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【晚安文】老店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灿白/April非夏

老街转角1127号店铺,是一家钟表店,在日益上涨的房价里,周边的商铺都难以生存,唯有这一天下来几乎没有顾客的钟表店还依旧开着。
里边的钟表琳琅满目,木制铁质旧款老款应有尽有,这个年代随意掏出手机就能看个时间,少有人再买手表,而家里悬挂的钟也是摆设而已。
朴灿烈迎来半个月以来唯一光顾的顾客,十分庆幸自己穿的羊毛衫没有气球,头发也刚刚剪,进来的小伙子长得太讨喜,让人惶惶不安。
“你这个机械表太久没有上发条,生锈了,里边的一个小部件断裂,这么说你明白吗??”

是舒肤佳的味道,他出门的时候一定刚刚洗了手,朴灿烈走神看了看他的手,的确很好看,第一次有人让自己那么容易慌神,真的是迫不及待想看看他的故事。
“麻烦在这张单子上写一下你的名字,电话号码,表修好了就打电话通知你,能问一下这手表你戴了多久吗。”
不经意的试探,刚刚好。

“这是我爸留给我的,我不兴戴这玩意,我我爸说这是爷爷给他的,到我手上就不走了,还挺着急,反正修好就行。”

朴灿烈带上工作专用的微型眼镜,像独眼龙一样眯着眼,拧开一颗颗螺丝,错综复杂的齿轮内部展现出来,的确是块好表。
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些人是独特的存在,就像天才异常的聪明,有的人聪明过头便是神经病,国外有人能做梦预知未来,而朴灿烈靠吃人的回忆为生,和一些会穿越时空的人来说,这些事不足为奇,不是吗??朴灿烈一直觉得自己是奇怪的。
借着修钟表的幌子,偷偷拨动表上的指针,窃取那些人一小节回忆当甜点,痛苦的回忆是哭涩的味道,吃了的话会好几天拉肚子,美好的回忆当然是甜的,朴灿烈有些职业道德,不会窃取别人的这些珍贵的东西,所以吃的都是平淡无奇的记忆,经常吃不饱。

长得好看,记忆也当然会可口,朴灿烈没等这位叫卞白贤的客户离开,就拨动了指针,屋子里的钟表一时间都在转动,屋子里像被龙卷风路过,全都在颠倒,朴灿烈一个响指暂停,所有指针都停在了零点。朴灿烈发现自己居然还呆在钟表店里,不应该是跑到别人回忆里的场景才对吗?羊毛衫换成了工字背心,电风扇吱呀转,眼前的卞白贤居然也没有离开,白体恤上是汗渍印,浑身大汗淋漓,眼里藏不住泪光,在自己面前毫无预兆哭成泪人。

朴灿烈慌张的抱着他,手轻拍他的背,鼻尖嗅着白贤发丝的味道,从未得到过的举动居然没有一丝尴尬。
“怎么了怎么了??!怎么哭了?”
是啊,怎么了怎么了??朴灿烈看着墙上挂历的年份,心跳加速难以遏制,不应该是回到从前吗?怎么到了未来?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。

卞白贤揪着灿烈心脏部位的衣服,头埋在灿烈胸膛难以喘息,断断续续说着自己的委屈。
“我没有家了……你……你养我吗?灿烈??”
“我和我爸爸说了……他不同意……你撒谎,你说过我好好说他会接受我们的!!”

朴灿烈还没有感受出倒底是身体的哪个部位在疼痛,就已经被突如其来的钟声唤醒,店铺里所有钟表的时间都是自己调整的,正点一到,就统一一块闹铃,有的时候会接到街坊邻居的投诉,说一块响的铃声太吵。
“布谷~布谷~”
“铃铃铃铃铃铃~”
“咚~~~”

一颗螺丝被吓得因为手抖掉在地上,灿烈拿一块磁铁在地上寻找,螺丝不一会就吸附得磁铁上被找到。

“怎么突然走神了??”
“我叫朴灿烈!很高兴认识你!”
“啊??”
卞白贤很奇怪眼前的人发呆了几秒,突然间抖了一下身影,就对自己问好,还笑得很好看。

“喝咖啡吗?等我一下。”
没等白贤回答,灿烈便拿着手表进了茶水间,在墙的背面继续拨动那块手背的指针。

这回真的是让人措手不及,卞白贤好看的手揪着枕头,喉咙里压抑着低吟,蝴蝶骨在自己的亲吻亲吻下忽现,小声说着让自己慢一点,朴灿烈没想到这感觉真实感如此强烈,浑身气血往身下冲,一时间承受不来让人头皮发麻。

“需要帮忙吗??我喜欢多加糖块,怕苦!!”
朴灿烈舔着嘴唇平复气息,扭头对参观店铺的白贤说
“不用!!!快好了。”

最后一次!一共三次机会!这次看远一些。
这回模糊的世界有些白,朴灿烈等待着周围的景色沉淀,这回他又看到了在哭的白贤,不是在店铺里,也不是在阁楼的小床上,他哭得惋惜与懊悔,这回灿烈还是想抱住他,白贤却退后一步。

“我说过……十点整,不多一分不多一秒,我会结婚,答应她做她的另一半,在所有人面前宣誓,我告诉过你的……你也知道的,你自己是修钟表的,难道不知道时间的重要性吗?你再快一些,我真的会和你走的,可我……没有等到。”

原来这个世界那么白,是要衬托出爱情的纯洁与庄严,白色的礼堂白色的鸽子白色的礼服,没有温度的颜色,却在结婚的时候使用,朴灿烈还是喜欢像他自己一样的红色。期间错过了什么,朴灿烈并不知道,未来秘密,除了上帝谁也琢磨不透。
“白贤……我!”
“我不会和你走了,我三十五岁了,等不起了。”

是虚幻的未来,快醒来!!!朴灿烈站在礼堂的十字架前狠狠的扇自己巴掌,却在自己的脸颊上摸到一丝温热,温热逐渐变得滚烫灼人,朴灿烈依旧无动于衷,手突然间被握起放进凉水里,白贤在一旁关上热水壶的开关。
“走什么神!!!热水滚了热不关!烫着了吧…………你??怎么哭了……嗯?”
灿烈反握住白贤的手又放下,还好啊还好……不是不可挽回的曾经,是还没到达的未来,朴灿烈活了一百年从未老过容颜,这下子感觉眼角有皱纹在蠢蠢欲动,是上天惩罚他动情,让他也会变老吗??看来他遇到了可以改变他的人。

“刚刚偷偷吃了不太美好的东西,吃坏了东西,过几天要拉肚子了……所以哭了。”
朴灿烈盯着未来的恋人脸直看,丝毫没有什么不好意思,卞白贤被盯得不好意思,扭身收起咖啡杯。
“肚子不舒服就不要喝咖啡了。”
朴灿烈整理了一下衣领,非常郑重其事的身出手,绅士的微微弯下腰,邀请的姿势在狭小的空间丝毫不觉得别扭。
“那赏脸吃个饭吗?”

两人距离靠得有些近,白贤像跳舞一样移动脚步,手伸出拍打上灿烈还在邀请的手,开玩笑的语气回答
“凭什么?”

朴灿烈默不作答,因为他知道,凭……以后你会是我的恋人。

至此

评论(6)
热度(30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