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碎碎念嗷呜~擦浪嘿哟!

以前写文,是有些脑洞觉得不可思议把它写下来,后来慢慢写村土后,发现自己适合这个风格,而且有我记忆的影子,觉得自己很快乐。

慢慢的,晚安文三言两语有些bug的故事里,经常藏着我惦记很久的记忆碎片,即使只是一丝关联,我也会用脑洞把故事丰满。

《纸条》我从前有个非常好的高中朋友,因为喜欢而散了,因为她太喜欢我,而我害怕她太喜欢我。每年整理到一盒纸条,我都会想到她。

《春梦》顾名思义,春天做的梦,就是想写。

《喜宴》小时候去村里边吃喜宴的时候,觉得梅菜扣肉特别好吃(「・ω・)「嘿

《树屋》我这里修路,要传过一片民宅,可是那些人嫌弃拆迁补偿款太少不肯搬,于是那里的树越长越大和屋子融合到了一块,而路也改了路线……穿过了厂房,一分二。

《隔离区》那年我高一,爆发流感我进了学校的隔离区,差点以为自己会死掉,那时候我还没有遇到太多过客,也还没有开始学会多愁善感。

《影子》小时候看过一个香港鬼片,说的是一个鬼可以化作影子操控人,最后影子被封锁在帐篷里烧死了。匹诺曹说谎鼻子会变长,卞白贤撒谎影子会消失。

《叫永远的地方》初二的时候汶川大地震,在那场地震里许多人生离死别,在我的故事里,希望他们能重逢。

《保护费》看了某篇混蛋的王道文后,我对流氓这个设定一直很喜欢,再说了,谁不喜欢一个坏蛋因为自己变好,流氓老了耍不起来,还不是得回家。

《不言自明》很违心的一篇文,但是非常想写的一个设定。

《半百一生》芒果树下的老爷爷……是真的许久没见了,大概是去了,说声对不起,一毛钱三根荧光绳,我多拿了一根编手链,下辈子不要在小学摆地摊,小学生太调皮。

《森》其实原型并不是摄影师,更不是摄影师为了拍照而到深山老林,我小时候经常想,山那么远那么高,在高速公路上看到无论哪里都会有电线塔,那些搭建电线塔的工人深入深山会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吧。

《远方的近距离》第一次想给饭圈写的文,但是由于带个人感情,导致里边伯贤性格设定有些偏,所以不太喜欢。反正就是告诉你要珍惜眼前人。

《玖零年》在上班路上看到一群小鸭子过马路也能出灵感想写下来也是没谁了。

《我们》妈蛋!!_(:з」∠)_我是为什么会写这篇村土玩的?是不是和你们玩游戏你们扔给我的设定!这篇太对我我胃口啦!居然是我写的!

《望桥往事》小时候大舅舅住在一个河对岸,妈妈外出到别的学校学习教书就会把我送到舅舅家,两三岁的我经常哭得撕心裂肺找妈妈,奈何那里没有桥,所以我每天逃跑都跑不掉。每天固定时间会有船开到一块拼接成一条临时小桥,后来我问妈妈那是哪里?她说她不记得了,我也就只好把这个记忆点写下。

《归途游》是去年才有的记忆点脑洞,漂泊的人潇洒也要混口饭吃。

《突如其来》妈妈资助过山区的孩子,他们写信给我妈妈感谢,然后我看到了觉得很稀奇,一直记得这件事,于是写了这篇文。

《匆匆那年》听歌有感

《冰棍与爱情》也就这么土的故事只有我才会写了……小时候一毛钱两条的批发冰棍,圆柱形的一长条,红豆一大截好爽!!于是就写下来了啊哈哈哈

《药引》《花鲤鱼》最初的两篇文,爱你哟。

《流水落-尘往之下》我生在里边。

其实还有好多,但是要睡觉不想说了,我写过买猪肉的,写过煮喜宴的,卖冰棍的,卖电饭锅唱歌的,养鸭养鸡的……好多好多平凡的设定。可是里边有我的记忆,我赋予它们独一无二,感谢灿白能让我找到一个合适的方式记忆,让故事有了生命,灿白相处的模式,多暖。
还是那句话,平凡的我们,不凡的人生。

以后还会写,只不过工作忙也就单调没脑洞,多走走,看到一些东西触发了感情,想写的东西自然会写。
我还是肆月,凡人一个。

评论(1)
热度(16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