出,随之敲了敲玻璃窗,指向门口。

朴灿烈做贼心虚要偷溜,临走前还不忘用着被烫伤的大舌头留句话。
“别和边伯贤透露半点,秘密啊!秘密。”

边伯贤很礼貌的在门口一边侯着,朴灿烈擦肩而过的时候,也不点头示意,垂着眼权当看不见,进了门就开门见山和金俊勉【谈心】
“经理,你恋爱过吗?”

“我这....部门经理,不知不觉变成社区妇联了。”

“告白是什么感觉呢?”

见边伯贤压根没有和自己开玩笑的意思,金俊勉开始绞尽脑汁怎么编一句像样的话回复他,毕竟自己也是出生到至今都还单身,感情上的问题大多数可能还需要引擎搜索来解决,连员工冷着脸导致办公室的气温下降都解决不了,怎么又可能知道告白是什么感觉。

金俊勉眨巴眼灵光一现,开始语重心长忽悠边伯贤。
“告白的感觉就像,坐云霄飞车,你在上升的时候就是你在犹豫要不要告白的时候,当上升到山顶处一瞬间往下掉落,心脏突然悬空下坠,那就是告白说出来的感觉,一直尖叫难以平复身处高处的身心,终于说出来的解脱,面对喜欢的人袒露的刺激,还没有得到回复的不安,几种心情混杂在一块,直到游戏结束,回到地面上,还感觉自己轻飘飘,但是一切都已经一瞬间过去,经历过后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这大概就是告白的感觉。”

金俊勉心里边一个劲夸自己,没想到吹得有模有样,差不多可以抄写到本子上当恋爱名言了。
“怎么样?”

“我明白了...谢谢。”
边伯贤难得露出笑容,好像对这个解释还算满意,临走之前还对金俊勉鞠躬,对这次谈话似乎很满意,并且得到了解脱,只有金俊勉在奇怪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。

以为会是一次愉快的谈话,可以放心地等待着春风吹过冰封的办公室之地,迎接春暖花开之时,可金俊勉迟迟没有等到这一天到来。谈话涉及到了告白这个词,无论任何人听到这个词都会敏感起来,金俊勉也不例外,总觉得和朴灿烈有关,趁着某天边伯贤外出办事时,趁机把朴灿烈招到了办公室,传递得到的讯息。

这次放聪明把百叶窗都拉上不留缝隙,金俊勉才对朴灿烈开口。

“边伯贤那天一进来就和我谈论告白这个话题,我想这件事情和你有关,你想想...有什么事情和告白这个词也有牵扯。”

朴灿烈脑子像飞速运作的电脑,搜罗关于告白这一词的场景,不一会儿张大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。

“啊啊啊!有!还真有,关于我,又关于告白!我高二的时候,和一位女同学在班级里闹过绯闻,班里传我拿巧克力告白她,其实是我拿着巧克力要放边伯贤抽屉,被她瞧见了,趁机拿到手上问我为什么要给边伯贤,玩闹着呢!老师正好看到了,就.....”

“你为什么要给伯贤巧克力?算了这个不说,所以,会不会是...边伯贤喜欢那位女同学!”
脑子飞快运作,如果有第三者出现,那可就好说多了,金俊勉大胆提出猜测。

“然后班级里传我和她恋爱的事情!所以,他误会,她喜欢我!因为他喜欢她!所以他讨厌我!!哇!真相大白!”

“说人话!”
三角关系扯得金俊勉一头雾水。

“原来是因为这样,他才会说讨厌,所以回忆到当时,他会这样冷漠。”
朴灿烈理顺了关系图,震惊的坐在沙发上,因为这高中时期,还真的看不出半点边伯贤喜欢爱丽的痕迹,隐藏得太深了,说出来给旧同学,估计没谁会相信。即使是得到了看似合理的解释,但朴灿烈心里好像并没有得到解脱,似乎这不是心中所想能接受的答案,或者说自己根本不承认这一解释。

欠边伯贤的巧克力不了了之,欠边伯贤的误会也没能真正的解释,他这样冷漠是有理由的,那自己也应该承受当做抱歉。

C8.穿过大雪的百条我喜欢你

电脑桌前的仙人球被淹死了,为什么会说是被淹死的,那是因为有人偷偷摸摸每天都给它浇水,哦~还有这杯加了奶精与糖味道刚好的热咖啡,每天雷打不动出现在办公桌上,下班前脏乱差的桌面,上班到办公室总能变得整整齐齐,边伯贤每一天都能感受到来自朴灿烈的“爱意”,只要眼睛不在电脑上,抬头放松一下,总能看到朴灿烈从玻璃板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自己,令人负担。

这不...又朝自己走来了,边伯贤你得忍住。

朴灿烈大老远就露出两排牙,走到边伯贤桌前,还得装腔作势敲敲玻璃隔板。
“俊勉叫我通知你今天晚上八点聚餐,要不要下班我们俩组队一块走。”

忍不住了,去他妈怎么可能忍得住,边伯贤看了一眼夭折的仙人球,深呼吸一口气。
“仙人球淹死了...”

“啊?”

“不要偷偷摸摸再给仙人球浇水了,它受不住那么多水分,还有你,不要再这样对我好了,我受不住,哪天会死掉也不一定。”

“哪里有那么严重,我...就是想对你好,怎么了?”

“你这样让我很为难,我已经忍了好久了,每次就差一点点就能克服,但是每次你一靠近,就把我攻破,这不公平,知道吗?不公平,你是主动的,我是被动的。”

这奇奇怪怪的对话内容,已经算得上是两人这一个月最正常的一次谈话,朴灿烈努力想理解边伯贤的话,最终沮丧放弃,他已经准备好了爱丽现在的联系方式,打算在晚上聚餐结束当和解礼物给伯贤,如果能促成一对好事,心里边应该能好过一些,希望能从根本上缓解两人关系。

“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你想我做什么。”

“你...帮我请个半天假吧。”
再也不想讨不到糖吃还塞了一口黄莲,说罢,边伯贤拿起大衣起身,越过朴灿烈离开位置,大摇大摆走出公司。

朴灿烈稀里糊涂到金俊勉办公室那帮请了假,让金俊勉以为边伯贤被逼急了,直接下午请假到别的公司面试应聘,把朴灿烈臭骂了一顿,想着晚上聚餐要怎么拉回边伯贤。

此时此刻的边伯贤心思可没有那么多,抬头望着云霄飞车在头顶盘旋,那高空的尖叫声传回地面听着都心惊胆战,所以是哪个不要脸的发明这样的游戏机呢,边伯贤排着队准备要坐这趟云霄飞车,如果自己坐下来承受得了那种感觉,那告白的勇气都有了半点,今天晚上就和朴灿烈袒露一切,告白...没有太多修饰地,告诉他自己喜欢他。

边伯贤在排队期间想了很多,比如说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朴灿烈的,思来想去好像没有一个确切点,难怪说喜欢是没有理由的也没有道理可言,边伯贤慢慢跟着队伍前进,像负重的蜗牛背着好几年的心事,想着曾经种种,好像就简单的因为朴灿烈人太好,人人都喜欢他,只不过自己把喜欢弄变味了,上升成人与人之间感情升华的喜欢。后来口头上的说讨厌他,嫉妒心发作折磨自己罢了,自己喜欢的人喜欢上了别人,的确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情。下一趟就轮到了边伯贤,可他还没回忆够曾经,侧着身从队伍里离开。

他想,他的告白不是做云霄飞车那样刺激,应该是坐着缆车上升到高高的空中,心一直悬挂不停忐忑,脚下是深渊,虽然会看着心慌,但高处的风景是地面上没有的美轮美奂,这才是暗恋才会有的感情,会因为距离忽远忽近,导致怀着的心一直悬着,会用心欣赏这一路的风景,偶尔会让自己心情平静,偶尔也会让人感叹美好,在长长的暗恋之路结束后,回到现实生活也会回味曾经点缀在回忆的心事,那种心情是外人体会不到的美妙。边伯贤坐在缆车上看着窗外飘起了大雪,内心逐渐平静,平静到以至于能现在拨打朴灿烈的电话,简单的告诉他,喜欢,并且喜欢了许久。

缆车升到了空中某段路线时,停了下来。边伯贤坐在缆车里看着外大雪纷飞,突然想吃起雪糕,如果当时自己再靠近一点点,还不亲上了吗?人生中的一大圆满。跺着小脚掏出手机,排队一下午加上座缆车,已经到了下班时间,冬季的夜晚来临得很快,再一抬头发觉天已经沉寂了下来,可缆车还是没有动的迹象,边伯贤这才发觉缆车已经停了差不多有十五分钟,心不由得开始发慌,幸好手机还有信号,边伯贤拨打了缆车上的急救电话,无论拨打多少次都处于占线状态,缆车上的紧急按钮也没有反应,边伯贤意识到自己被困住了。

雪积压在缆车上发出吱呀的响声,偶尔还伴随着缆线好似断开的崩裂声,边伯贤胡思乱想着自己接下来的遭遇,工作人员遗忘了自己还在缆车上,自己冻死在缆车上第二天才被人发现,要不然缆车不堪重负从半空中垂直下坠,被摔个稀巴烂,尸体还被大雪覆盖。本来还有两格信号的手机,在大雪的干扰下信号格和空格之间徘徊。

这还什么告白之前的壮胆活动,这可活活把自己耗死了,边伯贤想哭又觉得自己太丢人,想着朴灿烈现在坐在餐厅里和同事吃香喝辣,委屈比害怕更加涌上心头,同事关系不和睦,说不定还趁着自己不在,说着自己的种种不是,没有人记得自己,死了也没人来祷告,边伯贤气急败坏拨打朴灿烈电话,缆车里尽是自己咽口水的声音,不管现在手机是忽闪的一格信号,边伯贤都想和朴灿烈诉说自己有多委屈。

难得公司包了一个包厢里能吃饭又能点歌,部门员工都抛开拘束在小舞池群魔乱舞,歌声振得耳朵疼,怕听不到电话响,朴灿烈把手机拽在手里,另一边偶尔夹菜吃上几口。金俊勉看出朴灿烈的顾虑,那拿着瓶啤酒在朴灿烈边上坐下,和他碰杯。
“边伯贤还没来。”

朴灿烈看了一眼手机又摁灭。
“嗯,他大概真的是讨厌我吧,所以不来…我也不好打电话过去。”

“别想太多,请假说不定真的有什么事情要办,这次不行那就下次呗,去唱唱歌,放松一下,待会转二场夜宵,我打电话给他。”

金俊勉塞话筒到朴灿烈手上,点了一曲年轻人最受欢迎的曲子,前奏就已经炸开耳边,所有人欢呼让朴灿烈上场,上台之前朴灿烈不忘把手机交金俊勉, 扯着嗓子喊。
“帮我看我的手机!有人电话来告诉我!。”

朴灿烈才走到舞台中央,金俊勉就看到了朴灿烈手机屏幕亮起,这么巧的显示出边伯贤的名字,朴灿烈在众人的起哄中要开口,突然一个屏幕凑在自己面前,一看是边伯贤的来电,立马对周围人比安静的手势,这些人已经玩在兴头上,抢过话筒要发挥歌喉,朴灿烈脸一黑走到切歌机直接摁暂停,包厢里瞬间恢复安静,本来还有人想咕哝几句怨言,被朴灿烈凌冽的眼神给吓得都不敢移动。

金俊勉对着朴灿烈对口型【外放,电话外放】,朴灿烈叉着腰盯着所有人示意不要说话,便摁下了外放键。
“喂~”

“朴灿烈?吃得好喝得好,现在你是忘了我吗?”

“你说的什么胡话,你人在哪里?怎么还没有过来。”

“我他妈快死了!呜呜呜…”
边伯贤接通朴灿烈的电话后,憋了许久的眼泪山洪暴发,继十八岁成年后第一次放声大哭,去什么的故作坚强维持形象,没出息地扯着一嗓子哭腔对朴灿烈质问。
“你到底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啊?”

知不知道,真真假假,金俊勉朝朴灿烈又使口型,朴灿烈意会了什么意思,听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泣声,巴不得马上解释清清楚楚,立马安抚那边情绪有限异常的边伯贤。
“知道...你喜欢爱丽她…”

“知不知道我喜欢你这件事啊!!”
朴灿烈的话被电话那头带着哭腔的吼声打断,那言语透出的无奈和气急败坏,通过手机一分不差传递到朴灿烈耳里,继而麻痹大脑刺激心脏。

包厢里所有人压抑地啊了一声,由于朴灿烈眼神太凌冽,又闭上嘴克制躁动继而安静,所有人都竖起耳朵听八卦,当听到突如其来的爆炸性新闻时,任谁都控制不住,就连金俊勉也目瞪口呆捂着嘴,这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剧情发展,朴灿烈也自始至终认为边伯贤讨厌自己,讨厌的反义词是喜欢,突然从这个极端转向到另一个极端,对朴灿烈来着可能用急转直上这个词更贴切心情。

如果再不离开就会有危机,被切断暂停的点歌机上停留这样的歌词。如果再不离开,就会让所有人看到自己憋不住的笑意,朴灿烈关掉外放,捞起自己沙发上的东西,离开还鸦雀无声的包厢,关掉门朴灿烈嘴角忍不住上扬,什么关系尴尬破坏感情和讨厌的话全抛之脑后,没有什么比“喜欢你”这句话更能拂去心中乌云。

朴灿烈像突然中了超级乐透,反复对照自己中奖的信息。
“你不是喜欢爱丽吗?因为我和她班级里闹绯闻,所以你说讨厌我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能是,我喜欢你,看到你和别人闹绯闻所以讨厌你?”

“我不相信,你一点喜欢我的迹象都没有,我半点都木有察觉出来。”

“我…怕你厌恶我这样的感情,而且你…对谁都那么好,是我自己误解导致喜欢你这件事情发生,所以我自己要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
“所以你解决问题的方法是什么呢?”

“克制喜欢,假装讨厌。”

边伯贤在那头说话越来越没有底气,朴灿烈真的是感觉又气又好笑,自己被告白是次数不算少,恋爱没正儿八经谈过一次,这样被远距离的告白,拉不着小手,抱不到人让人心里着急,朴灿烈知道了自己的内心并不抗拒边伯贤这一喜欢,比看一场自己喜欢的球队赢得胜利还要神清气爽。

为什么会喜欢,喜欢了多久,为什么突然要说出来,一切的一切朴灿烈突然都想知道,打开自己打开自己小奔驰的驾驶室,立马发动汽车。
“你在哪里?我去找你…怎么突然说什么要死的话,你他妈不是想不开要割腕吧,边伯贤你不至于吧??好好好!我接受你告白了,那现在怎么样?我们两个算在一块了吧?在一块的话你要做的事情就要经过你恋人的同意。”

一听到有人要来找自己,边伯贤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,山上已经漆黑一片,恐惧随着深夜袭来。
“我….我…在…..园区,你…来….我….缆车…嘟嘟嘟嘟”

“你说什么?信号不好。”
朴灿烈瞧手机已经显示挂断状态,再回播几次都是不在服务区,根据园区和缆车大概知道边伯贤所处位置,非常奇怪边伯贤请半天假怎么跑到了风景区,那儿离市区起码四十多公里的距离,开车上高速要半个多小时,就算是坐地铁再转公共汽车也要一个小时车程,什么事情得风雨无阻去请半天假坐缆车。

边伯贤坐在黑漆漆的缆车里,只有手机灯光照亮自己,就这样乱吐一通对朴灿烈说出喜欢,没有花费心思,没有做好罗曼蒂克的准备,只是简简单单说出来,好像并不是太难的事,至少比高中的三角函数立体几何要简单些。这么多年最害怕的事情就是面对这场,一点都不轰轰烈烈的暗恋,没有任何喜欢的讯息从密不透风地心房里透出,就像现在自己锁在一平方米左右的缆车里无人发现,现在就算死应该也不会留遗憾吧?边伯贤看着外边的暮色居然还能欣赏起来,没有华灯初上的森林升起一轮明月,在山林雪景上铺满月光,山林最高处的积雪折射出点点晶莹,仿佛在自己身处的下方是一片银河,边伯贤快忘了自己已经被困差不多一个小时。

手机还有百分之十五的电力,再坚持一个小时就会完全失联,边伯贤点开朴灿烈的头像,指尖滑动聊天记录,那些未发送成功的语音此时极其碍眼,挨个点击红色感叹号的语音重新发送,信号时有时无,网络打开也好像没有什么用,看着转圈圈等待的一百多条语音,边伯贤心满意足欣赏影子与光融合的月夜。

缆车突然大幅度晃动,头顶上的灯光亮起,缆车开始缓缓移动,紧急警报的红色按钮闪着光,不断发出嘈杂的声音,边伯贤激动地跑到对讲机前。

“喂?听得到吗?”

“这里!我在这里!!”
没有人看得到缆车的情况,边伯贤还是激动得挥着手。

“因为突发大雪电路断开,整个风景区陷入断电状态,发电机也故障,导致您被困差不多一小时,我们十分抱歉,现在已经恢复正常,工作人员已经调整缆车速度,十五分钟后您就能回到园区,请不要担心。”

边伯贤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,一百来条的语音全部重新发送成功,里边有长则差不多一分钟的秘密,也有短至两三秒的晚安早安问候,一向在公司寡言的边伯贤,倒是在对灿烈倾诉这里成了话痨,想说的不敢说的随着告白的心意可以堂堂正正的发出去,知道了爱就要大声说出来的道理。

朴灿烈的手机不断震动,蹦出一条条边伯贤发来的语音,还以为是信号不好挂断后,边伯贤在寻求安全感,所以不断发来信息,朴灿烈顾不上还在驾车行驶,单手把声量调到最大,指尖翻动到最顶处的语音点开。

“有的时候觉得你太好了,再好一些,那分担到我这里的好也就能多一些,有的时候又讨厌你太好,这样别人也能对等得到你这样的好。我本来想上厕所回来再擦黑板,一回来就看到你捂着嘴挡住粉尘擦得干净。请假了一天再回学校,桌面上放着发下来的试卷上有你字迹注释。元旦的时候不听同学起哄自己出弹吉他节目,硬要推荐我上去唱歌弹钢琴,还有....在我偷偷躲在教室睡觉的时候,会故意把来班里的人引开,如果我感冒了还会把我头顶上的电风扇关小,你明明靠近左边楼梯口,非要绕一个大弯到右边和我假装和我偶遇一块上楼,大大小小的事情太多太多...脑子里太多又数不清关于你的事情,只要一翻开我的日记,就感觉重现在自己脑海里。”

“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很肉麻,又觉得太疯癫,最后得出结论还是蠢的可以 ”

“如果你不喜欢我,为什么要这样呢?给我一种你也在悄悄关注我的错觉,然后在真的喜欢上你了之后,你堂而皇之的表现出,我对所有人都这样好,就感觉像我自己在自作多情。”

“春节前的情人节买巧克力,本来是要偷偷摸摸放你抽屉里的,如果不成功就自己吃掉,没想到歪打正着当着你的面给了你,还真的被你吃了,这是我过得最成功也最值得纪念的情人节。”

“还有文化节的烟花,你在看烟花,我在看烟花下的你。”
“我真的...曾经很在意,现在也不否认还在喜欢。”
“可我不喜欢我自己,因为我不能向你说出心之所想,不能坦白在内心里关于你一举一动牵扯到的情绪,我需要克制,又不能让你、让所有人看得出来我在注意你。那最坏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,就是让所有人和你知道,我讨厌你这件事。”
“不过你真的很讨厌,你吃了我都巧克力,但是不会礼尚往来,回送给我,反而送给了爱丽,我是男人,我也要面子的好不好?你让我的喜欢情何以堪。”
“早安,今天下雪了。”
“晚安,现在是凌晨一点三十二分,决定不想你了,睡觉。”
“今天中午你吃了叉烧饭,下次我也想尝试。”
“喉咙不好就多喝水,我买了板蓝根在茶水间第三个抽屉里,你看到了就随便拿吧,虽然你听不到我说的话。”

“我今天,在决定,要不要向你告白,金俊勉说,如果连坐过山车的勇气都有,那就会有勇气说我喜欢你,还是很蠢,但是我想尝试一下。”

即使陆陆续续播放的内容杂乱无章,可语音里的各种语气情感都太鲜活,有嘶哑着嗓子的,也有睡前的低沉,分明是每个时期不同的语音,统一在同一时间发了出来而已。因为不知道边伯贤会有这样隐藏那么深的感情,所以每次每次都能忽略掉边伯贤另有意味的眼神,辜负了好时光,也差点辜负了一段感情。这个人太别扭,直到要把自己憋死才以这种方式说出来。
朴灿烈发脾气停车到路边便利店,进到零食区翻找半天,找到了当年吃了边伯贤那块牌子的巧克力,多拿了好几块放车上,又加速往风景区开去。

边伯贤捧着热茶坐在服务区接受员工的道歉,被困的其他人已经陆陆续续撤离,边伯贤还在原地等,他听信了朴灿烈会来接他的话,一直盯着手机等朴灿烈联系他,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多,朴灿烈再不出现,从景区开到外边的末班车就要发车,边伯贤抱着最后的希望等待。

远处行驶的车灯晃过服务厅,边伯贤伸长脖子张望,当他看到朴灿烈从车上下来跑向自己时,就像是好春光不如梦一场,掐了掐自己的脸蛋。朴灿烈跑步喘出的热气喷洒在自己脸上,那感觉还是和咬上自己耳朵的气息一样,弄得边伯贤一阵傻笑。

朴灿烈还以为人冻傻了,脱下大衣外套披在边伯贤身上。
“笑什么?冻傻了吗?”

“没有,笑自己有些赚到了,这大概是特殊待遇吧,别人都没有的。”
边伯贤把手中热茶塞到朴灿烈手上,朴灿烈看着从没有过的笑脸,傻傻的接过茶水,还温热的杯子传递出热量,从掌心一直暖到心窝。

这样突然表露心意的面对面,还真的有些慌张,朴灿烈一回神,胡乱从口袋里拿出好几条巧克力,全塞边伯贤怀里。
“礼尚往来,连本带利,这几年欠你的巧克力,还清了吧!”

“什么还清了?”

“那年是我要还你巧克力来着,被爱丽抢去和我开玩笑的时候被老师碰见了,没想到一个误会让你【讨厌我】那么久。现在我把巧克力还上,我看看还欠你好几年的.....”
朴灿烈看边伯贤期待的眼神,感觉好像得到这一人心还不赖,甚至庆幸自己是被暗恋的主人公,被边伯贤喜欢着是多幸运的事,换做暗恋的是别人,自己是旁观者,那该有多嫉妒。
“我看看欠你好几年的爱恋,要不要还上。”

“不是爱恋,是暗恋。”
“那现在是明恋了?”
“这....”

碰上情情爱爱的字眼,边伯贤这个当了好几年的缩头乌龟就害羞,距离太近心跳得太大声忍不住往后退,退一步朴灿烈就移动一步,朴灿烈低头看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的边伯贤,心里边满是激动,是不是边伯贤把这些年的暗恋化成了魔咒,才刚刚几个小时而已,自己就对眼前的人喜欢得不行,一激动扯过边伯贤的手握住,往自己口袋里伸进去,一副责怪边伯贤的表情。

“你不主动只能我主动了,要不是因为你拖那么久不说,我们可能早就已经到拉拉小手,亲亲小嘴的阶段了。”
“这还怪我咯??”
“不怪你怪谁?说不定到滚床单的程度也不一定。”
“这也太快了吧!朴灿烈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啊!我反悔告白行吗?”
“不行,刚刚我在公司的人面前放外响,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喜欢我了。”
“什么????”

两人拌着嘴和谐得让边伯贤想哭,万一激动起来亲上朴灿烈的脸那就丢死人了,两个人走着在雪地上留下一排脚印,边伯贤看着朴灿烈满头的雪花,想起了一句话,和喜欢的人走在雪中一直走下去,是不是就能走到白头了。虽然现在才算真正的刚刚开始,但对于等了那么久的边伯贤来说,等来的这一天就已经算永远。

在你我共存的时光里,有莫名其妙开始并持续好几年的暗恋,也有比一见钟情更深切喜欢的爱恋。

C9.

浇多水的仙人球没有死,反而开出了黄色的花。边伯贤在手机上备注朴灿烈的手机号,叫C某某, 朴灿烈随了边伯贤的意,在手机上也备注他的名字叫B某某。两人明晃晃地玩起了办公室恋情。曾经B某某暗恋着C某某,现在C某某爱着B某某,后来好友回忆起问两人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,B某巧妙的回答“大约在冬季”,美妙得像不知名诗人的某首诗歌。

成长会使人性情大变,其中包含一些无厘头的行为。

两年后的七夕情人节,两人依旧在加班,边伯贤在埋头苦干时,脑袋被一个东西砸中,一个纸团滚落在桌面上,边伯贤抬头固定视线,朴灿烈正在不远处的办公桌上捧着脸笑得灿烂,这又是玩着些什么把戏。情人节里的小情趣边伯贤欣然接受,拆开小纸团逐渐露出里边发光的东西,边伯贤颤抖着手取出那枚戒指,里里外外瞧个遍,喜欢得要命,戒指内侧刻着两人名字缩写,外人看不到里边的内涵,只有两人知道B某和C某之间的秘密。

边伯贤从位置上站起来,看到了朴灿烈捧着脸的手上已经戴上了另外一枚戒指,这时的朴灿烈张大嘴做着夸张的嘴型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玩上学时代玩的把戏,当年要自己记住他名字那时刻一样的举动,眼泪常出了甜味,边伯贤已经能分辨出他说的是什么。
“共度余生吗?”

边伯贤把戒指戴自己手上,捧着自己的脸大声回答。
“好啊!”

至此,全文完。

============

作为一位母胎solo的人写暗恋文真的是为难死我了,但是偏偏又有这样的脑洞,想写就不自觉写了两万字了,因为没有暗恋过噗噗噗噗,所以感情可能有些欠缺,希望能得到真挚的点评,这样我才好写写一篇,新的短篇脑洞,我现在已经蠢蠢欲动咯!!
好了,看文愉快哦

评论(23)
热度(58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