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善始善终》C11

善始善终C11

追高利贷黑道灿X面包房师傅糕点白
灿白/清明肆月

#

往往人类最勇敢的时候,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他人。可有的时候明明不想计较这感动,只求一个善始善终的结果,到头来却被误认以为感动的是自己,并且恶心到了别人。

朴灿烈在乱石落下后看到了边伯贤的表情,惊恐与慌乱中带这些祈求,在祈求着自己救救他,然而这场荒唐的突发战乱明明与他无关,他无须祈求,他本应平安。

“能不能下地狱后再深情凝望?朴灿烈,我在请你吃蛋糕呢!”
大地被碾压的声音朝朴灿烈靠近,挖掘机钩爪往前一甩,混泥土砂石往朴灿烈所在的位置砸来,好在还有些距离,朴灿烈只是吃了一嘴巴灰,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不是自己逞强的时候,朴灿烈拔腿就跑,绕着这画地为牢的圈打转,趁机搞清楚周围的地形情况,饶了一圈查看,的确没办法立马救下边伯贤。

第一,中间的危楼旁挖了一圈沟壑,自己若是靠近危楼,必先跳坑再上去,这坑目测深度两米还是有的,高过自己身高的坑,跳下去难以再爬上来。
第二,这危楼属于四面八方都暴露的危险地段,就算自己能过去,也是只是任人宰割,反而让鳄鱼不费吹灰之力把自己碾死。
现在离伯贤越来越远才是上上签,朴灿烈可没有那么多体力再和鳄鱼兜圈,心里默默祈祷救兵快点到。

“感受到了吗?生不如死被人操控的感觉,你们官官相护互漏风声,让我难以东山再起四处碰壁,一份残羹都不舍得留给我!让我苟且!再苟且!!”
周尔余在夜幕四合下失了声线咆哮,声音随风四面八方聚散。

地平线上的静物全部褪色,在扩音器的声音静下来时,挖掘机打开车灯,直射只身一人在瓦砾之间的灿烈,那残破的瓦房影子张牙舞爪把朴灿烈包围,天边一抹猩红的火烧云是夜晚来临的最后色彩,黑夜慢慢从天边晕染到大地,边伯贤的身影被夜幕吞噬不见。

“曾经,我们不是没有给你生路,而你选择玩阴倒底,找人送了白面到鸿门宴来,我们反送你一顿牢狱之灾已经算轻的!现在你还有脸说委屈?笑话!”
朴灿烈现在要做到的是激怒鳄鱼,让鳄鱼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,好忘了楼里的伯贤。

“生路?呵~这么说我周尔余还得感谢你了?今天……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,拿两个人当垫背我也算值得的了。晚饭时间,才吃一块蛋糕怕是不饱吧~来再一块怎么样?”

话刚说完,鳄鱼开的挖掘机机身便转了一个方向,原本照向朴灿烈身上的那束光芒,慢慢移到了边伯贤身上,在挖掘机开始移动的那一刻,朴灿烈开始在乱石中连滚带爬跑向边伯贤,他明明知道这样以身为墙并没有什么用,却还是想朝边伯贤奔去。心里并不是想让这段爱情变成殉情这样惨烈的结果,也不是想拿行动来感动无论是伯贤还是他人。

只是想呆在边伯贤身边,身处的无论是下雨天还是晴天,是面对家长还是情敌,是湖面上的烟花还是向他袭来的铁爪,身边都应该有自己,那份心情是那么理所当然。

“他在我心里!!一点都不重要!!要不你挖坑把我埋了怎么样??或者我上去!!我上去陪你外切蛋糕!”

口是心非的朴灿烈在外人眼里十分可笑,边喊着这人不重要又边跑向他,朴灿烈撑在的手被混凝土插着的铁丝刮破,黑夜里追寻这那一道光到尽头,人怎么跑得过机器,眼睁睁看着铁爪高高举起朝边伯贤挥去,朴灿烈一个不稳摔在地上,凸起的石头刺中肋骨吃疼。

“不!!!伯贤!!”
能有地狱使者把这发疯的人带到地狱去吗?或者给自己一把枪,把这人的头颅给爆了!
“bang!”
朴灿烈这样想着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枪声,抬头一看,挖掘机上的周尔余已经歪着头跌出驾驶室,可那铁爪不受控制往下落,磕在了楼的顶端勾去侧边一块房顶,一时间墙体破碎,危房倾斜,边伯贤失去支撑跌在地上,随着倾斜的楼房滑落到墙边,若是没有挖掘机的铁爪支撑着,那块墙体必是破碎,楼房将失去平衡倒塌,边伯贤也会从倾斜的位置跌落,被所有失去支撑的墙体压住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。

朴灿烈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心脏,确认一下是否还在跳动,半个小时的挣扎,一分钟里尘埃落定,似乎还未清醒。警车的鸣笛打破郊区的安静,朴灿烈往后看,金钟仁独自一人站立在自己十米开外的身后,举着枪的姿势还没有放下,吴世勋刚刚从自己的车上驾驶室出来。公路上慢慢出现许多警车,下车的警察还搞不清楚状况,举着枪朝朴灿烈大喊不许动。

朴灿烈哪能不许动,拖着略崴着的脚朝边伯贤走去,好不容易走到危楼周边,抬头看着边伯贤害怕得一动不动,定定的靠在墙边看着自己,朴灿烈不知怎么的,只想伸出自己的双臂,想接住他,抱着他。
“不……不怕,没事了,伯贤。”

朴灿烈突然被人推倒在地,脸被用力压在地板上,身后几个警察把自己张开的反手扣紧,这时朴灿烈听到边伯贤略带嘶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“不是他!不是他!他是好人,我的朋友!”

好人??第一次听到有人这样称呼自己,好人的范畴是什么?是给老弱病残孕让座,还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?人性是复杂的、立体的、是善恶共存的。一个人既会有善念也会有恶念。但至少在朴灿烈眼里,惹出了那么大一出事,还可能让边伯贤丧命的人,居然能被当事人被称之为好人,是为自己庆幸还是默哀。

朴灿烈进警察局录完口供后便悄然离去,他知道边伯贤也在隔壁录口供,却不敢在外边等他出来,自己要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他呢?是他名不正言不顺的恋人,还是曾经陷他于危险的主要人物?朴灿烈在呐喊了一个晚上后成了哑巴,不敢和边伯贤再说半言半语,愧疚如涨潮的海水,把他心里这块自责是低岸淹没。

可能是傍晚埋下的伏笔太多,像用一个小时讲述的电影一样突然迎来尾声,让人恍惚,久久不能挣脱那骇人的剧情。

谁都会有那么一个让自己不受感情控制的人,朴灿烈遇到了。

#

边伯贤开始认真的怀疑自己是雨不是神转世,因为他憋了半个月的眼泪,全化成了这个城市下的半个月的雨。
下了半个月的雨又如何?只不过抽空骂一下“下雨真讨厌”这样的话,还是会有人一年一度要过生日,有人按时上下班到点吃饭,有人忙着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。边伯贤告诉自己,不要去想朴灿烈不在身边的第十五天。

这几天happiness蛋糕店生意特别的好,不过边伯贤也感受到了动物园国宝的待遇,这个城市曾经有个人被绑架到了危房里,还被犯罪分子用挖掘机挖了几处墙角,多惊心动魄的电视剧情节,新闻添油加醋大肆报道,边伯贤拒绝了采访,还是有不少人听到风声,借着买面包的那几分钟的时间,来采访自己感受如何。

被绑架的感受如何,要不你自己被绑架试试看?自己感受一下?边伯贤通常会一笑而过,进到烤房里憋个半天不出来,把部分没能变成雨水的眼泪,当蒸桑拿蒸发掉。

下雨天送蛋糕是最麻烦的,确认地址在市中心,边伯贤向两位前台女士面前表示,自己真的没有留送蛋糕被绑架的心理阴影,骑着店里的车就出门了,下雨天异常堵车,不怕堵车只怕雨天路滑。出门没看新闻,不知道民主路下水道施工,地面被刨了一个大坑,泥土随着雨水扩展到马路上,边伯贤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,心里默念着不打滑不翻车,下一秒前轮就打了一个拐,连人带车翻到了路边的绿化带里。

通常最狼狈的时候撞见熟人真的会很尴尬,边伯贤庆幸现在下雨天路上没什么人,更不会有什么认识的人,也就揉揉屁股自己从花圃起身,才站定身子思考怎么挽救蛋糕摔烂这样的过错,就感觉有阴影笼罩着自己,一把雨伞出现在自己头顶。

遇上熟人让自己尴尬好呢,还是遇上熟人让自己感到温暖呢?边伯贤觉得似乎尴尬多一些。金钟仁穿着雨衣站在自己面前,身上穿着荧光外套上印着“交警”的字样,一股疑虑上心头,边伯贤扶起小电驴到路边,金钟仁也举着伞跟到路边。

“怎么会?你怎么在这里?”
“哦~是不是要装作满不在乎一些比较好?”
“什么?”
金钟仁眼睛还是这样炙热,和当初班上给他的绰号一样,像向日葵。只不过说出的话没头没尾,让边伯贤摸不着头脑。
“我被处罚了,因为不听组织领导的命令,擅自去案发现场,还未经过申请使用枪支,被降职到交警部门当协警,手写五万字检讨,抄写了一百遍纲领,然后分配来到这个地方,工作就是这样站上那么一天。”

这样说来,其实现在的金钟仁也违反了规定,在上班期间,与老情人叙旧。边伯贤明白金钟仁说的是什么事,只觉得欠了他一个巨大的人情是还不清了,愧疚不已,这几天只想着消失的朴灿烈,却忘了当时阻止一切事态发生的,是当时刚刚到场的金钟仁。

“对不起。”
“可怜我吧~”
“啊不是…不是可怜…”

边伯贤不知道金钟仁为什么扯到可怜这个词上,连忙摆手,而金钟仁只是把伞塞伯贤手中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雨衣,眼里满是恳求。
“麻烦你……可怜一下我吧~然后心怀愧疚,愿意和我谈一谈,吃个晚饭,可以吗?”

这时候拒绝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,边伯贤体内的烂好人作怪,点头答应。
“嗯,下班,七点钟这样,在……”
“下雨天不方便,我接你。”

在什么地方还没有说出口,金钟仁就回到十字路口中央,淋着那淅淅沥沥的雨,远远看去十分孤独。不知道是因为看他独自工作淋雨,所以产生这样的感觉,还是知道自己不再喜欢他,所以觉得他孤独,也许都有,但是自己现在没资格也没理由觉得他……可怜。

后来边伯贤回店里补救好蛋糕,终于可以下班的时候,看到了在外边赏雨的金钟仁。肩宽腿长容貌,都是让路人多瞧一眼的人,在自己身上不是太浪费时间了吗?比高中时期多了一分成熟,怎么看都是一个好男人的形象,再来一次遇见,保不了自己还会喜欢上他。

“吃什么呢?”
“海鲜火锅怎么样?之前你很喜欢的。”
“现在吃甜食多了,碰一些海鲜都觉得腥。”
“……发现,我得重新认识你呢。”

伯贤真想请教一下金钟仁,如何做到话聊到这种成度都不显得不尴尬,总不能老是被牵着鼻子走,边伯贤装作很随和的样子。
“泰国菜云南菜韩国菜,选一样吧!”
“泰国菜吧,知道新开的一家很好吃。”

坐到餐厅的时候,边伯贤觉得自己也许出门没看黄历了,菜单上的一小部分特色菜都与海鲜有关。金钟仁点了菜的时候特地问服务员那些特色菜没有海鲜,这么顺理成章的贴心行为,倒是让边伯贤不好意思。

等上菜的时候总不能半句话不说,边伯贤先开了个头。
“你现在怎么办?”
“什么怎么办?”
“工作……”
“还能怎么办,看领导心情,要不你再可怜可怜我,养我个一年半载怎么样?”
“钟仁,我……”

金钟仁用双手捂住了自己耳朵,边笑边摇头,表示自己不想听这样的话。幼稚的行为惹得伯贤一笑,是不是一笑便能泯恩仇,边伯贤想用全力笑得很好,告诉金钟仁即使离开了五年,现在自己已经痊愈也过得很好。
金钟仁摇着的头看向窗外,本来弯起的嘴角垮下,手也从耳边拿下,在边伯贤顺着金钟仁目光看去的那一刻,坐在对面的金钟仁突然俯下身子靠近伯贤,把手挡在边伯贤眼前,在黑暗来临时,边伯贤还是看到了窗外撑着伞的朴灿烈,他与自己就隔着一块玻璃的距离,他就像一个观赏别人恩爱的第三者,眼里的落寞混着雨夜格外凄凉。

边伯贤听到自己手机响的声音,知道是那个人打来的,总有人要先跨出这一步,既然他打了,那么自己也要敢接。边伯贤拿起手机接电话,金钟仁还在挡着自己的眼睛,既然眼前一片黑,索性在金钟仁温热的手掌中闭上眼。

“喂~”

“半个月前,我对你说,我表叔开了一家泰国菜,想请你吃,你拒绝了。半个月后,有人请你吃泰国菜,你同意了。我认识你半年,仔细想想从来请你吃过一次饭。”

“……”
边伯贤能感觉得到,那些成本已雨的眼泪,倒灌回自己的心城。

“认识半年的我,比不过认识你好几年的他,陷于你危险的我……比不过拿枪救你的他。一厢情愿的我,比不过……曾经两情相悦的你们。我退出,让金钟仁好好爱你吧。”

金钟仁缓缓将覆盖在伯贤眼上的手拿下,指尖摩擦了一下那点湿润的温热,看着默声落泪的伯贤一言不发,他听到了电话那头早就挂断的嘟声,可伯贤迟迟不把手机从耳边拿下。

“泰国菜里的辣椒放得可真多,熏得我眼睛疼。”
边伯贤睁开眼睛,窗外已经没了那个人,路上变得很空,餐厅从自己睁开眼那一刻变得吵闹。

金钟仁似乎不放过想跳过这个剧情的伯贤。
“下次帮我约一下朴灿烈吧~”
“什么?”
“想约他打一架,任凭任何人都不会喜欢,自己喜欢的人,喜欢上了别人吧。”

金钟仁给边伯贤夹了块鸡腿,笑得很讨好的模样。
“你喜欢他。”

心情被点破的伯贤变得恍惚,看着碗里的鸡腿发愣。没有在一起过,何来的谈分手。刚刚朴灿烈的电话里,没有半句提离开的话,却已经定了要与自己无瓜葛的结局,狠心又绝情的浪子,让人不经意喜欢而离不开的浪子。

“如果,你不喜欢他,那我和他才算公平竞争,而你喜欢他,那就是2:1啊~何来的公平竞争。刚刚……你笑得多开心,他的脸就有多沉。”

转眼间,伯贤面前的小碗里堆起了小菜塔,金钟仁还在停不住的往上夹菜搭着。边伯贤不解地看着钟仁,终于忍不住开口。
“你这算什么意思?他把我推向你,你把我推向他?那我边伯贤成了什么??”

【只期待 后来的你 能快乐
那就是 后来的我 最想的
后来的我们 依然走着
只是不再并肩了
朝各自的人生 追寻了】

金钟仁听了餐厅里放着的歌笑了,果然失恋的时候听什么情歌,都好像是在唱自己的经历。
“听到歌词里边唱的吗?我想你快乐。”

边伯贤活了那么久,就数现在最难做人,雨离开云的时候会不会想念天空?朴灿烈出现再消失,自己的心似乎已经随着离开的人走了好远,整个温馨的店里,就数自己最失魂落魄。

“对不起,真的……对不起。”
边伯贤拿起手机出了门,金钟仁放下筷子听着还在放的歌。
【用新的幸福 把遗憾包着 就这么朝着 未来前进了
有再多的不舍 也要狠心割舍
“别回头看我 亲爱的”】

金钟仁看着边伯贤越走越远的背影默念着。
“别回头,千万……别回头。”

=未完待续=

昨天因为微博抡了好多条,突然涨了很多粉丝,好不习惯,也许是我自身原因吧,如果被不了解我的人关注,感觉会很奇怪,如果是看了我的文关注的还好。其实就是饭圈做朋友那样,如果只是一味的扩关,关注列表里有许多人根本不说过话,那么多尴尬,对于我来说,如果要做朋友,那是要顾忌对方感受的,如果已经做不成朋友,那么在微博这个虚拟的世界,就应该双移掉对方,不要造成互相都有不便和困扰,就像我说的,有的时候你想善始善终,可有的人不会这么想。
所以,还是希望关注我的人,是看了文之后,觉得我值得关注再关注,粉丝越多,说话和一举一动都会被人包围,即使无心之举,也可能会被有心之人算计,想让自己的微博单纯点。
还有,如果因为粉丝多被定义为大大,那会对我造成困扰,因为我不想成为大大啊,所以我才会说,我周更,你们知道时间记得过来看故事就好啦。
还有还有,我已经在圈子里写文三年快四年了,曾经我写文都是给站子当贺文,然后写的太多了现在就写的少了,其实我还是有蛮多文的,可能快五十多篇了吧,最近经常能收到这样的回复,“觉得你写文好好怎么之前没有发现你”啊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 因为我致力于不要变成大大,你怎么可能会发现我啦。
希望你关注我后,和我一块喜欢灿白喜欢茶蛋,我们就做茶蛋的粉丝,不做我个人的粉丝,我们是朋友的关系,要么我是说故事你是听故事的人,这样的关系。
现在还能收到写文好的肯定还是蛮开心的,希望你懂我这种过气网红的心情。

喜欢就留言吧,我会回复的,冬砖大发!

评论(6)
热度(46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