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伞【短篇】

作为一位喜欢晴天的人来说,我出门是不喜欢带伞的,一个有重量占空间的日常生活用品,成为行为活动自由自在的累赘,于是一到下雨天,我就会变得很狼狈。

教学楼前的大厅挤着一些没有带伞的人,我看着天色阴沉沉时不时有雷鸣,在想着是不是得做出一首雨天的诗歌赞美它,这场哭啼许久的雨才会停。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,大厅的人陆陆续续被撑着伞的人来接走,朋友舍友男女朋友形形色色,就我一个人一脸赴死的表情准备冲进雨里。

必修课课本揣在怀里,选修课课本顶在头上边,我在水洼中踏出一朵水花,刚觉得这花开得有些意思,手臂就被人扯住,头上出现一把墨绿色的雨伞,耳边是轻声询问的肯定句,让我无法拒绝。
“一起走吧。”

比较贵重的东西要揣在怀里,不能碰到雨水,要小心翼翼的保护着,就像当时朴灿烈把我搂在怀里,他把大半个雨伞向我倾斜一样,我感受到了他的保护,在这种讨厌的天气里,那一丝开心是源于身边的人,他在输出他的喜欢。

那句一起走吧不简单的是在说雨天里一直走到晴天,也是在说日后无论什么天气季节都能相伴。

定情信物是一把伞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三十块钱包邮的全黑色,在毕业后共同租的小出租屋里收到的,吃了差不多半个月泡面的两人,眼前摆着一大盆火锅,朴灿烈把银行卡和雨伞一块递到我面前,火锅的热气模糊了两人的表情,麻椒锅底熏得眼睛直掉眼泪。

灿烈说“工作找着了,工资卡给你,我的工资归你管,我的银行卡归你管,我也归你管。以后我让你不开心了,那你就克扣我零花钱,我让你开心了满意了,你就把你自己直接赏给我,让我任亲任抱!只是以后下班不能及时能去接你,下雨天你得自己撑着伞回家,别把自己弄湿了。”

我同意了,举着雨伞在屋子里开开关关,得意像第一次收到礼物的孩子,朴灿烈说“边伯贤,你不能在屋子里撑雨伞,会变矮的,长不高。” ,因为这件事情我经常赌气说他惹我不开心,要克扣零花钱。

从那时候开始,雨伞在心里的定义好像不再是累赘,无论公文包里有多少文件,那把雨伞都会在公文包的最里边隔层,就像护身符一样陪伴在我左右。

我们是有吵架过的,还吵得挺厉害,一开始吵架的原因还记得,后来零零散散太多也就记不住了,唯一一次印象深刻的,后来想想还有些莫名其妙。朴灿烈某年年末在公司加班好几天,晚上回来的时候我早已入睡,几乎一个星期的毫无交流,让我体内残存名为“朴灿烈给的爱”的能量降到了零,太想一个人就会很气愤,气愤他为什么没有感觉到我的不对劲。
爆发点在他拿着那把伞出门,去某位女同事家里聚餐,却把雨伞落在了对方家里。当我听到敲门声,打开门看到我的定情信物握在别的女人手里时,那怒火如岩浆滚到所到之地都烧成虚无。这倒只是最初级的攻击,接下来的话像倾盆大雨浇灌在了岩浆上,极与极的冷热反应在这副缺爱的身躯里。“你是他的拼房舍友吗?这是灿烈落下的雨伞,麻烦交给他一下,顺带提一下我来过。”

一句话里全是病句【我是朴灿烈的爱人不是舍友,这是我的雨伞,朴灿烈的朴字都省略了是有多熟?提你来过有何用意?还雨伞为什么不直接上班的时候到公司还就行了?还有...为什么知道这里的地址?】

客客气气道了谢,关门转身就把雨伞摔在地上,伞骨都被摔断了两根。

最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,等朴灿烈买完菜回家的时候,我已经冷却到半句话都不想讲,他问我晚餐想吃什么,我不回答。他问我感冒不舒服了吗?我默不作声。他靠近我想抱着我询问发生了什么事,我躲闪推开依旧不吭气。我的无言冷枪抵在他的脑门上,危机感彻底把他激怒。

“操!你屁都不放一个给我!是想干嘛!?”
“我阴雨天气过够了!想晒晒太阳!想分手了怎么着?”

那时候我觉得,我和他的恋情,开始于阴雨天的伞下,那么就一直没走出这阴雨天里,打着雨伞意味着没有阳光,只有伞下这个小小的空间可以躲藏。大晴天里,两人互相挤着拥抱着躲在伞下,在外人看来是多么奇怪。恋情无法见到太阳,那就是无法正大光明的说爱你,不能让世人知道你心有所属,甚至不能抵挡找上门来的爱慕者。

朴灿烈发怒的样子很可怕,会撕扯衣服也会撕咬肌肤,我不甘示弱反抗,拿出男人应有的力气,毫不留情击向他的身躯,他大概是被我打疼了,在我怀里哭得抽气。刚刚出生的小孩也是这番,裸露着身躯在哭喊。不过两者的哭还是有些不同,一个是因为降临到这充满爱的世界上,一个是因为突然之间这世界上的爱全被抽走。

我搬出去住八十块钱一天的小宾馆差不多一个星期,在吃泡面都能吃出苦味的时候,我接到了他的短信,约在人流量很大的某电影院前边见面。我在约定时间到场,但未见到他,正四面八方张望的时候,他拿着那把旧伞从出租车上下来,大步流星的走向我,心想着要逃跑的我脚下沾了胶水,动不了一分。

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朴灿烈站立在我面前,把雨伞举到我们两头顶上,摁了自动开关打开那把旧雨伞,黑色的伞里瞬间落下了彩色的亮片和彩带,在我猝不及防,没能判断这是什么花招要怎么抵抗的时候,伞收了下来,一把小伞包住了两人的头,看样子一定是滑稽极了,可朴灿烈就这样在这狭小的空间里,没有人看到的空间里,亲吻了我的唇。

“这样算不算在太阳底下恋爱?外边的人很多,要不要我把伞打开,要不要?”

我嗤笑
“话多就多吻我一下吧。”

我很爱他,打算等他出差回来,就和他提一下见父母的事情,还有顺带告诉他,经常惹自己不开心时克扣的零花钱,存下来够付一套房的首付和装修,还可以养一只狗。

我憋着这满怀的惊喜,憋着没有打电话没有短信告诉他。然而,我等到了第三方口头告诉我他回不来的消息,我很奇怪我们俩的恋情没有第三者插足,也还没有出现父母反对,为什么结束得那么快,生离死别告诉我,爱得真切但不够珍惜的时候,上天会惩罚剥夺一切。

是下雨天山体滑坡导致的事故,从那以后下雨天变得比从前更惹人厌。不仅仅只是讨厌而已,这样的天气会让我忍不住哭泣,让我想起有个人很爱我,但是我没有等到他回来,一起迎接雨后天晴的结局。克扣的零花钱还在,我买了一套看似结婚礼服的黑色西装,去了他的葬礼。

有人告诉我,情人之间不能送伞,会散。

后来我信了,雨天里不再撑伞,感受他的灵魂降落在我身上。

===至此===

评论(11)
热度(37)
  1. 旧茶无香April非夏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