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《流水落-尘往之下》灿白番外【故人】下


2003年
——————
朴灿烈踏上去泰国的飞机,在异国他乡过了第一个只身一人的春节,吃着不合口味的饭菜,看着泛着雪花的电视机。

卞白贤接过朴灿烈拜托吴世勋交给的房产证和钥匙,上边写着自己的名字,那件房子归属白贤。在那年夜饭桌上,白贤摆了六对碗筷和凳子。

同年六月,非典肆虐,限制通行,两人困在自己的城市,每天量体温戴口罩喝板蓝根。

2004年
——————
雅典奥运会开幕式,朴灿烈在连夜装箱金煌芒,打算凑够钱回国内一趟,正逢雨季连夜下起雨,装箱车翻进了水沟里,赔了好些钱。

一沓啤酒一碟瓜子,边伯贤躺在客厅地板看开幕式,播到一半熬不住睡着,不小心踢翻没喝完的啤酒,浸了一身酒气。

2005年
——————
朴灿烈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独自带孩子的泰国女子,吃饭逛街看电影,于同年11月分开。

卞白贤帮春燕搬到新商铺,旧时的小卖部被挖掘机铲平,春燕请白贤到家里吃了一餐饭,两人你来我往。

2006年
——————
朴灿烈遇见当地贵人,两人一拍即合做起水果经销的生意,每年有几万件热带水果流入国内,生意越做越大,经常流离酒席洽谈之中,经常喝伤了身体,在梦里喊着心心念念的名字。

春燕向卞白贤哭诉因为自己变胖了,过了三十岁没有人娶,家里老是逼婚。同年十一月,卞白贤买了一条珍珠项链向春燕求了婚,请了吴世勋喝喜酒。

春燕问白贤为什么会向她求婚,白贤回答他们俩有相同之处,春燕问是什么相同之处,白贤不敢回答……答案是我们曾经都喜欢朴灿烈。

2007年
——————
雨水泛滥,朴灿烈的果林被洪水吞噬,房子也被洪流淹没,与当地居民警察抗洪救灾,三天三夜没合眼,被当地居民赞扬是大英雄。

春燕怀孕,两家人兴高采烈准备迎接新生命,白贤看了天上五月灿烂耀眼的强烈阳光,给未来的孩子取了名字,耀强,寓意像太阳一样耀眼,像男人一样刚强。

2008年
——————
朴灿烈在曼谷护送北京奥运会圣火的传递,打算回国当奥运会志愿者,然后在现场看奥运会开幕式,再次一人赴好几年前的约定,约定里说好,如果未来有能力就去北京看奥运会。

洪水暴发结束后,吴世勋投身救灾中,在抢修电缆时遇上泥石流,出了意外,被市长评为优秀市民,卞白贤给他办了后事。耀强出生身体健康,春燕坐月子时一起看了开幕式,耀强被邻居称为奥运宝宝。

2009年
———————
芒果产业膨胀,朴灿烈另寻出路,开辟了产业多样化,果园里弄起来了农家乐,让游人可以自己亲手采摘水果,收益效果明显,人们争先恐后来找朴灿烈讨经验,行内人都称灿烈为一声灿哥。

由于矿机厂经济效益发展不好,被政府规划到其他企业。城市要修环城路,挖掘机把老厂房一到五车间从中间一分为二,边伯贤抱着耀强看着曾经工作的地方变成一条宽阔的马路。

2010年
——————
朴灿烈身边聚集的女子越来越多,不得已说出自己喜欢男人的实情,并告诉他们自己在国内有深爱的男人,总有一天会接他到国外一起生活,现在忙碌打拼赚钱是为了以后的幸福做基础。朴灿烈知道是在骗别人,也是在骗自己。

厂里边决定重修生活区住房,那些一到十栋的红砖瓦房,都会被统统拆掉重新建新楼房,在厂里工作的人都能分配到一户,白贤已经不是这里的员工,没有份分到这套房,但春燕的父亲是这里的退休职工,要了一套转到春燕名下,曾经住过的宿舍楼变成新房。

2011年
——————
朴灿烈年初养了一只金毛犬,后来越养越多,到了年末养了七八只,生活不再那么单调,偶尔到周边的福利院帮忙做事,然后在一群小朋友的包围下一起吃一顿饭。灿烈告诉院长,想领养一个小孩子,抚养他长大。

耀强上了幼儿园,卞白贤重新考了会计证书持证上岗,去银行贷款付了房子首付,变成了房奴。家里人轮番做思想工作,让白贤搬进新家后就卖掉旧房减轻负担,白贤不同意,与春燕结婚五年来第一次大吵一架。

2012年
——————
朴灿烈四十岁
卞白贤四十岁

2013年
——————
朴家十年要迁一次坟,灿烈在清明时节抽空回了一趟家,家里人都在骂他绝情,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回家看看,所有人都选择性失忆了曾经他们逼迫灿烈离开的事情。

生活区一期房顺利建成交房,卞白贤一手承包了装修工程,在年末的时候摆喜宴入新房。旧房从此空着无人居住,偶尔白贤会回来打扫一下。十七栋里边的人陆陆续续搬进新房,出租旧屋。

2014年
——————
福利院里有一个叫阿媚的女大学生经常来做义工,一来二去便和朴灿烈熟络起来,院长说瞎子都看得出阿媚喜欢朴灿烈,小孩子经常在两人周围起哄,朴灿烈告诉阿媚不喜欢比自己小二十岁的女生。

卞白贤给耀强买了新书包,在今年七月以后就可以上小学,春燕越来越发福,可熟人都说是因为幸福才会发福,卞白贤看着自己因为上了岁数凸起的小肚子,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处于幸福的状态。

2015年
——————
阿媚遭到拒绝以后依然到福利院做义工,依旧向朴灿烈示好。在某一天快下雨的时候,阿媚还没有来到福利院,朴灿烈出去车站接人,意外看到阿媚被三个年轻人拖进草丛里。朴灿烈出手相救,事后两人重伤一人昏迷不醒,朴灿烈进了监狱三个月。

卞白贤听了春燕的话,即使旧房子不卖也可以出租,至少出租房收到的钱,都够耀强一个学期学费,于是卞白贤张贴了出租广告,可由于新住户把房子住得乱七八糟,卞白贤心疼这别人留给他养老的房子,退了几个月的租金,把人赶走。

2016年
——————
朴灿烈在监狱的那段日子,想起曾经为了所爱之人,做出过荒唐的举动,打了人而进看守所好几天。一年两年十年,在没有人陪伴的国度生活了那么久,毫无意义可言。朴灿烈想回家,去那个曾经包容他青春岁月的地方,放肆过爱情的地盘,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放下了。

卞白贤见到了阔别多年的朴灿烈,肯定了一件事,那便是…即使结婚生子过上安定的生活,这颗心也会因为见到那个人重新悸动。无法否认,无论时间过了多久,人是否已经年老,若深爱着,从没有告别的离开到毫无预兆的重新遇见,即使你自身感觉不到,但事实证明分开的时间也依旧爱着。

最后,不说再见的人,说了再见。

2017年
——————
结束。

评论(9)
热度(18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