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善始善终》C13

善始善终C13

追高利贷黑道灿X面包房师傅糕点白
灿白/清明肆月

#
【这里!有两千字开车戏!但是lofter会和谐!所以我只能删掉!请去微博看吧】

空气里弥漫液体荼蘼的味道,浓厚化不开。

边伯贤气急败坏,居然沦陷在一个如此流氓之人身上。
“这是伐木工露出尾巴,化身大尾巴狼,吃得一干二净啊?!”

朴灿烈抽出餐巾纸把自己下身擦干净,又抽出一些纸。
“你自己擦还是我帮你来?快从地板上起来,一冷一热容易感冒。”

一个脸皮薄和一个脸皮厚的人呆在一块,不打一架都难,边伯贤不知道这个人怎么可以做到干了羞羞的事情后,脸不红心不跳在唠家常。边伯贤自己抽了餐巾纸,转身把下半身擦干净,提起裤子。
“在你找到正儿八经的工作之前,我们……分房睡。今天晚上的烛光晚餐泡汤了,我回家吃饭,你自己反思一下自己。”

朴灿烈吓慌了,不就是看了小黄片兴头上,和伯贤干了一个空炮,怎么就吓得美人都跑了呢?赶紧上前要抱边伯贤,边伯贤看到朴灿烈张开双臂连忙退后几步。
“没洗手不许抱我啊!”
“是你撩起我小兄弟的,怎么不负责了?我说了会换工作的。”
“那就换完再说。”

边伯贤大门一甩,留空虚上身的朴灿烈在屋内踱步,心力交瘁在想自己为什么喜欢上那么难搞的一个人。朴灿烈不死心,明明情意绵绵之后应该是你侬我侬,床上亲着小嘴咬咬耳朵,你爱我啊我爱你这样互相告白,怎么就变成烛光晚餐吃不成,还落得个分房睡。

朴灿烈拿出手机搜索“爱人忽冷忽热怎么回事”。搜索出来一百条回答都在说“他不爱你,不要自欺欺人,分手吧”这个劝分不劝和的世界,刚欢爱完就被冷落的朴灿烈,怨恨地摁下快捷键给边伯贤拨号。

边伯贤可别扭得也不好受,走到哪里都会感觉有人闻到他身上双重情欲的味道,总怕有人看得出他刚刚偷偷欢愉过,走路姿势都觉得别扭无比,脸皮薄可真的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就在这时,边伯贤接到了朴灿烈打来的电话,才分开十五分钟,就如此念念不忘,算了回去好好吃顿饭,抱一块睡一觉多好,自己何时变得那么心软。
“灿烈,我……”

“边伯贤,我真的!真的……很尊重你了,怕你疼,家里边没有准备好避孕套和润滑油,我都没敢和你动真的刀枪,不就是大家撸了一发,为什么搞得那么尴尬?你爱我我爱你,情欲之事,难以控制,难道不是吗?”

电话里头的朴灿烈重点只在于两人肌肤之亲上,丝毫不知道边伯贤出发点在于哪里。单行道上逆行的车辆,为了到达目的地,明知危险还一意孤行,两人相恋本就像不受交通规则被人唾弃,到头来遍体鳞伤肯定还会被骂自作自受。大街上牵手拥抱都是可望不可即,能在家里卿卿我我自然是满足私欲,没有人不喜欢和喜欢的人待在一起,没有人不喜欢与喜欢的人情动缠绵。

“你知道刚刚我除了沉浸在欢爱后,睁开眼看到你随之涌来的是患得患失的感情吗?我想抱着你亲吻你,然后我们俩于是越陷越深,直到在我无法自拔的某一天,你不见了,那我怎么办?我拥抱的人做了一份十分不安全的工作,或者说不算工作,只不过是谋财之道,我看过我爱的人在我面前昏倒,背上有很深的刀伤,甚至有人因为仇恨绑架我只为你死,所以呢?我爱着一个连命都说不准的人,我是求什么?大公无私的爱情吗?要你换一个平安的工作那么难??你要是长命百岁我陪着你滚一辈子床单都无所谓!”

声音越说越高后,边伯贤挂了电话看了周围围观的人,得了,这下所有人都知道自己刚刚打过炮,想喊几声看什么看,没见过两口子吵架吗?又灰溜溜退到树荫下给自己消火气。那个人曾经以放手的方式逼着自己面对感情,那么自己退一步逼自己喜欢的人日后平平安安又有何不可。

边伯贤一想到朴灿烈在黑暗的小巷子里被好几个人围着动刀动枪,就一阵心烦意乱,何必要动了凡心,一直牵挂他人。

#

朴灿烈可是一大清早就召集了自己手下一伙人到吴世勋的茶馆喝茶,边伯贤意料之中真的夜不归宿,吵一架后单方面冷战是最无从下手的事情,确立关系还不到几天,甜甜蜜蜜没占主戏,倒是先来了九九八十一难第一难。
哪个小弟没有眼色的买了菠萝包就着茶水吃早点,包厢里一股焦糖的味道。

朴灿烈倒了一杯茶举起,这样郑重的举动让几个小弟都立了寒毛。
“有个问题要问你们,你们觉得什么职业最风光,或者说你们会很向往。”

“警察。”

“你闭嘴!除了警察,继续。”
朴灿烈一拍桌子把茶水震洒出来好些,浇傻了小角落里发言的小跟班,不是说向往的职业吗?怎么撞枪口上了。朴灿烈一听到警察这个字眼就想起金钟仁,一想起金钟仁就想起他曾经是边伯贤的前男友,想到前男友这个问题,就想到这两个人曾经是不是没有吵架过?

心情如蒲公英吹得七零八落,没想到遇上对的人,每个人都是痴情种。

坐在一旁的金钟大磕着瓜子发言。
“老师吧……一年还有寒暑假可以放。”

“没文化也来不及了,你也闭嘴,好好的叫什么金钟大!”
朴灿烈一听到【金钟】两个字又忍不住,金钟大一脸无辜摊开手向中兄弟求助,为什么大佬今天非常的不和蔼可亲?

朴灿烈觉得自己说的范围不够明确,而且还瞒着这群兄弟自己要散伙这件事,倒底是自己愧对大家。
“这么说吧……我想散伙了,想找事情做,看起来正经一些,说出去不丢人那种,要是能把你们一块带走,也无妨。”

年岁最大的金珉锡喝了一口暖茶,手指头有规律的敲打桌面。
“是……我们一开工吃几个星期,不开工混几个星期,逢年过节问起职业都不好意思,主要是人身还不安全,没钱买保险,死了也冤枉。”

“你们几个都谈恋爱了吧,三天两头消失不见,也不敢说是去追债了,还有家里边有老婆小孩的,看得出你们早就想退了,只不过兄弟情在死撑着。”
朴灿烈起身从供台上抽出三炷香点上,插在关老爷香台前,这刀枪棍棒之间也有了感情,人生得以平平安安是福气,为了生存打打杀杀是无奈,无奈的事情总要到头,有人得把这条路斩断,让所有人回头另寻出路。

“灿烈,其实你回家接你老爸手里其中一家酒店,也不错。要是真的倒腾起红木家具,我们也还可以打帮手。”
金钟大上前也点了三炷香插上,拍拍正若有所思的朴灿烈。

“得了,不说这个……再帮我想想其他的事情。”
朴灿烈迅速转移话题,回家接手这件事他自己也想到了,但是这是走投无路才会走的绝路,一旦走上是要割舍掉最不舍的人吧,明与暗的交接出会有人因此暴露。至少现在功名利禄与金银财富,都比不上边伯贤更吸引自己。看看一众等待自己下定论的兄弟,朴灿烈开不了口说散了,分离这种事情放在台面上来说,太一板一眼伤感情,不如让所有人在潜移默化中找到好去处,难以相聚一路,再而分离。

“快帮我想想,怎么样哄情人。”
朴灿烈招呼茶艺师换了一盒茶,大家权当把刚刚那些事给换了,七嘴八舌谈论自己追女人用上的技巧。

“前阵子不高兴,带去度假直接感情升温。”
“我现在的宝贝是被我霸王硬上弓来的,现在被我迷得不行。”
“哄着顺着依着,三大要素。”
“温柔的不行那就来点刺激的,大庭广众之下,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告白,不成都不行。”

西湖龙井喝出了碧螺春的味道,一切哄女人的法子到了边伯贤身上铁定变味,朴灿烈看了一眼正夸自己活大器好的小流氓门,咳了一下嗓子。
“我那小情人……是男人。”

“男人都喜欢胸大漂亮的妞,你送一个过去?”

“混账东西!全散了!不许跟着我!自己找钱去!”
要说朴灿烈也是想尽了法子,没有一个切合实际,找工作也不知道自己干什么合适,朴灿烈灵光一闪,大腿拍得响亮。远水解不了近渴,总之先来近身搏击,在反手抱入怀。

#

边伯贤这几天接连收到几个看似诈骗短信,实质是朴灿烈手下救兵派来骗自己短信,里边的内容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。
“伯贤!不要问我怎么知道你的电话号码!朴灿烈出事了,快回来看看他!”
“如果你是边伯贤的话,请听我说,朴灿烈躺在医院昏迷不醒,一直喊着你的名字。”
“你再不来就来不及了。”

批量选择——删除

在短信消停几天后,边伯贤微信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申请,申请内容是“我是吴世勋”,头像是一只白绒绒的狗,这废话不多的申请让边伯贤手滑点击申请通过。
进了朋友圈翻了一下照片,这不是在鸿门宴看到的公子哥吗?应该是朴灿烈的圈内好友没错,刷着刷着看到一张一个星期前的照片,照片里朴灿烈躺在IUC病房浑身插满管,配字也耐人寻味“如果有来生,还要做兄弟。”

弄出这么大一出戏自己不配合都难,边伯贤点开聊天界面,双手飞快地打字。
“他人呢?”
很快就收到了吴世勋的回复。
“在屋子里躺着等死呢。”

吴世勋正靠在朴灿烈家沙发上,把朴灿烈手机放一边,他承认不是有意而是故意偷看朴灿烈手机上边伯贤的微信号,主要是在爱情方面缺根筋的朴灿烈太惹人烦了,这不还在桌上一边打扑克一边和兄弟吐苦水。
“我说你们都发短信了,为什么伯贤一点反应都没有?”

金钟大趁朴灿烈问金珉锡问题走神时出老千,从袖口抽牌,把方片九换成了黑桃五,准备来一个同花顺炸,还装自然地和朴灿烈搭话。
“是啊!我们发都短信很逼真来着,而且几个兄弟手机连续几天发,都不带重样的。”

金珉锡挑眉准备杀全场。
“炸!四个五!!啊哈哈哈哈。不过说真的,边伯贤是不是真的不喜欢我们老大啊?一点苗头都没有。”

金钟仁看金珉锡甩出来的四个五,心里默念一声操,偷偷再把同花顺里要露馅的五给换了回去。

吴世勋知道朴灿烈这种人不死到临头都不知道自己愚蠢,上梁不正下梁歪,一个大傻带出来的小弟能聪明到哪里去,在边伯贤面前跟春晚演小品一样,想捧场笑都笑不出来。
“你们慢慢玩,珉锡和钟大明天到我那儿练调酒,明明是你来拜托我养你小弟,怎么一杯茶都不招呼,待会有你好看的,走了。”

朴灿烈还在猜想哪个人手上有大小王,支支吾吾和吴世勋告了别,也没在乎“有你好看的”这句话深层意思,吴世勋回复的“躺着等死”是预言自己离开后的剧情,好戏虽然不能亲临现场,能煽风点火也是尽了朋友之道。

边伯贤摁开密码门就听到屋内打扑克牌的声音。
“三个K带对A!”
“王!炸!”

一圈人正玩谁输谁脱衣服的旧把戏,朴灿烈似乎手气不佳,目前只剩了一条内裤和一边袜子,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屋里有人进来,还在算台面上的分数。

边伯贤一步步走向身上没什么刀伤的朴灿烈,把顺手买的鸡汤放桌牌正中央。
“打牌渴了就喝,不去找工作在这打扑克,你真的是好样的朴灿烈。”

一群小弟看来者不善全都退到朴灿烈身后,可见这位一定是能让老大散伙的边伯贤了,金珉锡和金钟大还见过边伯贤,一脸笑得哥俩好,谄媚地想帮灿烈开脱,最后只能默默把衣服穿好。

朴灿烈连忙把衣服给穿上,边伯贤哪里还有空听朴灿烈的解释。
“伯贤!边伯贤!!站住!妈的还不站住!拦着啊!”
“不敢……”
“把门堵上!”
“不敢……”
“打晕他!”
“不敢……”

一众人目送走路带杀气的边伯贤到门口,伯贤这时候已经火冒三丈,不舍得再回头看朴灿烈一眼。
“你的好兄弟给你铺了那么好的路引我来,你都不舍得配合一下装病在床上躺着,朴灿烈你连敷衍我的劲都没了啊!?有种就只穿内裤来追我!”

紧接着是巨大的摔门声,把防盗器都给震响,朴灿烈立马想到了那狐朋狗友溜得早的吴世勋,拿起电话要兴师问罪,没想到电话一通,电话那头的吴世勋已经笑得大发。
“我估计你亲爱的已经见到了吧,这么迫不及待要打电话夸我。”

“吴世勋!!”
朴灿烈已经骂不出什么了,嗓子烧得冒烟,所有局外人看情形不对劲,已经默默穿上衣服开溜,偌大的房子就剩朴灿烈一人在客厅中央。

“朴灿烈,你喜欢一个人,是要想方设法走向他,不是想方设法让他走向你,你懂吗?你坐在这里想什么阴谋诡计引人上钩,都不如跑到他面前死皮赖脸不走的好,不给你点教训,你不知道自己方法是错误的。”

朴灿烈听完这段话反而平静不少,他总以为边伯贤会拉下脸回来,因为这不是什么已经能让人一辈子不见面的事,若是在拉扯间和好也是皆大欢喜,可低估了边伯贤想让自己走上正轨的决心。
“我该怎么办?”

电话那头久不做声,断线的忙音间让朴灿烈心里边也有了答案
“走向他,亲吻他。”

#

happiness蛋糕店这几天的面包都特别蓬松,半透明玻璃映出面包房里边的糕点师大力揉搓着面团,一揉半个小时不带休息。
边伯贤往面团撒气,朴灿烈这样插科打诨过日子,是真的打算不找到工作,就不接自己回去了吗?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下嘴这么狠毒,不对,这是朴灿烈自己后期作死。
蛋糕店里的小叽辞职了,因为家里边老母亲生病需要回镇上,所以只剩下小歪一个人在前台不得换班休息。反正下了班也无处可归,边伯贤打算出去接替一下累了许多天的小歪,没想到小歪自己倒是先进了面包房,笑得春花烂漫。

边伯贤把最后一批虎皮蛋糕推进烤箱,拿占满面粉的手点在小歪的鼻子上。
“怎么?料事如神吗?知道我要替你当班,就那么兴高采烈想过来亲一口啊?”

嘴上调戏小女生,是每个男人心里住着个坏男孩会做的事情。
小歪笑得比往常娇羞许多,拿着小拳拳锤边伯贤的胸口。
“不是……老板招了新员工,我过来和你说一声,长得可帅了!太心动了!”
最后几句少女心的话,小歪特地靠近边伯贤耳边说。当小歪扯开身子离开边伯贤的视线,边伯贤看到了站在面包房外穿着店服黑着脸的朴灿烈。

扑街啊,怎么就这一幕被朴灿烈看到了呢,心里有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。不对,现在正在气头上的是自己,应该黑脸的应该是自己。朴灿烈从平常西装革履的形象切换成了穿卫衣的大男孩,哪个小女生看了不心动。
这时小歪从玻璃看到店铺正好来了客人,想赶紧在大帅哥面前表示积极向上的一面。
“我出去招呼客人,你们互相自我介绍一下。”

小歪路过朴灿烈面前时,被朴灿烈划了一下额前的刘海。
“麻烦了,待会要和你学许多东西。”

这比忽如一夜春风来还带劲,小歪几乎是扶着墙回到了收银台上,哪里知道自己是被两个恋爱以至酸臭的两人折磨,被当枪使了。朴灿烈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把门给带上,名曰防止烘烤机发出的声响影响客人购买面包的欲望,实质准备向边伯贤开炮。

“你好,我叫朴灿烈,是一位勤工俭学的大学生,不是什么收高利贷的纨绔子弟,想哄小情人所以跑来蛋糕店工作,刚刚打扰你调戏女生不好意思哦。”
朴灿烈仰着头鼻子快朝天,抖着腿看穿一身白衣服的边伯贤,成功的把他气成了小泡芙,脸鼓起来估计里边得有塞满奶油。望梅不能止渴,朴灿烈滚动着喉咙咽口水,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帮顾客买单的小歪,突然三步做一步跨到边伯贤面前,压着边伯贤的脑袋朝微张的嘴巴咬下去,一瞬间扫荡唇齿香甜,最后还咬了一下边伯贤的舌尖。

朴灿烈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立马退回原地,离边伯贤两米开外,微微鞠了一躬。
“算是互相认识了,往后多多指教。”

待朴灿烈出去店面,边伯贤才意识到自己在蛋糕店被吃了豆腐,这个人耍流氓可真会找地方,边伯贤跑到玻璃窗前朝外边的红外线摄像头看,应该不会被记录下来吧!边伯贤也是觉得自己够可以的,才被这么一吻,脑海里立马重播了一遍在沙发上做运动的事情,当然朴灿烈有闲情在和别人打扑克的情形也随之涌入。

“伯贤!你脸怎么那么红啊?”
这是小歪看到边伯贤从面包房出来后说的第一句话。

边伯贤瞥了正在给成品蛋糕贴标签的朴灿烈一眼。
“面包房烤的,对了……以后我当班的时候,就让朴灿烈一起值班吧,他这个人我看起来不像好人,我怕你和他一起值班会出事。”

后边那几句话是边伯贤悄悄在小歪耳边说的,朴灿烈伸长了脖子也听不到,只看到小歪听了边伯贤的悄悄话,随后也凑到伯贤耳边回复。
“出事了也不要紧!以身相许算了。”

小歪换下了工作服,临走之前还不忘和蔼地嘱咐新手朴灿烈。
“小烈啊!老板说你如果不用上早自习,就起早点帮忙伯贤师傅开门打理,我女孩子嘛~睡美美了再来。”

朴灿烈目送小歪出了店门,看着在柜台弄面包上架的边伯贤大声咕哝。
“唉~也不知道能不能起早,叫自己起床的人都不在了。”

见边伯贤没理自己,朴灿烈按耐不住靠前,插在面包架与边伯贤之间,逼迫边伯贤直视自己。
“不想我吗?还生气吗?我找的这份工作安全吗?要和我回家了吗?”

边伯贤知道自己要是开口说话就算输了,扭头又要走,朴灿烈从后边抱住了还在生气伯贤。
“我已经找到工作了怎么还生气啊~我找了一个天天能见到你的工作,你不开心吗?”

蛋糕店里甜甜的味道让人食欲大开,昏黄的灯光下方圆几里颇有要和好氛围,轻音乐让两人心情舒缓,朴灿烈已经从后边咬上了边伯贤的耳朵,舌头画着轮廓浅尝,朴灿烈能感觉到伯贤脸上正在冒热气,开心得抱着他在原地打转。
“和好了吧~刚刚嘴都亲了,还不算和好吗?你再不说话我就亲你了啊!”

边伯贤这才转过身,把朴灿烈的头轻轻压下,让朴灿烈的耳朵靠在自己心脏位置上,朴灿烈听着里边杂乱无章的跳动,像春雷一样要唤醒沉睡万物,浑身上下叫嚣两人亲昵的细胞复苏,忍不住加了力度抱紧边伯贤的腰,迫不及待告诉边伯贤自己有多想拥有他,力气大到让两人呼吸都有些困难,伯贤终于缴枪妥协,低下头吻上朴灿烈的发丝
“能听到我的心意了吗?我希望你过得好。”

边伯贤双手捧起朴灿烈的脸,准备要把按耐许久的亲吻送上去,挂在店门口的风铃声叮当响,电子器发出欢迎光临的响声,边伯贤慌张离开朴灿烈的怀抱,忘了脚下还有面包篮子,不小心绊倒在地上,随手扫中了一排架子上的面包,被一排奶酪方包砸的晕头转向。

朴灿烈从货架后边站出来笑得很大声,伴着笑意对着进门的顾客鞠躬。
“欢迎光临,happiness蛋糕店。”

未完待续
=========
我感觉我写完善始善终一万字,再写何罪之有一万字,会精尽人亡,累死我了(눈_눈)我不擅长写肉,这是真的,所以一开始的肉文凑合着看,我现在老了,很多故事剧情已经静不下心细细的写了,好多地方都是一笔带过大致的写,我也有文笔细腻的时候,不过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,如果你想看,可以去lofter翻一下短篇,长篇的话是《流水落》,一篇废话连篇细腻到想捶死自己的文,如果你不怕无聊就看看,到时候,你会回来愿意吃我这份粗茶淡饭啊哈哈哈😄看文愉快,新春快乐。

评论(3)
热度(33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