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何罪之有//C4

《何罪之有》4

游手好闲伪黑粉灿X赚钱工具过气明星白
灿白/清明肆月

#

没有一个演技派能控制突如其来的伤感情绪,它像雪山崩塌瞬间掩盖掉心中多余情感。

边伯贤被眼泪反流呛得不停咳嗽,还记得上一次哭得厉害的时候是三个月前,因为要进行新专辑宣传需要加大力度加肥,大半夜饿得不行想找东西吃,又担心减肥功亏一篑,打开冰箱只见架子上有一只芥末膏,毫不犹豫往舌头挤了一丁点,瞬间被涌上的呛鼻味袭击,不知道是被辣的还是因为生活太无奈所以想哭,总之凑合着夜深人静的孤单心情,鬼哭狼嚎地哭了小半会儿,导致第二天小内双彻底肿成了单眼皮,经纪人问发生了什么事,自己只能回答晚上睡觉被虫爬路过眼睛,辣着了。

感觉现在比那时候还要凄惨点,起码那时候冰箱里还有芥末折腾自己,今天这被别人家的好妈妈给虐到,也不知道自己搭错哪一根筋,丢脸丢到黑粉家里来了。哭得酣畅淋漓终于找回了一些理智,只不过因为蹲太久腿麻一时半会站不起来,如同成群结队的蚂蚁咬烂了树根,边伯贤只觉得从脚掌开始延伸到大腿根部都僵麻无比,只好用力掐了一把脚背缓解肉麻感。
朴灿烈看着边伯贤哭着哭着居然开始自虐掐自己的脚,赶紧阻止他自残的行为再继续下去,用力拉了一把边伯贤起身,毫无防备被这么一折腾的边伯贤,脚瞬间麻得翻了白眼,眼泪都给刺激得憋了回去。

“别做伤害自己的事。”

“我……靠……我的脚……麻,头昏。”

这会儿不能移动半步的边伯贤,一被拉起身就靠在了朴灿烈身上,朴灿烈还以为边伯贤情到深处需要怀抱,顺势把他拥在怀里,还像抚摸小狗一样轻拍着边伯贤的小脑袋,还觉得自己棒极了,从来没有一个人给自己机会发扬过善心,金钟仁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。
“哭出来好受一些,反正这里只有你我,我这次不会偷偷录视频发出来了。”

边伯贤把鼻涕擦在朴灿烈衣服上,这么一折腾脚也不麻了能移动身子,却发现朴灿烈抱得可用力,微微起身还真的脱不开身,有些像鱼挣脱渔网一样扭开身子。
“松开,还抱上瘾了你。”

朴灿烈被边伯贤小怨念的眼神下了一跳,委屈巴巴张开怀抱。
“我把你拉起身,没让你主动抱的我,是你自己靠过来的啊!”

边伯贤跺了一下脚,指着自己小腿。
“刚刚我脚麻,突然站起来还脑充血突然发晕。”

朴灿烈看着自己衣服上挂着的鼻涕眼泪,嫌弃地看着边伯贤。
“抱就抱了又不收钱,大明星脸皮这么薄。心情好一些了没有?需要我把我妈砍一半送你吗?”

边伯贤噗嗤一笑,想起刚刚自己哭着说的话是多么幼稚,摆着手试图把这段记忆扇走,怎么自己丢人的一面尽在这个人面前漏了出来,不过哭完之后情绪稳定,之前那些疑问边伯贤可还没有放下,似乎到了可以试探对方底细的关系程度,边伯贤从最基本的问题摸清一下朴灿烈的来路。
“你和我年纪相仿吧~你做什么工作?”

朴灿烈能说出自己是策划你广告的那个人吗?不能。能说出来自己是朴氏集团天团公司的公子吗?不能。能说出来除了第一次为偶然遇见,其他都是有预谋的计划吗?更加不能。一下子无法回答边伯贤的话,语塞的样子更让人起疑心,一开始奠定的隐瞒基础在此时起到了坚固的作用,什么解释都说不出口。

这时候朴灿烈听到了熟悉的喇叭声,心里头一惊。
“慢着,不会吧!!”

边伯贤见朴灿烈还没有回答问题就表情突变,转身走到阳台拉开窗帘,边伯贤好奇地跟上一探究竟,从花园外边的路上缓缓驶来一辆车,朴灿烈看着那辆车的靠近表情从不知所措到焦急,边伯贤看他那样完全就是小孩干坏事要被发现的表情。
“怎么啦?老爸回来了吗?”

朴灿烈那眼睛本来就大,这时瞪得像铜铃,像走错棋子被将了一军。
“你怎么知道!?”

“问你话呢!你先回答我,你是做什么的!怎么那么闲?居然有空追星。”
边伯贤一跃扑在朴灿烈的床上,撑起脑袋看朴灿烈在房间内打转,看了一整天朴灿烈得意的样子,现在手忙脚乱的模样倒是可爱多了。

“闲什么咸?甜!我开糖厂的行了吗?我妈不关注娱乐圈,我爸就不一样了,起身!”
朴灿烈再次把边伯贤拉起来推向阳台,窗帘掀起玻璃窗推开,朴灿烈指着阳台窗边一个个凸出来装饰用的砖头格,示意边伯贤看下去。
“五米不算高,你要是恐高,蒙着眼睛爬下去也行。”

“what??!”
来人家家里来吃顿饭完就开始耍杂技了,这可是边伯贤没有预料到的。

“底下都是软趴趴的草坪,你掉下去不会有事的,我小时候一直爬,跌过,不疼。”
说罢朴灿烈就开始抬起边伯贤的屁股,顺带摸一把腰,顺顺利利不着痕迹地揩油。

边伯贤打掉朴灿烈的咸猪手,指着这比山路十八弯还恐怖的路,立马不干。
“有你这样的待客之道吗?正门进来,爬墙出去??你以为人人都是你,身怀私生饭绝技,爬墙入户抱爱豆睡觉吗?来都来了,我去和你爸打声招呼。”

“你去?我去……!没功夫解释那么多了!下次我再给你好好道歉!对不住。”
朴灿烈扛起边伯贤往窗台上放,抬起边伯贤的脚往外搁,当边伯贤完完全全身处外边的时候,立马把玻璃窗给拉上,扣上了安全锁,边伯贤没想到朴灿烈这么毒,一嘴巴你你你你你,都已经气得骂不出口,往后已经是虚无的空气,边伯贤抓着窗边的安全栏,小步小心翼翼移动身子。

好不容易到了砖头台阶边上,边伯贤一看五米的高度,刚刚骂不出口的粗口话这时拦都拦不住。
“我操【和谐】…阴【和谐】……法【和谐】妈的……【和谐】鸡。”

隔音极好的玻璃窗让朴灿烈听不清边伯贤在骂什么,只看着嘴型分辨出来几个字,突然抱拳给边伯贤鞠躬。
“鸡?鸡年大吉啊!”

边伯贤觉得可能是自己骂得狠了,朴灿烈良心发现突然抱拳鞠躬抱歉,走向窗台开了窗。
“算你还有点良心。”

朴灿烈伸手出来还以为要抓住自己,边伯贤把身子靠了过去,朴灿烈没抓住手而是拉开边伯贤衣领扣,往里边塞了几百块钱。
“恭喜发财,红包,打车费……你小心点爬,下了楼直接往外走从刚刚正门出去就行了,我在这里给你摁开门,下次见。”

玻璃窗再次被扣上,朴灿烈转身跑进房间里,边伯贤怎么张望都看不到朴灿烈的身影,这一感觉比新歌一发歌就跌出音乐榜单十位以外还让人绝望,说出去有人这样对待十八线小明星都没人信。要是有人现在举着手机直播,估计自己就大红特红了,只不过方式不对头。
“我边伯贤,下次见到你,不扒你的皮就怪了。”

另一边的朴灿烈边打狂喷嚏边下楼,看到妈妈正给老爸宽衣提包在说些什么,朴灿烈有种不好的预感,才到跟前老朴就对小朴笑得和蔼。
“听你妈说你带朋友来家里玩,是谁啊?这么难得,家里除了钟仁都没其他你的朋友来,他人呢?听你妈说还没走,怎么不见人影。”

朴灿烈笑得脸干,手都不知道怎么放。
“爸,不是说周末才回来吗?怎么提前了两三天。他走了,您回来之前走的。”

“提前回来不好吗?怎么不想看到我似的。”
朴绍德往沙发上坐,指着沙发叫朴灿烈也坐下。
“快说说,叫什么名,怎么认识的,是哪家的小孩,他爸爸我认识吗?”

看着妈妈转身到厨房泡茶,朴灿烈也就敢放肆许多。
“我交朋友而已,你怎么和查户口一样?还他爸爸你认识吗,你这生意人的脾性不能带家里来,还有,我很严肃的和您谈一件事,不是开玩笑。”

朴灿烈看老妈在厨房烧热水的背影,再想想边伯贤委屈着说要分一半妈妈给他的哭相,不想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点的私心,不过责任心大于私心,现在等于顺水推舟完成老妈心愿的同时满足他人罢了,种桃花得桃果,赏花食味一举两得。
“宥拉姐出国后在国外工作少回来,你经常因为工作的事情出差,剩老妈一个人在家当家庭主妇,她不愿意请帮佣的原因难道是因为省钱?咱家缺钱吗?她只是成天没事做太寂寞,为了当你的朴太太她舍弃太多了。爸~我知道你不让老妈掺手知道公司的事情,是不想她多懂商业之间的尔虞我诈,但是你就没有想过给妈妈找其他的事情做吗?”

朴灿烈看到父亲脸上出现若有所思的表情,知道自己踩到点子上了。
“还记得你在我小时候讲你的创业过程时,说如果最后不成功……和老妈开一家餐馆过日子也行,你说……当时最大的幸福,创业再辛苦,家中有人会煮好饭菜等你回来。”

朴绍德看到自家儿子这样懂事有些意外,他是谈恋爱了吗?怎么变了一个人一样。

#

边伯贤并没有直接打的回宿舍休息,而是回到公司准备把肚子里的腹稿对经纪人说一通。
“那位粉丝只是担心我工作太辛苦,所以私自拉我逃跑希望我能好好休息休息,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,没有必要报警以及小题大做。”

这些话还没有让边伯贤添油加醋的发挥,刚从出租车下来,就被一大堆记者堵在公司门口的架势吓着,啧啧啧,所以说为什么公司会搞那么多个小后门,就是为了躲这些人。边伯贤转到办公楼后边一个不起眼的小门,成功的溜进到公司等电梯,工作人员从电梯出来见到边伯贤立马惊声尖叫,连忙拨打电话,边伯贤没有多想,估计是自己回来了需要通风报信一声,不一会儿电梯到了顶楼办公室,一开门就见经纪人似乎等候多时,连忙面带微笑迎接。

“伯贤!伯贤……高管知道你回公司了,说要召开紧急会议!现在马上!你同我去会议室一趟。”

此时的经纪人点头哈腰,帮边伯贤整理并没有乱的发型和衣领口,从这些行为举止看来,并不是什么坏事,估计闹了这么一出,有什么阴谋要发生,只有你有利用价值,别人才把你当摇钱树,尊重你以及重视你的举动,再从你身上汲取利益。但这些人往往急于求成又贪婪,就像活取熊胆,总有一天自己会被这些人榨干。

比以往会议不同的是,之前只是来那么不过两三人,打报告式的开会。这次推开会议室一看,差不多十来人已经准备就绪开紧急会议,现在是晚上六点多钟下班回家吃饭的时间,要是有钱的话,边伯贤真想给这些兢兢业业的领导发工资,八百年不关心自己的人,此时全都若有所思准备发演讲稿的架势。

经纪人把边伯贤的手机放在桌面上,一天没有碰手机感觉自己失联得很彻底,边伯贤才拿起手机,直属领导立马发话。
“边伯贤你先看看微博。”

好家伙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。微博热搜榜第一位【边伯贤直播】,第二位【边伯贤消失】,第三位【边伯贤的男粉丝】,第四位【边伯贤beautiful】,第五位【边伯贤同性恋】。其余有关边伯贤的关键词也上了热搜,仔细一数有八个话题。

边伯贤不是有意增要加第五个热搜的热度,看到这个不着边际的热词忍不住好奇心地点开了,里边则是毫无根据的爆料。由于边伯贤出道五年没有传过绯闻,更别说谈恋爱,所以一些娱乐八卦垃圾场就有人编料说边伯贤是同性恋,否则怎么会抽中男粉丝同自己直播。完全胡说八道,微博抽奖平台的锅赖我?公司最后都不告诉我人选怪我?

然而当边伯贤点开其余四个热搜热词,全都是清一色的微博标题【边伯贤在直播中与男粉丝一同消失】,四个热搜词挤在一个标题内,下边配图则是一个动图,是朴灿烈拉起自己的手冲出人群逃跑的样子,有一种私奔的感觉。其余则是饭拍,除了有自己的高清大图,其余便是朴灿烈的美颜霸屏,评论里一路叫好的不少,在一起很配的话更是占满屏幕,看来长得好看的确有些用处,评论风向居然如此和谐也是意料之外。

这时候UC浏览器也推送了新闻【震惊!知名明星居然和粉丝做出这样的事!】啧,唯恐天下不乱的标题党,边伯贤没眼再看下去,把手机甩桌面上。
“看完了,开始吧。”

公司公关部门经理轻咳看了一眼边伯贤的眼色,最后还是秉公办事,钱财地位要紧。
“首先,就【边伯贤同性恋】这个话题,应对办法,我希望我们的艺人能先传一下绯闻。”

这时候负责接综艺的经理管理拿笔点了点桌面,边伯贤把目光移到他身上。
“刚刚,我们主动与《一生一事》栏目取得联系,表明愿意出演男嘉宾。可能是因为我们艺人上了热搜,最近热度一直蛮高,他们的领导很快的同意了,等这对夫妇下车后,让边伯贤接上。”

边伯贤心里沉了一下,《一生一事》不是那个艺人假结婚的综艺节目吗?没想到自己五年来第一个固定嘉宾的综艺节目居然是这个。没有人在意自己的存在与感受,拉自己来只不过因为主题围绕着自己转,需要自己来旁听而已,边伯贤咬着手指头静听。

“现在很多个娱乐新闻与电视台节目都打电话过来,说要采访边伯贤在消失之后的事,全都希望自己是独家。”
“哪个名气比较大,给钱比较多可以优先考虑,如果是书报采访或小节目就暂时拖一下,看看有没有像一个半小时电视访谈节目邀请,那个曝光度更大。”

“上头说要转型,趁着热度再发一次歌,然后上综艺节目,再接电视剧电影,重新包装边伯贤的形象。”
“继和天团这个知名度极高的公司广告合作后,现在又有很多广告伸出橄榄枝,但有几个广告与我们之前给边伯贤的定位不符。”

“现在最主要的是曝光率,现在全部暂时停止推新艺人的策划,推迟半年,全面投入到边伯贤活动计划中。”
“可是新人启用计划已经策划了两年,歌曲也已经选好……”
“现在边伯贤正准备发力红,推新艺人需要从头开始,而现在只要我们加把劲说不定能把边伯贤推至一线。”

他们谈的是我,仿佛又不是我,里边的每一句都围绕着自己,却没有一句话是自己说的。边伯贤可笑地看着这些人争论,似乎在海边点上一根蜡烛,就以为自己能喝到海鲜汤了,如此异想天开。现在要不是自己的热度在作怪,这些人会这么大动干戈关心自己吗?

边伯贤无声无息的退场离开会议室,还没上电梯就被经纪人拦下,边伯贤看着电梯反光中穿着朴灿烈挑选给衣服的自己,看起来这才是真的自己,但似乎很疲惫。
“你们的会议对我来说一点意思都没有,你们只需要得出结果我再实施就好,下次这种会议我就不来了。”【反正来了也不会尊重我的意见。】

经纪人掏出一把钥匙放在边伯贤手上。
“明天般新宿舍,这是钥匙,提前给你。今天就不要回去睡了,在公司睡,一出去就会有人跟着你,到时候被人拍到你住那么烂的地方,有损我们公司的面子,会议你不开作为你的经纪人还是要开,你暂时不要出公司半步,想吃什么东西叫外卖都可以,公司付钱。”

态度一百八十度变化,出道五年来第一次关心住宿问题,居然是因为担心有损公司面子,夏天吃个小布丁都得自己掏一块钱,现在叫什么都可以吃,边伯贤很给面子没有甩脸色给经纪人看,接过钥匙进了电梯,不断安慰自己,最起码也许因为自己要红,生活水平提高了些,说不定坐飞机……就能坐头等舱了。

打开微博看看居高不下的话题,电梯似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箱,温度骤降,这里找不到一只芥末,能让边伯贤再次找到理由哭泣。

#

在敞开心扉的谈话后,朴灿烈争取到了给老妈开餐馆的机会,准备告诉边伯贤这个好事,凭着记忆来到边伯贤原本的居民楼,却被树底下打牌的阿婆告知早就搬走一个多星期了。边伯贤处在自己未知的地方感觉真不是滋味,但朴灿烈自己也是自身难保,因为上微博热搜,一些女生疯狂的扒自己的照片,所以出来街上一定要戴口罩,以免被发现。

可当有人拿出饭拍对比照,发现自己很像当时扑倒边伯贤的那个人时,朴灿烈觉得自己有必要采取保护措施。虽然自己国内朋友很少,国外也不爱搭理人,但是不代表自己是山顶洞人,因为长得一副好皮囊,日常被偷拍不要太多。

朴灿烈拿出手机再次给吴世勋打了电话。
“老吴啊~”

吴世勋正在国外旅游,坐在威尼斯的小船上欣赏水城,心疼国际长途话费。
“才二十出头呢老朴,有何贵干。”

“大神~你能不能搞瘫微博,让微博一搜索男粉丝这个关键字,就空白一片,什么什么根据相关规定搜索不给予显示之类的。”
朴灿烈不知不觉就来到了边伯贤的公司楼下,站在烤章鱼丸子小吃摊前停下,伸出一根手指头给摊主比划了一下,示意自己来一份。

吴世勋可不希望出来玩还被业余工作打扰。
“你可真会挑时间,我现在不想干事情,就想看看洋妞肥圆的屁股。”

“低俗!!这样吧……你不是喜欢去吃日本拉面吗?下次!你去日本我费用全包行不行。”

“行行行,话费贵,挂了。”
朴灿烈从口袋掏出五块钱递给摊主,侧过脸把口罩拉下只露出嘴巴,呼哧呼哧地把章鱼小丸子吞下。电话那头吴世勋支支吾吾算是答应了,心疼电话费没多聊就挂断,吴世勋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和金钟仁是一挂人,要不然怎么能一拍即合。

朴灿烈收起手机戴上口罩,查看了一下边伯贤公司办公楼的位置,二环路与一环路之间的某个十字路口边上,算是城市繁荣地段,周围商场酒楼也是应有尽有,朴灿烈站在十字路口张望四条街的延伸路线,最后锁定了与边伯贤公司楼平行,但需要过马路的一个铺面,在这里开老妈的餐馆,不说人口流量大……边伯贤也应该能吃到吧。我可是尽心尽力把老妈“分一半”给你了,大明星你得感谢我。

边伯贤在练习室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,也不知道是有人想自己还是有人骂自己。几天百无聊赖的练舞写歌,就搬宿舍的时候出去了一小会儿,现在都快长毛生青苔,正准备另找事情做时,手机微信一声响,边伯贤拿起一看是张艺兴发来的信息,这可是继颁奖典礼加微信后第一次交流,除了朋友圈点赞的交集外,尴尬得要命。

“伯贤,在吗?想和你聊聊。”

边伯贤躺在练习室地板上飞快的打字。
“在的,我在练习室无聊着,艺兴哥。”

信息才刚刚发出去一秒钟,手机突然振动响铃,原来是张艺兴发起了视屏通话,边伯贤吓得坐起来检查了一下仪容仪表,才敢接通电话。
“感觉好像电话才说的清楚,所以就打了电话,不要紧吧?”

边伯贤看张艺兴的背景也是在作曲室,就一个人而已,舒了一口气。
“没事~反正我现在也是一个人。”

“是这样的,我做了一首歌,叫《为了你》想给你听听。”
“还没有发行吧,给我听不怕我抄袭吗?”
“给你抄~请我吃饭就行。”

两人打嘴炮跟认识好几年一样不避嫌,边伯贤原本还有些紧张靠在墙上,后来聊着聊着逐渐软了身子就给瘫在地上,腆着大肚子挤出双下巴放大脸在手机屏幕上笑呵呵。

视频里的张艺兴点开电脑音源文件,舒缓温情的前奏响起,瞬间抓住边伯贤的耳朵,光听前奏就知道是一首好歌,张艺兴把食指方嘴巴上后,把手机放到了音响边上,边伯贤也随之不再吵闹,静静听着全曲播放,直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,边伯贤忍不住把手机立放在桌面上,双手鼓掌表示喜欢。
“好听!居然是你做的曲子,厉害了!可是艺兴啊~为什么没有你的声音,全曲只有金钟大和金珉锡的声音?”

刚刚听完全曲,边伯贤就感觉到了曲子里边的不同,分明没有听到艺兴的声音在里边出现,视频里的艺兴摸摸自己的喉咙摆手。
“嗓子出了问题,可能要禁声半年,日常舞蹈部分没有关系,但是这首歌呢……是做给最近一部穿越剧叫《步步惊心丽》的ost,成品需要下个月就要完成,原本钟大珉锡两个人唱没有什么……但是当我们粗略录音完毕之后,总感觉缺少了什么,完整性并不是特别好,在我们讨论之后觉得,如果你参与其中歌曲部分,可能会很好。”

边伯贤不可置信指着自己,没想到张艺兴会邀请自己参与歌曲演唱。
“我??!!怎么可能!”

“怎么不可能,最近歌手合作曲多了去了,再说了这首歌制作权在我这里,我让谁唱不行,而且我们公司还蛮注重我们的意愿,所以公司那一关轻轻松松,只是不知道你……愿不愿意。你同意了,你们公司应该也没问题吧?”

问题可大了,边伯贤的经纪公司可从来没有让自己做过决定,而且这样跨公司合作还是第一次,更何况是和当红的exo合作,边伯贤害怕这垃圾经纪公司会趁此机会捆绑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情发生,正想着怎么拒绝,边伯贤听到耳边有吱吱吱的声音,扭头一看,经纪人不知道怎么就躲在门口对自己比OK都手势,这人几时出现的居然没有声音!通话内容肯定被听了一大半。

边伯贤急急忙忙把摄像头转向自己,有些僵硬的扭着脖子吸引张艺兴的视线。
“那个……我得考虑考虑,毕竟这不是小事,还有我肚子饿了,想去吃饭了,要不然我们先挂电话?”

“来嘛!来和我们一起唱歌嘛!”
“我们三个人真的觉得你的声音很适合这首歌,好好考虑一下咯~”

视频那一头突然蹦出金钟大和金珉锡的身影,这样的出现让边伯贤更加慌张,张艺兴在那头笑得酒窝都出来了,三个人在电话那头嬉戏打闹朝自己抛媚眼,轻松和谐的样子让边伯贤无比羡慕,自己为什么是以solo歌手出道,连个做伴的朋友都没有,风里雨里就只身一人迎刃而解,最近神经似乎有些敏感,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,边伯贤对着镜头拜拜。
“好了,我知道了,三天之后给你答复。”

“有空一起吃个……”
“嘟。”

边伯贤站起来走到笑得谄媚的经纪人面前,告诉自己红就是自己的底气,现在自己有多少分底气,就摆出多少来。
“从几时就在这里偷听的??知不知道偷听这种行为是十分不礼貌的?”

经纪人阿强打了一个响指,拍拍边伯贤的肩膀,拉过凳子哄着边伯贤坐下。
“EXO唉!现在最火的组合,他们居然邀请你合作唱歌,你想想这是何等好事!你怎么不马上答应?要知道能和EXO沾上边的艺人,不是大红就是大紫!机会啊机会~伯贤!哦我的天啊!我跟了你五年,居然能看到这一天的到来!”

这一天?升官发财沾光的这一天吗?边伯贤看到经纪人的眼放金光,就知道自己在他们眼里等于一个大筹码,把自己放在圆桌上堵上一把,就等着钱哗啦啦的进口袋,演艺合同就等于卖身契,不是单单名字听着可怕而已,边伯贤整个人在合同上签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,自己就成为了赚钱工具。

似乎有些无力回天,边伯贤尽最大的力量想挽回点局面,不想因为自己遭殃了一首好歌,和张艺兴的好心好意。
“歌曲我可以合作,但是……歌曲上榜后粉丝购买的音源得利,我们公司必须一分不拿,就等于给我奠定人气打基础,不许让我多做除开录音之外的事情,签订合作合同的时候必须这样明文规定。公司拟好合同后给我看,我看着通过的话就打电话给艺兴表示同意,其余免谈。”

“可以啊~边伯贤,红了一把开始谈条件了啊?我也不想为难你,我只是一个作为艺人和公司之间沟通的人,如果公司不答应……”

“不答应亏的不是我。”

经纪人还没说完话就被打断,见边伯贤突然如此态度强硬,有些无所适从,这可是五年来百依百顺的边伯贤,有朝一日若是红了翻了身,要是吃里爬外,那可就不好玩了,依着顺着是当下的缓兵之计,来日方长嘛,放长线钓大鱼。
“行行行,我和公司沟通,还有……我刚刚不是有意要偷听你打电话,我过来是想告诉你这个月末有个通告,也就是一个星期后,是朴氏旗下天团品牌成立十周年的日子,你作为代言人需要出席活动,还有一个新开的餐厅需要你去剪彩。”

晚会饭局高层领导聚集的场所,难免不了会被人盯上,当听到这个通告时边伯贤就心里发慌,希望自己不要碰上某位重口味的大老板看上自己,这种金主因为有钱能办所有事,最难搞定,管你性取向如何都想玩你一把,倒是餐厅剪彩合边伯贤的意。
“什么时候,公司还承包餐厅开张剪裁活动?”

“这个餐厅老头不小,名字好像叫什么VIVAPOLO,听说店主是朴氏集团的关系户,什么来头就不知道了,这里是通告安排书,你看看。”
经纪人朝边伯贤递过一本小册子,边伯贤听到朴氏脑袋瓜子不断转,身边姓朴的可不多,不过倒是认识一位王八蛋姓朴。

“朴氏,朴灿烈啊?”
“什么?”
“没什么。”

边伯贤看着小册子走神,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那个王八蛋朴灿烈呢?要扒他的皮这件事可一点没忘。还以为趁着网友的热情,能借此机会知道朴灿烈的来头,没想到每次微博搜索【男粉丝】与【朴灿烈】这几个字,微博界面都会卡住自动退出,真的是神了。

好久不见,居然怪想念的。

#

朴灿烈拿着新餐厅的菜单样板设计,以及室内设计图献宝似的摆在老妈面前,光着脚丫子盘腿坐在沙发上。朴绍德扣好衬衫领准备出门,一看到儿子这邋遢样,忍不住就说教。
“过几天就是周年庆,你可不许在外人面前给我掉面子,在家你光屁股跑我都不管你,过几天可是我正式向其他老总介绍你,你也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亮相,你别丢我脸啊!”

朴灿烈本来兴冲冲要给老妈看餐厅的成品图,一下子兴致被打乱,脸都臭了一小半。
“这些话从半个月前开始,你每次出门上班都得和我说一次,烦不烦?”

“不烦,要不是你给老妈忙里忙外弄餐厅搞出了些样子,有些出息模样,我指不定还得说上几个月。”

距离餐厅开业以及天团十周年庆还有三天,也是公开自己身份的日子,朴灿烈并不因为老爸的话而慌张,他慌张的是暴露自己身份的这一天终于要到来,他需要暴露在镁光灯和摄像头下,在百人目光注视中介绍自己,而那百人中就有以代言人身份出现的边伯贤。隐藏自己的来历也不能藏一辈子,交友最基本的便是坦诚相待,边伯贤在自己面前哭过笑过放肆过,自己懂他苦衷知他难处,但是他却出来自己是“粉丝”身份以外,别无其他知晓的事情。
朴灿烈倒是想边伯贤与自己互为知己,人总归需要一个如同自己影子的朋友,然后在生活中分享自己的所有,让哭着笑着都不显得那么孤单。

“儿子,你怎么突然间忧心忡忡啊?”
苏青平一看自己儿子拿着菜单晃神,就知道灿烈藏着心事。

“妈~我朋友少你知道的,我一直很讨厌有些人因为我的身份有预谋地接近我,也厌烦有些人以为我是纨绔子弟,明明不了解我却背后坏言恶语。过几天,我不仅要以朴绍德儿子的身份出现,还是以国内某个大集团的公子身份出现,我担心……从那天开始,我可能就吊儿郎当不起来了,利益欲望可能会缠着我,我需要水来土掩兵来将挡,想想都烦。”
朴灿烈脑袋靠在老妈的肩膀上,和长不大的小孩咕哝那些解决不了的糟糕事。

朴妈妈看到电视上播放的广告,点了点儿子的鼻子。
“你不是还有一个,长得像广告明星的朋友,伯贤吗?”

朴灿烈闭上眼睛苦笑,这才是最难搞的事情,那些几十亿身价的老总只不过是萝卜白菜,全都不放在眼里,而那个十八线小明星才是朴灿烈在乎的,伯贤他……会不会误会自己,以为是富家子弟找乐子在玩弄他,然后从此做不成朋友。
“伯贤他……过几天,我们才算第一次认识呢。”

朴灿烈这时候突然想变得很平凡,想自己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,边伯贤也不是什么大明星,两人平凡点在人间偶然遇见,在说你好之后成为朋友,没有多余的目光注视,没有对于的言论缠身。

做一对最普通得没有外人关注的普通朋友。

=======未完待续=======

再次一万字达成,半个月没有写有些懒,不想检查错别字,所以随意看吧,喜欢就评论吧,下一次更新会很好玩哦~(ಡωಡ) 你们应该知道要发生啥事吧!对就是伯贤要扒了灿烈的皮,啊哈哈哈哈哈!!略略略略~

我其实挺喜欢鬼鬼怪怪的故事,看的也多,和很多看耽美文的小伙伴不同的是,大多数写手小伙伴可能会看文学作品,而我是看鬼故事,嘿嘿嘿(º﹃º )如果你们有啥这样的脑洞也可以告诉我,我很想写鬼故事的。
还有我最近工作很忙,接了新公司业务很多,因为忙得不过来给小伙伴的文没有写,很自责,这一万字是我一天时间写出来的,我现在眼睛好疼啊,要休息了,你们可能看的时候很简单,但是我写的时候真的很辛苦啊,不过喜欢就好啦。

前阵子做了一个梦,内容就不告诉你们了,总之很温暖,所以也祝你好梦。

评论(19)
热度(43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