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何罪之有//C3

《何罪之有》3

游手好闲伪黑粉灿X赚钱工具过气明星白
灿白/清明肆月

人有非常自恋的一项功能,就是能把自己切换到任何自己心怡的场景中,比如说在领奖台上大放光彩的不是别人是自己,电视上拍广告受人追捧的不是别人是自己,在喜欢人身边亲昵陪伴的不是别人是自己。

#

三分钟热度已经过去了两分,天团的广告宣传部经理办公室已经落下了一层灰,无所事事的朴灿烈躺在沙发上听着自家父亲的语言轰炸,丝线依旧不离手机。
“你说你想去实践,给你弄了广告宣传部经理位置,你就兴头上做了一个月,现在又不去!我给你走后门已经很丢脸了,现在还让人说三道四,让我把面子往哪里搁!”

朴灿烈放下手机捏着鼻梁做眼保健操,一天到晚刷微博实在眼疼。
“一年四季,一季一个策划,一个季度三个月。其中一个月下属各部门出策划并选出最佳方案三套,一个月讨论实施与筹备,一个星期完成广告拍摄工作与后期,其余就是宣传。我在里边的主要任务是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,你说我忙什么,倒不如给辛苦的他们涨工资……”

朴绍德指着躺在沙发上闭眼的朴灿烈,气得差点无话可说。
“如果你真的有心,任何时候都可以去工作视察并且参与其中,可你……”

朴灿烈剥开一个橘子放到以已嗓子冒烟的父亲口中。
“我认为!最重要的任务是要看我们的形象代言人是否形象良好,因为他代表着天团的门面形象,我打算近距离观察他,这是我的工作任务。”

电视上正播放边伯贤半个月前拍摄的广告,里边的边伯贤笑容灿烂说着台词,朴灿烈掰过父亲的身子指着电视。
“看,五官端正,温文儒雅,声音也温润,太适合我们公司了。”

“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吧!不要趁着我出差给我整事情就行!偶尔多陪陪你妈,不要跑太远。”
司机师傅在门外摁了一声喇叭,朴绍德拿起公文包准备出差,临走之前敲这玩心依旧儿子的脑袋。

朴灿烈手机这时候振动一声,拿起来一看是特别关注发了微博,好比特大号的烟花炸在了眼前,手机屏幕都看不清,一阵眼花缭乱,心里大喊一声YES!捶着捏着老爸的肩膀一路护送到车上。
“我绝对不会跑太远,我就在这里直到老爸你回来,真的!”
这句话倒是属实,朴灿烈不仅不会离开这个城市半步,可能还会在家里闹翻天。

在那场颁奖典礼结束后,微博热搜一度被#兴白#霸屏,点击话题进去,全是张艺兴与边伯贤讲悄悄话,并互相加微信好友的动图,甚至有些粉丝扒出了exo在刚刚出道的时候,张艺兴说喜欢边伯贤唱歌的采访,一瞬间“我要红就是为了站在你身边”成了文手发挥的题材,脑洞越来越大,话题居高不下,荣登CP榜单第一名。
朴灿烈本来不知道兴白的白是什么意思,后来在各种科普后才知道,粉丝叫边伯贤叫“伯伯”肯定是不好听的,就去掉单人旁叫成了“白白”,另外一个原因当然也是因为伯贤白嫩可爱。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们发挥了各自的长处,不是饭制视频里边张艺兴与边伯贤上演各种虐恋情深,就是手绘画出一个个养成系故事。在无米之炊的大地上,敲锣打鼓上演开仓放粮。

朴灿烈跑进房间里再次打开手机微博,边伯贤最新更新的微博时间是在五分钟之前,转发量已经过千,从当初十八线过气明星升了几线。

【大家好我是边伯贤,不知不觉已经出道五年了,五年来谢谢粉丝朋友们的支持,我才能走得那么远,想了想似乎从来没有给你们什么福利,这次我和公司商量许久,同意后统一决定给一次超级大福利,决定从转发中抽取一位粉丝,将与这位粉丝共处一天,并到这位粉丝的家中一起吃顿饭,全程只有我和你两个人哦!并且会实时全程直播给大家,让大家看看平凡生活中的我。如果想要和我共度这一天,那就转发吧!】

边伯贤把手机甩会议桌上,把头发揪了几下,刚刚终于硬着头皮终于把这条微博发送出去。
“满意了吧?营造善良随和的形象有很多种,为什么偏偏选这一样,我可以去郊外种树,可以去下乡扶贫,为什么……而且!万一我到那位粉丝家中,人家炒黄瓜给我吃怎么办?”

经纪人刷微博看蹭蹭蹭的转发量喜上眉梢,没有理会自家艺人的不满,单方面条约也不是一次两次,造星合同如同卖身契,如果你没红就得忍气吞声。
“最近真人秀节目异军突起好多年,热度居高不下,从家庭到竞技,延伸到益智甚至军事,无处不在。我们既然还不够格被邀请参加,那就自己制造热度,直播是个好机会,展示自己的真性情,我告诉你边伯贤,直播期间不许耍花招,要不然有你好看。”

公司高层对策划出来的效果十分满意,在那里和经纪人商量,是不是要买一些水军给微博转发量做贡献,边伯贤没想到这一天居然来得那么快,终于有那么一天公司终于在自己身上肯花这点小钱。

不过也没心思再多想这一些,要你好看这句话听腻了,不是不接几个月通告,就是不给几个月劳务费,边伯贤已经对炒冷饭没了胃口,见怪不怪,似乎“红”真的是唯一的底气,边伯贤在这时候终于敢在没有散会的之前提前离场。

边伯贤才离开会议室手机就振动了一下,屏幕上显示张艺兴转发了自己的微博。
【我也是伯贤哥的粉丝,那就试着转发一下,我也好想和伯贤哥这样共处一天,肯定很好玩,黑幕我吧!】

如果真的是这样,想让张艺兴带自己去他们的制作室看看,一定有很多音乐制作器材很棒吧,然后共同创造一曲调调哼唱也好啊,肚子饿了就结伴去吃街边的烤串,让张艺兴试试看猪眼睛的滋味,想着想着,边伯贤从玻璃窗反射中看到自己笑得如此开心,不禁疑虑,美好日子要来了吗?

朴灿烈躺在床上就没这么好过,手机再次振动,拿起来一看,却是张艺兴转发了伯贤的微博,还说要伯贤黑幕名额,这名额就有一个还黑幕,走后门吃软饭的渣渣。越想越心气不顺,火燎火燎地打开微博第七个小号,到备忘录复制粘贴经典语录。
“少倒贴我家爱豆!”

发出成功后切换到微博第二小号,转发边伯贤的抽奖微博。
ID:不是黑粉是真粉1127【非常非常喜欢伯贤儿唱歌,声音动听人又美妙,做梦都想和偶像吃一顿饭,希望能抽到我,这样我愿意一年不吃薯片。】

朴灿烈猛捶胸口点击发送,早知道应该说一年不吃辣椒的,为了转发抽奖对自己太狠了。确认发送成功后,朴灿烈反回到了拨号界面,找到了那个起码一年没有拨打过的电话号码。
“世勋啊~”
“有事启奏,无事退朝。”

冤家,如果说和金钟仁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那么吴世勋就是拿剪刀剪绳子的斯文败类。想当年朴灿烈与金钟仁拿学费去赌的时候输了个精光,全是吴世勋这个黑客搞的鬼,不是敌人也不是同盟,只不过恰巧碰上吴世勋缺钱花,破了赌场的安全系统,潜入操控棋牌桌出老千的程序,找了一个街边稚气未脱的乞讨男生乔妆打扮,坐在赌桌面前听耳麦里听吴世勋操控出什么牌。
吴世勋也是贪吃的主,全程下来没给朴灿烈和金钟仁留口饭吃,到最后傻子也知道是有人出了老千,究竟还是两个光屁股逃出家里来耍钱的小伙子,乳臭未干还做亏心事,是不敢和家里搬救兵,当然更不敢在别人的地盘上打一架。吴世勋看这两个人灰溜溜出了赌场,很是好笑又过意不去,给男孩分了一些钱让他回去交学费,准备给金钟仁和朴灿烈来一场仙女散花撒钱,没想到被赌场管事的几个头头跟踪,误打误撞以为三人是一伙来骗钱。
就这么一车人满城跑,最后羊毛出在羊身上,朴灿烈与金钟仁的钱到了吴世勋手上,吴世勋用这笔钱租用了直升飞机,三人毛都不剩离开那片土地,等于花了一次钱到国外高空旅行,在云上成为不打不相识的朋友。

吴世勋是个军三代,到他这里掌握的技能便是黑客技术,只不过jingcha这个职业不适合他这样野性的人做,偶尔接接私活,依靠兴趣爱好混口饭吃。
“怎么?这次是要破解哪个新出来要收费的毛片?”

物以类聚人以群分,嘴臭的人通常一块混。
“你真的是和金钟仁越来越像了,我们难道是一有事需要帮忙才联系的小伙伴吗?”

吴世勋在电脑桌前开外挂打游戏,翻了个白眼不小心挂了,索性翘着二郎腿认真听这位富二代电话。
“是。”

“行吧,不是要钱嘛!给你,帮我一个忙……如果这个忙你完成不了,说明你的黑客技术只是半桶水。”
吴世勋的胜负欲极强,最见不得人说他技术不行,朴灿烈也是把自己堵枪口上,要么挨一枪,要么卡壳空单还能混久点。

“行吧~什么事,先说说。”

朴灿烈看了一下边伯贤那条才半个小时就转发过万的微博,自己的转发已经淹没得无影无踪。
“待会我给你一个链接,三天之后我要这个微博抽奖的名额是我的小号中奖,行不行。”

吴世勋在那头嗤笑了一声,白开水呛着嗓子眼。
“微博这哪个明星出轨都能爆得瘫痪的渣渣,对我不是小意思嘛!”

朴灿烈得到吴世勋的许应之后觉得事情成了一大半,光着脚丫子下楼,恰好碰上老母提了一篮子菜回来,随手接过菜篮子放到厨房台上,朴灿烈像只没长大的奶熊挂在自己母亲身上。
“哎哟~这是哪家的大美女啊?怎么住我家了啊?”

朴灿烈的妈妈名苏青平,是乐安村普通人家排行老四的小姑娘,做鞋垫收稻谷样样拿手,最拿手的还有读书,那些年刚刚恢复高考不久,苏青平年纪到了嫁人的年纪,却不顾家人反对参加高考,没想到顺顺利利北上求学,遇上了那年风华正茂的朴绍德,心生爱慕,你来我往便芳心暗许,一九八几年赶时髦自由恋爱,当年一个城里一个村里贫富差距颇大,两人在一起受到的阻挠不少,但生下了大姐朴宥拉日子算安定许多,朴绍德许诺要过上好日子所以拼命创业,在负债累累的那几年得了朴灿烈这儿子,命运像被改变一翻,事业蒸蒸日上创办了自己的企业,大家都说是天降善财童子,是福气。朴灿烈知道这不是自己带来的福气,而是父亲有那么一个糟糠之妻不离不弃。

父亲的糟糠之妻是疼爱自己的母亲,两种身份不同责任,朴灿烈知道妈妈的不易,即使脑门被弹了一下,朴灿烈还是依旧不撒手。
“真的,妈~你一点都没有富家太太的模样,没有穿金戴银,也没有和一些贵妇聚会打牌,而是时不时去菜市场走走,真的是……谢谢您,给了我平凡生活的一面,您去家长会时和其它家长谈笑风生夸我,与老爸在宴会酒席上夸我的感觉完全不一样。”

朴灿烈妈妈笑着摘菜听儿子没长大说的话,很是心满意足。
“你呀!也别老与你爸置气,他不在外边赚钱养家,你妈能这样安安心心买菜吗?你能不愁吃不愁穿吗?虽然房子大了点,别人羡慕又畏惧的目光的确很多,但是过好自己想要的不就行了吗?不是非得富家太太就得举着红酒杯说英文,不是非得富家太太在那里指手画脚让帮佣做菜,我想要的就是让你好好长大。”

“已经大了。”
朴灿烈拿起一把菜东瞧西看,也不知道该摘掉什么地方,只能气馁坐在一旁高凳上,不过一下子就藏不住笑意。
“妈~我和你说!周末买多一些好菜,什么蒜蓉烤虾,芙蓉蒸蛋,蜜汁叉烧都来一点。”

“干什么啊?你爸下个周才回来呢。”
苏青平一看就知道自家儿子肚子里藏事情。

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打算带一个朋友回家吃饭。”
扭捏得像大姑娘一样害羞,朴灿烈察觉到自己不太对劲的表情,生怕老妈想歪,连忙摆手。
“男的!!是男的。”

在朴灿烈家庭和睦相处的同时,边伯贤正陷入两方操控的情况中,一是公司看到利用价值后准备往自己身上投资,二则是朴灿烈这个头号黑粉准备兴风作浪。

有人欢喜有人忧。

#

“大家好我是边伯贤,现在我在银滩边上,公司已经和获奖的幸运小粉丝取得了联系,但是一直不告诉我!倒底是男的还是女的,多大多小了,让我真的十分好奇,现在是九点十五分,与约定时间的九点半还有十五分钟,好期待接下来一天会发生的事情,现在除了拿手机拍摄直播的助理,没有其他人哦!今天一天,边伯贤都属于你。”
边伯贤手指最后指向助理拿的手机镜头,看着后边经纪人举起来的白板,念完了上边写好的字。什么鬼只有经纪人?化妆师、经纪人助理、警卫等等人员,前前后后加起来有差不多十人躲在手机拍摄范围外。边伯贤跺着脚在原地等,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大树下坐着朴灿烈。

朴灿烈盯着那一圈人恨得牙齿痒痒。
“我妈可没有准备你们那一份饭菜。”

手腕上手表的指针已经转向了九点半,朴灿烈从边伯贤的身后出现,越靠近边伯贤越能清楚听到他咕哝的声音。
“怎么还没有来呢?我不会是被放鸽子了吧!”

“这不是来了吗?”
“嚇!吓!”
朴灿烈一开口就把边伯贤吓了一跳,这低炮声实在是过耳不忘,边伯贤回头就看到一脸得意的朴灿烈,这时的他穿着松松垮垮的卫衣,戴着一顶棒球帽压住翻起的刘海,一副大学生的青春靓丽感。边伯贤心里有种被坑的感觉油然而生,自觉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巧合,这位黑粉能潜入天团广告拍摄摄影棚,也能成为几万转发中的幸运儿,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。

“阴魂不散。”
边伯贤才说出这句话,经纪人在镜头后边立马倒吸一口气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
“压根不念。”【甚是想念】
“近来可好?”
“吃好喝好!”【关你屁事】

两个人正四字斗嘴时,经纪人看了一下直播间,里边的留言与点赞全部翻两番,大多数留言已经用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”代替,刷得飞快的弹屏上偶尔能看到这样相似的话。
“天呐超级配!”
“最萌身高差!我的天!这位男饭太帅了吧!”
“我们家居然有何等男饭!快挖他微博id!”
“天天天!我得拉上我的基友看直播入坑!太养眼了!”

经纪人从弹屏中嗅到一丝可以炒作的味道,飞快的在白板上写下一句话。
【快拥抱这位男粉丝!并说:很高兴认识你,我等你好久了。】

边伯贤看到这句话,眉毛都抖三抖,朴灿烈把那表情尽收眼底,突然张开怀抱,来个“先下手为强”。
“可以抱一个吗?作为你的忠实粉丝粉丝,实在是太喜欢你了。”

“呵呵,可以,可以的,谢谢你一直支持我。”
这哪里是拥抱,边伯贤靠上去时发现自己的脑袋才到人家的下巴处,耳朵靠近的肩膀部位,甚至能听到胸膛传递过来的微微心跳振动,一个暧昧不明的体位让边伯贤不禁低头看,朴灿烈是否穿了增高鞋垫与厚底鞋。

两人拥抱完后尴尬在站在冷风中,经纪人感觉营造边伯贤随和善良的人设计划要破裂,再次举起手中的白板。
【说你想去逛街买衣服!然后去你最近代言的那一家店!】

边伯贤脑海里组织好语言,看了一下脚下造型师给借来的鞋子,终于还是妥协。
“出道以后就很少买衣服鞋子,也少有人陪逛街,我们去逛衣服怎么样?”

还能怎么样?朴灿烈拿着一排衣服一件件在边伯贤身上比化的时候,边伯贤都傻了,人高马大的一个人在商场里来来回回,把店里自己中意的衣服都拿下,像行走的设计师在给自己的模特比划,玻璃外边的闪光灯从来没有停下,耳边全是窃窃私语的讨论声。由于一开始边伯贤在直播时说只会有自己和粉丝两人,外加帮拿手机直播的助理,所有那些随从人员都留在了保姆车里,只有留保安两人在边上。

边伯贤现在一身是公司造型师搭配的衣服,中规中矩的西服套装,说是现在流行禁欲系,也能给人一种干净的感觉,但朴灿烈知道边伯贤穿得一点都不舒服。简单logo的白体恤,水洗发白小破洞牛仔裤,如经纪人所愿挑了一双边伯贤正代言斯凯奇的鞋子。

“拿了那么多,最后是这么简单的衣服……我喜欢。”【你玩上瘾了啊?拿五花八门的衣服最后给我这个?】
边伯贤保持微笑,没有忘记现在正网络直播,微笑的接过衣服。

朴灿烈俯下身到边伯贤耳边,轻声细语,确保边伯贤的无线麦克风没有录音下来。
“西装领带勒着不舒服吧?快去换,天都转热了,还穿那么多层,不怕起痱子。”

后边那几句话被尖叫声埋没,边伯贤知道这是朴灿烈故意惹人瞩目的手法,外边的人群越来越多,手机闪光灯停不下来,那种许久没有被包围的压迫感,让边伯贤突然喘不上气,为了隔绝这些吵闹声,毫不犹豫拿起衣服进更衣室。
边伯贤刚刚把衣服脱下,把无线耳机拿下放到凳子上,便听到更衣室敲隔板的声音,朴灿烈的声音从那边传来。

“怎么没有见你的经纪人?”

“他们在外边的保姆车上,说等一下我们买完衣服再乔装进来。”

边伯贤没听到后边再传来的话,索性干净利落换好衣服,一出来就见朴灿烈也换了一身衣服,那上半身的体恤衫分明就是自己身上那个系列的另外花色,这样一看像是情侣款,这家伙真的是在搞事情,有预谋有策划有打算的挖坑让自己跳。

边伯贤摸了一下领口处,发现麦克风没有戴上,转身要去更衣室拿麦克风,却被朴灿烈拉住手扯到他面前。
“别动,给你添一样东西。”

朴灿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眼镜框,低下头给边伯贤戴上,瞬间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同了,像邻家学习好的小哥,又有一股慵懒学识气息,像在书屋睡了一宿的小猫,惹人不禁想要抚摸他的头发。褪去明星光环的边伯贤是何等让人移不开眼,如果说“明星”是天上可望不可即的星星,在夜空闪闪发光引人注目,那么现在的边伯贤如穿透云朵照在身上的日光,抬眼便是风和日丽,伸手就能触手可及。

“你都不知道你现在多让人感觉舒服,这才是你的模样。”
朴灿烈感觉自己脸上有些发烫,这样夸一个人好看还是第一次,比那些女生看到帅哥的脸红还要夸张,难堪只能用微笑掩饰。

“干嘛突然对我笑?”
被一个的确长得不错的帅哥夸长得好看,边伯贤有些不好意思,本来是人群的目光让自己不舒服,这下变成眼前这位曾经黑粉的目光更让自己无所适从。

朴灿烈看了一下在阻拦粉丝的保安,和一米外拿手机直播的助理,突然拉起边伯贤的手,外边粉丝已经尖叫得失去理智,助理也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有些脸红心跳的剧情。

“换了衣服的你我,拥挤混乱的人群,不在身边的经纪人,已经拿掉的麦克风,很好……你跑步怎么样?”

朴灿烈刚刚说完,拉着边伯贤立马就开跑,穿过拥挤的人群挤出到外边,动乱的人群遮挡住助理的视线,保安还以为粉丝爆乱一个劲阻拦,让有机可乘朴灿烈与边伯贤跑出去很远。

边伯贤知道自己出逃了经纪人的监管范围,突然非常的兴奋加快步伐,从一开始朴灿烈拉着边伯贤,变成现在边伯贤拉着朴灿烈在另一条街道上奔跑。直到跑到两人都喘气跑不动,才伸手拦了出租车。

两人坐在出租车上粗喘着气,好不容易平复一下气息,视线对上后一秒,犹如恶作剧成功的两人开怀大笑,耸动着肩膀互相捶打对方,笑出了眼泪笑累了脸颊,让出租车司机以为拉客拉上了两个神经病。

朴灿烈伸出手到半空中,边伯贤明白的击了个掌,终于稳定下来了心情。
“我们算朋友了吧?”

边伯贤看了一下跑乱头发的朴灿烈,点了点头。
“算是了吧。”

“肚子饿了吗?我带你去吃饭。”
朴灿烈和出租车司机报了一个地址,然后和边伯贤在扯上谈天说地。

聊到边伯贤曾经在舞台上唱歌被花带飘进嘴巴,穿反了衣服出席活动解说是时尚,跳舞时升降机出事故,踩空崴了脚停止活动三个月,还有到网页搜索自己的名字出来一大堆黑料。
最好笑的是,传有一年边伯贤烧了另外一位入选金曲奖明星的鞋垫。

两人说说笑笑,边伯贤没发觉车停到了一片花园,朴灿烈付了车钱下了车,指着花园中央的小洋房,竖起大拇指。
“这座城市最高级的私人餐厅,包你满意。”

“不会让我出钱吧??”
边伯贤欣赏着爬满围栏的蔷薇花,嘴上说着疑虑,脚步已经迈开往大门走去。

朴灿烈在口袋摁了一下大门打开的按钮,铁门缓缓打开。
“就像刚刚我们买衣服那样,吃完我们就跑呗,这里一个人都没有,跑得绝对轻松。”

一进铁门入眼的是一汪石头铺满的池水,上边种着睡莲,中间一条路通往中间的洋房,旁边是延展出来的露天阳台,上边还有吊床和罗帐。花园为前半段,后半段是普通的小庭院,前边还停着一辆白色小电驴,让边伯贤看着很是出戏。

朴灿烈摁下门铃,看边伯贤还在看那辆小电驴发笑,忍不住给爱车说好话。
“这可是我宝贝的白龙马,走街串巷必备神奇,一溜烟比刚启动的四轮快。”

边伯贤还在想问这里怎么有你的车,紧接着就听到有人开门并叫着灿烈的名字。
“儿子唉~怎么来那么早!我汤都没有炖好,这位就是伯贤对吧!哎哟,我儿子可是从来都没有带朋友回家吃饭的,金钟仁都没有过。”

“妈~你那个小崽子干什么。”

开门的是一位保养极好的中年妇女,身材没有走样发福也没有苍老干瘪,一看就是活得滋润的人。边伯贤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念出来,不禁诧异,更加肯定了朴灿烈是有预谋的成为幸运粉丝。比起自己大明星私底下不为人知的生活,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“私生饭”更加让人好奇。

“阿姨好,我是伯贤。”
微微鞠了一躬,目光观摩了一下内部家具摆设,应该是朴灿烈的家没有错,朴素无华的装修与外边洋气排场的感觉不同,木制地板与装修让人感觉舒服安适,一看就是适合居住的环境,不像一些华而不实的大套房冷冰冰。
边伯贤日常住的地方除了宿舍和练习室还有酒店,很少到别人家里做客,有些紧张地进了屋子,发现自己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拿。

朴灿烈领边伯贤一进屋,就闻到饭菜香从饭厅飘来,朴灿烈的妈妈也一点都不见外,拍着朴灿烈和边伯贤的小屁股往洗手池推。
“洗手洗手!吃饭!”

排骨炖玉米的小汤端上桌,朴灿烈钦点的几道家常菜全部齐全,边伯贤装作很忙地在找碗筷盛米饭,突然听到熟悉的伴奏声,一回头立马和朴灿烈眼神撞上,恨不得时间暂停。

朴灿烈的妈妈正拿着遥控准备去关电视,而电视上正播放边伯贤代言的广告。
“唉,这个人和伯贤好像啊~灿烈你快看是不是。”

朴灿烈母亲指着电视上化了妆的伯贤回头瞧,灿烈立马手快抢过遥控器摁下,趁着边伯贤还没有念出【我是边伯贤】这句关键性的台词,现行掐断。
“吃饭不许看电视,像是像了点,你不觉得我们伯贤长得更可爱吗?”

边伯贤把饭端上饭桌,这会儿可庆幸自己没那么红了,被人发现自己是明星还不那么有名那可就丢人咯。朴灿烈给每人盛了一碗汤,三个人围着大圆桌面对五菜一汤,边伯贤看着眼色迟迟不敢动筷,一直在喝碗里的汤,朴灿烈妈妈一看就知道是怕生不好意思,夹起块叉烧放边伯贤碗里。
“来来来,吃一块叉烧,想吃什么就夹什么,当在家里一样。”

听了这句话,边伯贤只是轻轻暧了一声,咬一口叉烧然后用力的扒着饭,朴灿烈心里惊慌了一下,这时已经来不及和老妈使眼色,是自己考虑不周,忘记伯贤家庭有些复杂这件事,只是自私的想他吃一顿饱饭,老妈也没有过错,她连边伯贤是个明星都不知道,只是单纯发挥母爱,要对自己儿子的朋友好。

边伯贤有些夸张地往嘴里塞各种东西,不让自己嘴巴有空闲的机会,大半部分的菜都进了边伯贤的胃,吃得要撑破了肚子,家长里短和所见所闻撑起了饭时话题,不太沉闷地吃完了这一餐饭。朴灿烈主动要求洗碗,就剩边伯贤和苏阿姨在沙发剥橘子吃,苏青平见儿子这次那么乖,不由得对这个干干净净的男孩子心生好感。

“灿烈他……几乎没有朋友,因为他总觉得,所有人靠近他都是带有目的的,自从有一次灿烈知道他的同学喜欢和他玩,是因为把他当出钱的冤大头后,我就没有在从他口中听到他朋友的名字。”

边伯贤不知道朴灿烈是做什么的,掌握的资料不齐全,不能假装知道朴灿烈的一切,只能轻声答应。
“嗯。”

苏青平剥好一个个橘子放盘子里,就等儿子过来吃。
“他爸陪他的时间太少了,而我又融不进年轻人的世界,我希望你能和他多交流玩耍,总之,我感觉灿烈待你不一般,肯定会听你的话。比如说,他不怎么喜欢吃橘子,你试试看。”

边伯贤见朴灿烈抽着餐纸擦手走过来,真的就听了阿姨的话。
“灿烈,过来吃橘子。”

没想到灿烈还真的抓起一个橘子往嘴里送,看他眉头因为酸得皱起来的模样,边伯贤和朴灿烈妈妈乐开花,两人意味深长交流眼神。
“我说吧……不一样就是不一样,好了,我去花园整理一下,你们年轻人自己玩,我就不陪了。上楼玩,灿烈东西可多了。”

苏青平起身揪自己儿子小脸蛋再出门,朴灿烈朝楼上房间歪着脑袋,边伯贤了然跟着他走楼梯,上楼时朴灿烈一个劲问边伯贤饭菜好不好吃,也没有见边伯贤回一句话,直到朴灿烈上完楼梯转身,才发现边伯贤又使出他的绝招,那便是即使哭得很厉害也不会发出一丝声响。

此时的边伯贤哭得鼻涕横流,即使说话已经不清楚断断续续,还是要说出那句话。
“我……我我也想要……这样的母亲,疼爱儿子的母亲,很会……很会做饭的母亲,你分我……分我一半好不好?好……不好?”

朴灿烈手忙脚乱要拿衣服给伯贤擦鼻涕,后来又觉得不妥,只能拉着伯贤的手进屋子里,关上门后边伯贤从安静啜泣默默变成嚎啕大哭,一场宣泄在朴灿烈的屋子里上演,边伯贤毫不忌讳自己的丑态正一点点暴露,现在的他太难受,如果不大声的哭出来也许会得重病,这是不能传染的痛症。
“凭什么?!!凭什么我没有!凭什么我什么都没有!没有人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特地去做饭,也没有妈妈的关心,同别人说要照顾我,向来都是我自己照顾自己,可是……我没把自己照顾好……边伯贤他真的好难过啊,他该怎么处理这样每次突如其来的伤感呢?”

边伯贤越哭越弯下腰来,最后蹲在了地上放声哭泣。朴灿烈站在伯贤的跟前沉默,他只见过这个男人三次,每次都感觉认识他许久一般,一览无遗他的所有感情。第一次碰见过他边哭边在日记本里给自己写加油的模样。第二次看见过他被利刺包围,无人站在他身边也依旧无所畏惧保护自己的模样。而今天第三次,看到了他最无助绝望,奢求被人关心的狼狈模样。

有些人遇见是在冥冥中注定的,有那么一刻,朴灿烈认为他与这个小明星相识,是在互相解救对方。

凡人之所以是凡人,是因为他们承受着人间疾苦,把所有死之前遇到的苦难都收纳于小小的心脏,把一切事情都将会过去的态度搬出来各种救场,得过且过的活下去。
有些人生来怀里被人塞了许多疼爱,有些人生来只有苦难陪伴,无论是哪一类都希望能等到互相互补的人,我分你一些幸福,你分我一些苦难,即使没有能感同身受,至少在我开心的同时,希望你也笑着。

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话说,文中有啥bug就忽略吧,我不擅长这类文,老难写的感觉_(:з」∠)_三次更新都是一万字达成,给自己撒花。

评论(8)
热度(50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