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何罪之有C1【上】

《何罪之有》

游手好闲伪黑粉灿X赚钱工具过气明星白

灿白/清明肆月

海鸟与鱼相爱,只是一场意外。
爱,本身就不是一件有罪的事,何况是爱你。

#

云浪上浅眠,耳机里的轻音乐播放列表播到最后一首,耳边突然安静便听到机舱里婴儿哭闹的声音。临时改签机票,头等舱票已售完,没办法只能顺带体验一下经济舱,不算太难受,至少身旁的人不会睡觉打呼噜或脱鞋子有味道。

朴灿烈上飞机前没给金钟仁打电话,希望自己没被家里人追杀到手之前,能去蹭吃蹭住小半年,朴灿烈可知道金钟仁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性子,要是知道要接济自己,准是卷铺盖走人让自己扑个空。朴灿烈自评自己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男人,除了家里人叫往东自己偏偏往西以外,多金有钱又不花心,足够一屁股女人追随。

正自夸自卖兴头上,朴灿烈听到身边有下雨的声音,就像那刚刚落雨时滴在树叶上的声响,云上也能下雨?很显然身边的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醒着的,墨镜挡住了自己的目光,朴灿烈发誓自己不是故意装睡偷看他人写日记,也不是故意发现有人在哭。

“2017.01.16,天气……我不知道,今天一天之内飞了两个城市,有晴有雨有阴有阳。待会的新专辑签售会,不知道会不会只有两三个粉丝来捧场,或者…公司给买了职业粉丝。上飞机前一个小时发了一条微博,在要关机的时候刷新,五十个人回复,一百六十七个赞,二十条转发,其中六条是僵尸粉转发。我知道我过气了,但是我没有忘记曾经说要爱我一辈子的那些人,我还在坚守诺言,有人等曲终人散了,分明不是我的不对,我还在等着唱下一曲。
公司对我越来越吝啬,经纪人坐头等舱,艺人坐经济舱,不过似乎因为我的过气,没有人认出来,就剩我这个笑话在这里看云朵。
肚子很饿,公司说瘦一些才好,粉丝心疼就会送礼物,希望这次签售会能收到粉丝送的一些小面包,至少在台上吃的时候,工作人员不会明目张胆拦着我。如果有那么几个真的喜欢我的粉丝,给我几份亲笔信,也许我就不会感到累了,即使我可以随时倒头就睡,但也能面带微笑和他们一一聊天问好。
许久没有签名,希望待会不会签得太丑。
今天晚上希望能住一个好一点的酒店,好好睡一觉。

加油,边伯贤。”

嘶……边伯贤?
朴灿烈不追星不好女色不贪名利,即使是出现在电视上的大明星,与自己毫无相关的人还是不记得的。这位十八线过气明星似乎练就一身忍功,即使眼泪啪嗒掉日记本上也不吭一声,不啜泣不吸鼻子,把关注度降到最低,以致透明的存在,突然觉得有一个词很适合身旁这位小明星。
“无所畏惧”

他即使吃不饱很疲惫,也愿意坐飞机去千里之外看看喜欢他的人。无所谓那些不公平不平等的待遇,不惧怕所有阻挠他前行的客观因素,那种顺其自然又逆水行舟的坚韧,实在是有些可爱。

朴灿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上可爱这个词,可能是因为刚刚偷瞥了一眼小明星的样貌,下垂眼与小薄唇外加哭红的小鼻子,除了无所畏惧,可爱这个词也与他很搭配。

本来还想冒充粉丝求签个名,没想到还没有开口肩膀就一重,果然……还真的是随时都可以睡着。这位名叫边伯贤的小明星倒在朴灿烈肩膀上长长的呼气,眼角还有些晶莹未擦去,这时有空乘服务员上前问要不要饮料,灿烈提前把是指放在嘴唇边上,空姐哪里受的住这样的美颜袭击,巴不得踮起脚尖不发出声音越过这座乘客。

朴灿烈还愁着这一天没事干,这倒好,好奇心会杀死猫,给了自己一个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任务,去追追星,亲临一下这位小明星的见面会。

#

飞机快要降落时朴灿烈选择了装睡,当肩膀上的重量减轻,朴灿烈从高空回到了地面上,心理作用搞怪,总觉得地心引力使人变得沉重往下坠落,朴灿烈觉得刚刚小明星压自己肩膀时反而更舒服。

朴灿烈一下飞机就尾随这位只有三位工作人员陪同的小明星,打开移动数据查了一下边伯贤这个名字,出来的相关资料除了出生年月日体重身高外加不爱吃黄瓜外,还有个人演艺经历以及生活经历。

边伯贤,男,1992年5月6日出生,父亲是位建筑工地工人,因豆腐渣工程出意外死亡,母亲精神有问题已走失十几年,三岁开始在福利院成长【今日星闻亲口承认】。五岁被领养到养父养母家,十五岁在十字路口和街头艺人合唱歌曲时被星探挖掘,十六岁当练习生【星天地采访】十八岁出道至今,二十岁与养父养母因财产问题打官司已脱离关系,目前只身一人,现年二十五岁。

得奖经历:
2012年度最佳新人赏
2013年度最受欢迎男艺人
2014年度hot歌曲第五位
……

往后再无什么大奖挂在简历上,这位歌手已经过气两三年,然而那时的他才二十出头,应该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年纪。朴灿烈抬头看走在前边的边伯贤,这时正好逆着午后日光,他的背影被烈日阳光虚化,笼罩一身毛茸茸的光,好似义无反顾在走向等待他的今日结局。

“啊啊啊啊啊!!exo!”
“金钟大张艺兴金珉锡!!!”
“我爱你!!爱你一辈子!!!”

刚刚从机场出来,就看到一群不要命的少女挤向旁边的出口。而边伯贤一路畅通无阻的往外走,没有人过问或者举牌问要签名,机场保安都在另一旁维持秩序,两边天差地别的人气有眼都能看得清。

“你看看别人的人气!你自己觉得丢不丢人?”
边伯贤身旁的经纪人冷哼出一句话,丝毫不给自家艺人面子。

“那不是人气是气人,你再多看几眼就能气得蒸包子了,还有如果主办方没有准备好保姆车接我们,而是让我们自己打车过去,这才叫丢人,不仅能传经纪人办事不力,也能传经纪公司没有实力背景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边伯贤带上墨镜面带微笑,一副老子一线非常红的姿势站在路边。

若不是刚刚朴灿烈看到这人偷偷流泪的模样,还不敢相信这人居然有嚣张跋扈的一面,真是有点意思。这时的朴灿烈已经把投靠金钟仁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,专心致志锁定这位过气小明星。似乎偷拍都是每一位粉丝做的事情,朴灿烈拿出手机对着边伯贤背影拍了一张,但忘记关了静音模式,一行人还以为有粉丝偷拍,边东张西望边装模作样护起边伯贤来。

签售见面会直接设立在了商场中间的空地上,来来往往的行人看上那么一眼就离去,只有一些学生党围在舞台周围拿着手机各种拍,奈何需要花钱买专辑才能上台握手要签名,没有经济实力的学生只能就此止步,剩边伯贤一个人在台上自言自语,给自己救场,好在刚刚有主办方的车来接,看起来心情还不错。

“这次我的新专辑《怦然心动》里边的主打歌beautiful很好听,你们有没有听?”
“……”

台下叽叽喳喳在吵闹,就是没有一个声音在回答边伯贤的问话。边伯贤把指甲上的死皮已经抠出了血,依旧觉得头皮发麻无法忽略,他安慰自己这些事情已经习以为常,但依旧被没有回应的冷漠所打击。一个明星的路需要粉丝歌迷的支持,然而什么都没有的自己如何支撑下去。
朴灿烈张望人群,没有多少人出钱买专辑,正想转身去音像店买上几张时,无意发现人群中有一位戴黑帽的男子,正从口袋掏出一只小匕首,朴灿烈在原地等候他的下一步动作,没想到那人在思量片刻后,从挎包拿出一张专辑举起来。

“啊!我看到了有粉丝拿了我的专辑,请上台来吧!”
台上边伯贤的声音变得愉悦,等了那么久终于有粉丝回应,得以冲散了这份孤独与尴尬。

在那位戴帽子的人准备踏上舞台时,朴灿烈从边伯贤的眼里看出了期待。那是一个园丁用一年四季辛苦耕耘一片玫瑰花园,在等待着路人夸奖他辛勤成果的表情,他闻着花香走着花路等待有人来欣赏。

朴灿烈想都没想拨开人群朝舞台冲过去,两三步冲上舞台,在工作人员毫无防备之时把边伯贤扑倒压在身下,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惊慌失措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是尖叫,怀里的边伯贤一脸惊恐,还不知作何反应,朴灿烈却很游刃有余在问他问题。
“喷的是什么香水啊?”

没等到答案,朴灿烈立马起身飞快的跑下舞台,仗着一米八几的身高,甩开发懵的众人跑向外边,边跑边看边伯贤被工作人员扶起来,那个戴黑帽的男子从纷乱的人群中撤离,至少现在他是近不了边伯贤的周围,逛商场的人在楼上扶梯处围观,所有人都知道了有位明星在这里开粉丝见面会,商场警务人员全体出动维持秩序。

朴灿烈跑到街斜对角的另一栋商场,花了钱换了一身衣服,在四楼玻璃落地窗前看对面热热闹闹的情况,还有心情给金钟仁打电话。
“兄弟,别来无恙啊~”

金钟仁在养生馆里给小姐做推拿,刚接电话就被按摩小姐用力按了一下肩胛骨,爽快的叫了一声。
“啊~~~舒服。”

朴灿烈隔着电话都能想像出金钟仁卖力干活的模样。
“这么早就干活容易虚啊~”

金钟仁挥手退下房间里的按摩小姐,翻身坐起转了一下脖子。
“千年臭嘴几时能改改?有何贵干。”

朴灿烈也不是什么会打官腔的善茬,张口就说明来意。
“你家不是有一块风景区别墅吗?给我一套房,暂住一晚上。还有借我一辆车,有用。”

刚刚做完按摩的身子骨又乏力疲惫了,金钟仁真受不住这游手好闲的公子哥,要不是朴灿烈老爹与自家老爹两个奸商搞一块去,八百年前就是一双狐朋狗友,早就找人约架揍一顿。
“我告诉你啊,别老张口就要东西,虽然我们革命友谊在,但是你这样让我感觉很不平衡啊。”

“需要我告诉你爸其实你的文凭是买来的,学费全都拿去赌的事情吗?”
朴灿烈看到好几辆电视台的车驶进商场停车场,对自己做出的事情激起的水花感到满意。

本来还想按摩一会儿的金钟仁知道自己享受不来了。
“别老翻旧帐,去赌的事情你也有份,你在哪里,我叫人送车过去。”

朴灿烈父亲朴绍徳为某电子商务龙头老大之一,而金钟仁的父亲金义昌为房地产公司总经理,楼盘全国遍地开花,两人早年读书的时候就认识,无奸不商从而混得风生水起,本来想两家联姻没想到都是男仔,只能就此罢休。虽然二老就算退休养老也不愁吃不愁穿,但两家人特别愁这两位败家小子,从小到大都是皮痒的货,经常整事情,唯恐天下不乱。

金钟仁给小弟打了个电话,按照手机上的地址叫人送车过去,只希望朴灿烈这个小财神爷不要来折寿自己。

朴灿烈拿出手机在微博搜索栏搜索了一下“边伯贤”,跳出微博ID:baekhyunee7,点击进去微博看了一下,最新一条微博是一张私照,里边的边伯贤穿着普通牌子的衬衫,抱着一只胖柯基犬微笑,是风华正茂的年轻少年模样,少女都好这一口。只不过微博评论与别的明星相比少太多,其中一大半还是手机用户xxx这样的僵尸粉。朴灿烈忍不住拿小号关注了边伯贤,并在底下留言。
“今天这座城市的天气为晴。”

这会儿短信来了,是金钟仁来的消息。
“车我叫人停在了你所在的商场地下停车场C区,宝马7系,钥匙放在入口消防箱的后边。公寓的钥匙与地址在里边,你自己看着办。”

另一边的边伯贤正想着如果这时候装晕倒会不会好一些,虽然不能上个头条,但一周的娱乐新闻版面热度应该也是有的。在出现艺人受到威胁的这种情况,经纪公司居然没有安排退场,也没有和主办方沟通中止活动,而是大张旗鼓的给业内人士放消息,等着一众娱乐八卦记者来现场后,叫边伯贤扮演真善美的形象,说这是宣传歌曲的好机会。

手紧握着话筒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,生怕自己待会失声,边伯贤好不容易静下心来,经纪人就在旁边打手势示意自己开始“表演”
“刚刚大家吓到了吧,我没有事情放心吧,本来公司叫我离开的,但是我好不容易来这里见歌迷,粉丝也抽出时间来看我,不能还没有真正开始签售就下去,我不会做让你们伤心的事,所以我决定要留下来陪你们,和你们完成这个约定。

接下来,我将带来我的新专辑怦然心动里的主打歌beautiful,送给大家。”

你好,向我走来,包裹着羞涩香气的你。
在朦胧的梦中,闪耀让人睁不开眼的光芒。
在心动中,我不知不觉向你一步步走去,留在你身边。
我的心在你的微笑里融化,视线相遇便是心跳加速。

朴灿烈坐在二楼露天咖啡厅,正好能看到边伯贤在台上演唱的样子,换了一身衣服以后没有任何保安人员认出,大大方方重回商场。小口喝着拿铁,朴灿烈有大把时光浪费在这位小明星身上,这人唱歌比春风醉人,比美酒值得回味,怎么就过气了?

曲子最后一个音符落下,朴灿烈最先鼓起掌,虽然隔了舞台有些距离,也心满意足做了回头号粉丝。朴灿烈手指在空中上方比划数了一下人头,一共六位是金钟仁临时买来的专业托,他们手里拿着应援棒与手幅,挎包里都装着专辑与礼物,有零食面包与衣服鞋子,可谓十分敬业。朴灿烈刚刚交给了其中一位女孩一封信,叫她带给边伯贤。

台上的边伯贤早就已经乐坏了,忘记了刚刚发生的危险事情,以及反驳经纪人的那些不愉快,全身心投入到拆零食包中,一口一个雪媚娘糯米糍糕点,心满意足的挨个签名,还补上一个小爱心。

“不知道你记不记得!五年前你出道舞台的时候,我在底下挥舞过荧光棒,伯贤哥我真的超级喜欢你!”

边伯贤哪里记得五年前黑压压人群中的这位粉丝,当然了边伯贤也不会知道这位是背了稿子的托,一心以为是自家忠实粉丝,一脸抱歉的在专辑上签名。
“不好意思啊,我不太记得了。”

女粉丝立马摆手,递上信封放在伯贤面前。
“没关系没关系!我记得你就好,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,我租下了一栋别墅一天,担心你在酒店住不舒服,信封里是别墅工作人员的电话,和房卡,到时候直接打电话给工作人员就会领你进去住的。”

站在边伯贤身后的经纪人眼睛都瞪大了,立马抢在边伯贤面前拿拆开了信封,拿出了里边的房卡,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房卡上是天堂上国的地产标志,心想跟了边伯贤五年终于捡到一次大便宜,许久才发觉自己失态把信封还给边伯贤。
“粉丝送给伯贤的礼物都需要经过我们的审查,好了下一位。”

朴灿烈在上方就想泼了手中的咖啡给那位皮笑肉不笑的经纪人,给边伯贤的东西居然也敢拿。

接下来的粉丝送出百元礼盒点心,千元寿司店礼券,万元燕窝人参补品,限量衣服鞋子。朴灿烈不敢一下子就太贵重,免得太突兀会暴露,东西不算贵重也不很特殊,但都是边伯贤出道那么多年没有收到过的,在身后的经纪人收得眉开眼笑,没想到这一出事引发的连锁反应,居然能带来那么好的收益,巴不得再多来几场闹剧,要知道边伯贤出道几年,收到的也就是普通布娃娃玩偶或者粉丝亲手做的小礼物,这些东西能有什么用处?心意可以当饭吃吗?

那么多礼物,唯一令边伯贤心满意足的是一位小孩子送的钥匙扣,那是一个小树苗的布艺品。那是一位真粉的孩子,上来见自家妈妈送了礼物给眼前的大哥哥,自己也不甘示弱从书包上解出一个玩偶扣放在桌面,便蹦蹦跳跳下了台,那位粉丝说,喜欢边伯贤的时候还没有孩子,没想到现在孩子已经可以上幼儿园了。感触良多,没想到自己也这样成为明星五年了,有的粉丝过了成人礼,有的粉丝也结婚有家庭,还是自己只身一人飘飘荡荡。

那张寿司礼券成了当天晚上的晚餐,陪同工作人员喝着青梅煮酒谈天说地,边伯贤被芥末呛出眼泪直皱眉,原来这就是有人气的感觉,好似众星拱月。怪不得一些艺术院校的小生挤破头也想出道当明星,那些不火的小鲜肉也愿意消费自己名声来博眼球,要么整整绯闻要么找个金主当靠山。

因为经纪人监督饮食防止长胖,一餐晚饭下来,寿司全进了工作人员肚子里,没办法喝了一大碗味增汤垫肚子,消化完了签售时粉丝送的点心,没过一个小时又饥肠辘辘,边伯贤靠在车窗上小憩,现在正开往粉丝送的一晚天堂上国别墅。

朴灿烈开车在红绿灯处停下,按下窗户看着对面浅眠的边伯贤,总感觉这位小明星若脱离了自己的视线,肯定又回到被经纪人支配苦不堪言的生活。

副驾驶上有一盒热乎乎的蛋挞,在路过的一家叫happiness的蛋糕店买的,那家蛋糕店的糕点师傅长得有些像边伯贤,弄得朴灿烈多买了好几个。这一天下来的系列举动,搞得真的如同真的粉丝一般,朴灿烈去查了一下粉丝的定义,没想到蹦出了许多没有见过的词语,什么真粉、博爱粉、毒唯团饭、私生饭。
朴灿烈不知道这些称谓的深一层含义,便把自己定义成私生饭,追车跟私一步到位,还准备潜入明星的房间。

朴灿烈攀岩跳伞潜水滑雪都是能手,本以为这些户外运动仅限于兴趣爱好,没想到有一天会在现实生活派上用场。左蹬墙壁右踩石阶,翻过了别墅的围墙,找时间得告诉金钟仁他家地产房子的防盗功能一般般,朴灿烈三下五除二爬上了二楼的阳台,躲在外边的窗帘外,心里刺激得要高歌一曲,这比在家里拧老爸的保险箱偷钱还好玩得要命。

卧室里传来对话的声音,朴灿烈从音色分辨得出一位是边伯贤一位应该是经纪人。
“卞白贤……看到了吧,这就是有人气的待遇。”
“别喊我这个名字……我现在叫边伯贤。”

卞白贤?朴灿烈在搜索边伯贤资料的时候,文档里边可没这一名字,不过这似乎是边伯贤的雷点,一提到这个名字,边伯贤语气边得冷淡许多。

朴灿烈从窗帘缝隙中看到经纪人靠在墙上,而边伯贤在梳妆台前擦头发。经纪人突然上前走到边伯贤后边,双手搭在边伯贤肩膀上俯下身来在边伯贤耳边耳语,看样子十分亲密,与刚刚针锋相的状态对完全不一样,真是能把隔年年夜饭给吐出来。

没想到边伯贤迅速起开身踢翻凳子。
“无论是几千万,还是几个亿,叫那几个有臭铜板的老板混得越远越好!”

经纪人见边伯贤大发雷霆也不会被吓到哪里去,习以为常地讥笑。
“边伯贤!!你要知道你有几斤几两,公司从去年开始一直在给你倒贴钱!不愿意抄绯闻不愿意参加饭局,你想怎么样啊???你以为今天你收到那么多礼物,就只是因为中途出了状况啊???那是公司计划的!公司找了个人打算在签售会的时候弄伤你,好搞一些新闻出来,不至于在宣传期一点话题都没有!谁知道有个傻逼突然冲出来把你推到。”

边伯贤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家经纪人堂而皇之的说出这样的话,本以为自己是单纯的赚钱工具,现在还上升到了人身安全问题,果然公司为了赚钱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,五年以来赚得的所有费用以8:2瓜分,拍广告所赚的每一笔钱有八层是流入公司口袋,人是如此的贪得无厌,还不加掩盖。

人的耐性底线是一直用来挑战的,边伯贤没想到自己会那么快欣然接受公司这样的所作所为,是不是人被虐太多也会变得麻木。
“也就是说,今天如果没有人冲上来,我可能会结结实实挨一刀,因为这是公司的安排?”

朴灿烈在窗帘后边几乎要跳出来,把那位经纪人摁倒在胖揍一顿,从他人口中得知许多八卦都是在说娱乐圈水深,没想到亲耳听到还是有些震惊,而且很显然这也只是皮毛而已。

窗台上的冷风不知吹了多久,总之那位经纪人已经在朴灿烈心中上刀山下火海好几次,以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出发,已经将自私自利发挥到极点。月色升高愈发朦胧,感觉明天会是个阴雨天。边伯贤礼貌性地把经纪人请了回去,把收到的小树苗看来好一会,扣上自己的背包上。然后进到厕所把浴缸出水口与花洒统统开到最大,就着这呼啦啦地水声嚎啕大哭,上气不接下气地在骂王八蛋。朴灿烈从阳台透过浴室的毛玻璃能看到边伯贤坐在地上的轮廓,他很需要一个怀抱,也许哭累以后也需要一份夜宵。悄悄推开阳台的玻璃窗大一些,慢慢挤进身子,踮起脚尖潜入房间内,把那盒已经发凉的蛋挞放在桌面上。

朴灿烈没有离开,继续回到阳台的窗帘后边,等待着边伯贤从卫生间出来,听到几声脚步声后,房间恢复安静没有声响,朴灿烈从缝隙看到边伯贤没有换衣服就躺在床上,很明显衣服已经湿透正在滴水,并且渗入被单中。朴灿烈故意撞了一下玻璃窗,没想到边伯贤依旧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心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现在有两条路子可以走,一条路:从二楼阳台偷偷原路返回,翻越围墙坐上宝马扬长而去。另一条路:推开门进入主卧室一探究竟。

朴灿烈默默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,十一点十分未过十二点,今天一天私生饭的身份还没有结束。做人要有始有终,做私生饭也得善始善终。朴灿烈没再多做犹豫,推开玻璃门进到屋子里,首先反锁了门口以防经纪人突然进入,最后站定在边伯贤旁边,这才仔仔细细看清边伯贤的眉眼。放在现在的小鲜肉队伍中,这样的容貌顶多算清秀而已,没有惊艳的颜值也没有大气的五官,身高不过一米八,如果演电视剧也只是个配角。可在这昏黄暧昧的灯光下,湿透的头发塌在眼前,锁骨若隐若现,被水湿透的脸颊有些通透,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韵味。

叉着腰思索老半天,朴灿烈打算伸出手打边伯贤几巴掌让他清醒,谁知手才触碰到了脸蛋,指尖就一阵灼热感,朴灿烈手掌全部覆盖在边伯贤的脸上,接着转移到额头,分明就是发高烧的温度。
叫经纪人吗?不……捅刀子的事情都干的出来,何况省去这点医药费。不不不,即使通知经纪人,也许在送边伯贤去医院的路上,立马打电话给娱乐新闻记者,来间接性让边伯贤卖惨,正好和白天的新闻来个承上启下。

评论(8)
热度(54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