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《流水落-尘往之下》初稿正文完结碎碎念

2014.10.25~2015.12.12


《流水落-尘往之下》四百一十三天,一篇又臭又长,粗制滥造的长篇正文完结了。

我一共就写过两篇长篇,一篇是刚刚开始写文时,拿来练手写的。一篇就是这篇,私心为了回忆而写的《流水落》。不仅仅是因为它一年多才完结我说它又臭又长,而是里边的故事从1994年写到2002。里边的一共八年的故事时间,写了二十万四千七百多字。其中五万字铺垫,五万字心生爱恋,十万字在一起,三万字在吵架,不到一万字定了结局。时间上也没吝啬,五年时间在一起,十五天判定离别。写的挺辛苦,故事里他们在一起好像也是。

其实刚刚开始写文的时候,就很想写这个故事,可我知道我插科打诨非写手肯定写不好,试着写了一年故事再下手,虽然现在也没好到哪去。

我的所有短篇集合名字是臾央之上,这篇长篇是尘往之下现在差不多写完,也算是了结我心愿。

我一开始写我就说这篇文没人看不要紧,写得再久都要写完它,因为我知道这种琐碎生活沉默没有爆点的故事,几乎不会有人主动欣赏,所以放肆的由自己来。文最初很傻,平白无味,文字也一笔带过,因为那时候的他们是单纯的,不需要太多感情波动,好好过着青春时期,到后来,慢慢的文越来越沉重,甚至有些废话连篇,那时候的他们已经经历太多,身上有太多东西要顾虑,我也写的没头没尾。这篇文的首和尾完全不同丝带,我都怀疑是不是我又分割出两个肆月在写这篇文。

可能没有太多人发现故事一开始其实是灿烈的视角,到后来完完全全变成了白贤的视角。如果我说:我眼里的世界有我爱的人,这样解释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理解。一开始是朴灿烈先喜欢上的白贤,他是付出感情的人,到后来两人慢慢爱恋,视角在灿白两人间转换,直到都暻秀事情作为转折,视角逐渐变成了白贤,那时候的白贤已经离不开朴灿烈,甚至白贤已经爱得比灿烈多一些,直到故事尾声,叙述完完全全变成了第一人称“我”卞白贤,作为主动爱的人要比被爱的人辛苦的得多很多,到最后承受最多,最先选择离开的当然就是白贤。

当我选择要开始写一篇故事,那故事肯定已经被我决定好了结局,流水落后半期开始写因爱滋生的各种猜疑忍让委屈等负面情绪时,我开始不敢想我已经定好的结局,因为一想到我就会有些失控,经常在上班路上开小电驴时哭,他们明明很相爱,你偏偏要写他们分开,再说了不就是故事而已,你为什么那么伤心??甚至还哭泣?我也很不解,十分抵触这个结局的我,还是保留一开始定下的结局写下去。

也许是我入戏太深,这篇文写哭得最惨有两次,一次是开都的离别篇章,一次就是灿白结局,每次想要了断,就哭得稀里哗啦迟迟写不下最后结局,所以流水落初稿结局粗制滥造又了结得突然不是没有原因,不要奢求一个崩溃的人写出什么美好的话。

每次哭的时候……我都在说,肆月啊肆月,这只是一个故事,你从来写的就只是故事,你哭个什么屁啊?就算在现实中厂房早就拆迁不在了,你把老厂房都写在文里了,不怕以后会忘了。在现实中灿白是无比美好的存在,被迫在我文里得了一个这么荒唐的结局,我有些自责。

关于文里边的一些小秘密我想就不公布出来了,那是我现实生活老厂房的故事,他人不在现实中没办法感同身受,到时候我会自己写在书里,留着珍藏就行。

我敢肯定没有一个观众是从这个故事开始能守到最后结局的人,毕竟连我这个原作者中间好几次都骂自己拖拖踏踏,中间因为投票停了一个月,每次我说要完结,都没能如愿以偿,其实在12月11日(冬月),我就已经差不多写完可以发,只不过边改边哭,最后不了了之。真的没有多少人看我知道,实在是太平凡的一个故事了不是吗??没有引人瞩目的背景,没有权利金钱的铺垫,更没有罗曼蒂克的爱情。但是我真的很欣慰一些看过故事的人,会和我说,肆月,这篇文真的好喜欢,对我来说,好喜欢比很好看含金量要纯得多。甚至更了几次没有人回复没有人催更没有人做海报各种长草,突然就有人放下长长一段评论说是多么的喜欢这样的故事和平凡,那时候我就会呼一口气,这不是挺好的嘛。就像天上的星星那么多,有的很亮有的微光,有的甚至因为离地球太远,光根本照不到地球上,但是总有一天会有人发现他的存在,机缘巧合会发觉遇见的美好。

文太长,所以写的时候我会漏掉很多细节,到时候要写回来,删除篇章更改剧情肯定会有一些,但是故事总体差不多是这样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有一天在看电视剧时,听到片尾曲《最长的旅途》前奏响起来,脑子里全是流水落里的场景,虽然歌词不是很般配,但是听到那句“他静静看着人们爱过和恨过。”我还是不由得感触,把“他”换成“它”

老厂房那么多年看着他们爱过和恨过。

番外 开度,勋兴,灿白都会有,让我慢慢来。

到这里,还是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,它迎来了它的结局。

看文真的要看到最后,十分感激,十分感谢。

至此,肆月上。


评论(25)
热度(18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