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何罪之有//C7【上】

何罪之有C7

游手好闲伪黑粉灿X赚钱工具过气明星白
灿白/清明肆月

<<<<

花蛇再冷血无情也会惧怕天敌,信心满满说用毒牙保护自己重回充满敌意圈子,最终还是被强食弱肉的现实规则打败,过得心惊胆战,最后它重回农夫的怀抱,为因自我保护盲目反咬他人一口的行为而道歉,新时代时代的农夫与蛇的结局应该是这样,时代在发展,故事也在变化。

雨滴顺着玻璃窗积累流下,外边世界的线条因镀了一层水纹变得扭曲,边伯贤伸出手指头在玻璃窗上胡写乱画,等水汽逐渐消失,边伯贤才发觉自己写的是朴灿烈的名字。得来风平浪静的日子全靠有个人在撑腰,愧疚感谢抱歉的心聚集成乌云,心里的那场雨比外边的雨还要下得淅淅沥沥,边伯贤感觉自己被空气中的水分呛到,总想咳嗽。

“你有在听我说话吗?伯贤?”
“哦哦!不好意思,看着下雨走神了。”
正与张艺兴通电话的边伯贤答应完之后,还是没有完全回神。

各大新闻媒体上关于张艺兴与自己的帖子,在酒吧出事的第二天统统消失不见,再次搜索只会出现错误界面。最近还有一个大新闻便是朴氏集团收购了丽质美妆,没有一点风声透露,就放出了这么一个爆炸性新闻,让得知消息的媒体连夜加班争第一头条新闻,各种添油加醋在自家的新闻板块中猜测合并的原因,有的新闻说是商业内斗的吞并,有的新闻说是朴氏集团扩宽领域,也有的新闻说是朴家公子哥玩的一场游戏。
只有当事人边伯贤知道,这一切变革与自己有关,公司内部其实已经知道自己闯下的祸,但所有人在事发之后反而对自己恭恭敬敬,应该是朴灿烈找人打过了招呼,公司当然庆幸有金主替他们收拾烂摊子,从而也知道现在对伯贤好是能沾好处的事。边伯贤知道用不了多久,自己再怎么抵触也会被冠上被金主看上的名。

“唉~~~”

“怎么一说话就唉声叹气,事情不是有人摆平了嘛,高兴都来不及干嘛叹气,要不来我宿舍吃火锅?”
张艺兴正用电脑搜索曾经边伯贤的歌舞表演,发现这个人与生俱来地适合舞台。

边伯贤听到吃的就坐不住,但非常时期不想给大家找麻烦。
“不了,你们自己吃吧~风头刚刚过,我不想惹事了,对不起啊艺兴。”

“说的什么话,真的是……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,我们又不是不知道身处娱乐圈会遇上的事,没事的。而且被这么一闹,我感觉一个星期后,金茶蛋奖颁奖典礼上你们唱《为了你》的初舞台,当天晚上同时公开音源,肯定会成为热门话题。”
张艺兴想想粉丝在观众席位上喊破喉咙的样子,就已经心满意足,明星在乏累时就是靠粉丝这些支持才能走得长远,就算是只有一两个人在背后坚守,只要知道还有人在支持自己,再难走的路也能信心满满走下去。
“虽然我喉咙出问题唱不了歌,但是设计舞台我弹钢琴,舞是不跳了,尽量合你们风格统一,不用担心,舞台一出来,说不定风头摆向那些出恶向虚拟新闻的娱记,明眼人都知道我们呆在一块是因为合作关系。”

“你这么说,好像舒服许多。”
边伯贤数着楼下路过的雨伞数,心里终于边安稳些,这一系列事件应该可以像雨过天晴一样过去,不过朴灿烈那天留下的态度太让人多想,什么那些大老板有什么好我不更好等等的话,孩子气极了,把人抓着脑袋往玻璃上撞咬牙切齿的模样,连自己都吓了一跳,这样的愤怒出发点在自己身上,会不会太过了。

伯贤本来就不是心里边藏得事情的主,现在交上了两三个朋友,忍不住就想往外吐露心事,憋了五年终于来了个朋友,边伯贤盘脚在凳子上,声音都压低许多,心里边歌唱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,脸上憋不住笑意。
“艺兴,我和你说件事,有个人想和你做朋友,但经常举动有些过头,比如说那个人千方百计对你好,就是想和你做朋友,他对你太好如果不接受还可能会被骂,你说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有毛病。”

边伯贤想不到有更好的词比喻朴灿烈的行为,明明说是要做个朋友,但是举动都明显超出了朋友的界限,如果不是和朴灿烈有多次接触,这些行为要是换作别人做出,肯定会让人有一种有所图谋的感觉,朴灿烈的举动心思不加其他企图,说出的话因为太过明白所以让人心慌,甚至会导致耳朵发烫。

张艺兴在那边听边伯贤怎么说,就知道边伯贤被人缠上了,只不过恋爱白纸的他没有发觉,怎么还有不接受好意还被骂这样的行为。这个人肯定是被逼急了,才拼命想让伯贤接受他的好意,其中一个方法就是骂醒人,张艺兴一想到有个人叉着腰骂边伯贤,你怎么不和我好啊!我对你这么好为什么不接受啊!?就十分好笑,这不是三岁小孩才有的行为吗?
“哪里是有病,那是喜欢你的行为,只不过你不想接受,内心抵触才会感觉不适,伯贤……你觉得我好吗?对你好吗?”

一听到是喜欢自己边伯贤就跳脚,朴灿烈喜欢自己这话题太匪夷所思了,本来想说今天天气不错转移话题,没想到张艺兴突然反问起自己,边伯贤趁机扯着嗓子对着电话吼,掩饰听到喜欢这个词的慌乱。
“好啊!你当然好啦!”

“那是因为我也喜欢你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啊哈哈哈哈哈!!两个大男人说喜欢太别扭了对吗?但是你要知道,对你好当然是在喜欢你的基础上,不是所有人都大公无私,见谁都大大方方献出一点爱,粉丝对你好是难道不是因为唱歌人品行为样貌等等条件喜欢你吗?我对你好、想和你合作歌曲也是喜欢你啊,喜欢就想给你好的这不是很正常吗?放宽心就好了。”

张艺兴还记得初遇见边伯贤时的场景,那是在五年前EXO和伯贤刚刚出道的时候某个舞台,四月春风吹还有些冷意,全靠春花红艳暖人心,粉丝在演播厅外边排队等彩排完毕后入场,所有要出演的明星都需要彩排一遍,伯贤的彩排是安排在自己前边,节目单上写着是边弹钢琴边歌唱的表演。预备好的钢琴放在台下的一边,边伯贤拿着话筒拘谨地站在角落擦着掌心的汗,不一会儿底下工作人员拿出纸张报出伯贤安排的曲目,张艺兴只见边伯贤走到钢琴边上,没有一点明星架子,老实巴交地和工作人员一块搬钢琴上台去,也许是因为下蹲用力过猛,过于紧绷的西装裤在屁股方位爆开裂线,瞬间暴露出里边内裤花色,全场工作人员捂着嘴压低笑声,而伯贤则挡着春光乍泄的屁股给四面八方鞠躬,嘴里念叨着不好意思给添麻烦了之类的话。

大概是从那时候开始,张艺兴注意到了这个独自出道的歌手,他担心害怕耽误彩排,裤子没有换就上场,还好是坐在凳子上弹钢琴,裂开的裤子缝隙被压着不太明显,本来还还有窸窸窣窣的笑声,在边伯贤开口那一刻全场寂静,没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嗓音,能让人静静听,一股嗓音包含四季酿味,起音比落雨叮咛悦耳,声线悠扬如风一吹荡过全世界,结尾抒发的情感描绘出一幅海上风雨至,波涛汹涌逝去后恢复平静。

没见过世面的小生们,无比佩服这样的控音控情控场能力,光是彩排就得来工作人员阵阵掌声。那时候张艺兴无比羡慕伯贤的出道舞台,至少电视上歌曲名字幕不会发生MAMA翻译出来成《妈妈》这样的事……还有主持人介绍这是一首献给母亲的歌。

边伯贤听电话那头的张艺兴笑得喷气到话筒上,全是噪耳杂音。
“讲着鸡汤突然笑起什么呢??”

“想起你出道舞台彩排时裤子破裆的事情。”

“啊……好像是有这回事,五年了艺兴,没想到我们各自已经出道五年了,这时候应该是粉丝离去的时候,我们的《为了你》初舞台好好干一场吧~”

比七年之痒更难挨的是五年,大部分艺人合同签约时间大概是七年,很多组合在历经七年之后面临着成员不再续约,自动解散的不成文规定,这还是能有结果的七年。在第五年不上不下的关头,前有雨后春笋小鲜肉,后有已成气候大前辈,人气流失粉丝脱饭爬墙走失成了一大问题,在这样四面楚歌的情况下,你还提前面临着还有两年可能会经历的一场离别,这样的压力下多少人被击垮翻不了身。

不甘平庸堕落是人的本性,在娱乐圈中更是把这样的内心放大,粉丝有说散就散的离,也有苦心经营的聚,不努力把自己光彩一面拿出来让人品尝,怎么会有人甘愿为你留下来。

不仅仅是为了自己骄傲,也要让留下的粉丝因我而骄傲。

<<<

夏天一成不变的主题是清爽,套路再老也要坚信“经典是不会过时”这句话。三月一季过得挺快,新的一季代言广告策划已经送呈到朴灿烈面前,看着里边附上拍摄广告时需要的衣服设计图,是某知名品牌未公开新款主打薄荷绿的夏装,朴灿烈怎么看这套设计衣物,都像裹了青叶粽子皮一样让人看了都觉得热。既然自己很是不满意,趁着画画的手还没有生疏,朴灿烈亲自操刀动手设计了一套服装设计图,朴绍德难得见儿子大半夜在屋子里画草图,冲着这份专注也就放任灿烈随意折腾。

朴灿烈一想到边伯贤裸露的身躯就刹不住车,橡皮擦在设计稿上左擦掉一半,右抹去一点,成了一组主打透视的服装设计,拿去给专业人员修改一些,成品算是顺顺利利出来。好久没有干正事的朴灿烈想找人好好炫耀一番,混日子那么多年突然干起活来,差点就想昭告天下自己多厉害,有些衣品的老友金钟仁成了羔羊前来欣赏。

金钟仁一翻开设计图就挂不住笑意,斜眼看等着被夸奖的朴灿烈,忍不住想泼冷水。
“这都是什么,衣不遮体就算了,遮体的地方还是纱网状的,你怎么不叫人裸奔,穿着有什么用?”

“我就是想让他裸啊~”

“啊?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~你继续点评,反正我不会改。”

金钟仁听到这不要脸的话,鼻子嘁了一声继续看设计图,慢半拍的金钟仁才记起朴氏集团旗下天团代言人是边伯贤,边伯贤不就是能让朴灿烈暴走的那个人吗?没想到是真的喜欢上了,而且不是玩玩的意思,一副黄牛任劳任怨还任人宰割的模样,分明是因情丢魂。
“你就那么喜欢他。”

朴灿烈正刷微博看伯贤站子更新的高清饭拍图,其中有一张是餐厅开张大吉剪彩图,图上边自己和伯贤站在一块手拿红绸带,乍一看宛如一双登堂新人,咽着口水之余,兴冲冲收了近百张不同角度的剪彩图,收着收着手机突然蹦出内存不足的信息,默默看了一眼文件夹里边伯贤出道至今差不多占8G的饭拍高清图,衡量之下打算删除手机软件,对着屏幕傻笑半天的朴灿烈听到金钟仁抛出的肯定句,嘴上还硬着。
“没有啊~朋友而已。”

“朋朋朋你的头,我和你是朋友,怎么没见你这么贴心小棉袄对我?借了几千块钱,短信轮番轰炸叫我还钱,养你家小情人几百万几千万地送,还一改浪子形象给我穿西装打领带坐办公室干活,你不喜欢他,你骗谁?”
金钟仁随手把设计图折成了纸飞机,朝着朴灿烈位置一飞,正好撞上灿烈的胸膛心脏位置,垂头掉落在脚边,只见朴灿烈目光躲闪支支吾吾不吭声。

如果说吴世勋是狐朋狡诈难猜,那么金钟仁便是狗友假真诚,经常搞事情以表友情忠义。
“要不这样吧~测试你喜不喜欢他,他喜不喜欢你的老方法,亲一口,看你亲完之后需不需要叫救护车,需要……那就是顶板上的事情实锤了。”

“我还没有弱到连喜欢一个人的感觉都分辨不出!看完设计图就走吧~这里不包餐。”
看金钟仁瘪嘴拍屁股出了办公室,朴灿烈拿出手机偷偷在搜索栏打入【如何知道自己喜不喜欢一个人】,后来删掉重新输入【本人男,如何知道自己喜欢不喜欢另外一个男人】。搜索出来没有一个对头的答案出来,都是【本人男,xxx喜欢一个女生xxxx】,看来网上还没有出现自己类似的情况。

朴灿烈在金钟仁走之后,才敢打开手机短信里边的一个连接,那是他在前几天收到的宝贝,里边是边伯贤在练习室的一段视频,时长一分多钟,里边分分秒秒都是精华,边伯贤对着镜子跳了一段完全不是他风格的舞蹈,随后累瘫在地,因为是个人练习室也就随意脱掉上衣,高清视频里伯贤半裸着身子粗喘着凌乱的气息,时不时还因为累哎哟了好几声,光听声音就让人联想到面红耳赤的小视频,极大慰藉了禁欲系朴灿烈的寂寞之心。

装了半个月好领导的朴灿烈在完成设计图后,成天在办公室有WiFi覆盖的范围刷微博度日,爱好从登山滑雪攀岩变成了,刷微博收图反黑看学习打榜一条龙服务,从伪黑粉成了真爱粉,最近因为张艺兴与伯贤有合作经常呆一块,兴白的势头盖过了灿白,老半天搜索不出新的文填肚子,朴灿烈很是郁闷。

因为朴氏是金茶蛋颁奖典礼的主要赞助商,朴灿烈正大光明拿了一份邀请函给自己出通告,邀请自己去看当天晚上的颁奖典礼,对于其大牌明星云集是很不感兴趣,只不过边伯贤在出演名单上,要尽到朋友之谊去见个面,虽然不能挥舞荧光棒呐喊,起码能在待机室聊个天。

这个借口不会太好了吗?朴灿烈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西装,身后一排人恭敬的候着,手里拿着不同款式的领带、手表、手帕,每配上一个装饰品朴灿烈都要问好不好看。之前收伯贤的图看到了不少与他同框的明星,一个个画眉描眼线擦口红做发型,应了人靠衣装美靠化妆那句话,实在是好看不少,难怪那些女粉丝死心塌地喜欢着。对于日常只擦防晒霜的朴灿烈来说,突然间想画起妆实在有些不适应。

但自己哪里能被比下去,找了化妆师发型师折腾自己,不一会儿霸道总裁范就出来了,从镜子前站起面对大众时,分明听到了倒吸一口气的感叹声,对于这样的反应朴灿烈算是满意,想到伯贤的酒红色眼妆,自己也安排画了个类似风格,奈何小下垂眼和大双眼皮效果出来不同,妩媚勾人成了霸气侧漏,也不知道边伯贤中不中意自己的造型。

走上红地毯时镁光灯闪得晃眼,要说还是长得好看占优势,看脸的世界里出了一个朴氏未来老总,姑娘们不臆想出千百篇偶遇的故事都难,主持人应了大众要求,问了一些身高体重有没有女朋友这样没营养的问题,应付过后,朴灿烈在簇拥之下进到了待机室,等待颁奖典礼开始前十五分钟再落座。

每个待机室都有电视直播红地毯的盛况,朴灿烈翘着二郎腿等着边伯贤的到来,现场几乎被EXO的灯牌包场,朴灿烈没想到这个组合会火到这种程度,有些不耐烦地摆弄手机,在电视里尖叫声到达刺耳的程度时,朴灿烈听到了主持人激动得有些破音的介绍。
“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音源洗刷各大音乐榜,演唱会售票系统瘫痪,超人气组合EXO,以及当红不让solo歌手边伯贤!!”

朴灿烈听到这介绍词立马就不干了,凭什么EXO先介绍还带着一大堆前缀,边伯贤名字就这样寥寥草草跟在后头?愤愤不平的心情还没有过,主持人又作死问令人尴尬的问题。
“为什么伯贤和EXO一块出来呢?”

金钟大这个救场小能手比伯贤提前接过话筒。
“伯贤唱歌是我们全员都认可的,而且是非常好的朋友关系,就犹如EXO第四位成员一样亲密,而且待会我们给大家带来一个特殊的礼物~”

“是的,请大家期待一下今天的舞台。”
话筒递过去给伯贤,这时候朴灿烈才注意到今天伯贤装扮是一副花花公子风格,女生都难以驾驭的丝带花边巨大蝴蝶结,这样的装饰放在伯贤身上毫无违和感,秀气的面孔多了一分玩世不恭,眼睛下边点缀了一颗闪钻,明明透着邪气却因为眼下似泪的闪钻显得楚楚动人。侧着脸能看到耳朵上装饰的羽毛耳钉,朴灿烈越看越觉得口渴得很。

这时候主持人并不打算放过边伯贤。
“请问一下伯贤喜欢什么样类型的女生呢?”

朴灿烈竖起耳朵来听,拿起遥控把声量调高。
“长头发短头发都可以,我不介意。”

YES!!短头发也可以!

“高一些矮一些都没关系。”

YES!高一些没关系!

“要是长得像艺兴哥这样好看就最好不过了~其实都还好啦,看感觉。”
边伯贤说完这句话后,人群里的粉丝尖叫声破天,还有几个女生吼【边伯贤我爱你】都被摄像机录音同声播放出来,朴灿烈躺在沙发上捏鼻头忍住酸涩冲脑感,好端端的说什么像张艺兴的最好不过。发现边伯贤特会惹自己生气,说的话都能像根火柴一样,一划扔到炮仗堆里,把朴灿烈炸得个噼里啪啦。

朴灿烈把助理全都轰出去,检查了一下待机室里没有摄像头,让秘书把边伯贤给带回来,无论用什么办法,朴灿烈本来没什么恶趣味,但此时此刻的他特别想关灯,心动不如行动,起身到门口把开关灯摁下,瞬间待机室里漆黑一片,待朴灿烈适应了黑暗分辨得出空间轮廓,就听到了边伯贤敲门的声音,一声声叩门声敲得朴灿烈太阳穴凸凸地震,嗓子眼卡着的心脏要是一张口估计能跳出来。

朴灿烈的秘书也是实在人,并没有怎么想方设法,一进门就对边伯贤经纪人说朴灿烈想见伯贤,没有什么拐弯抹角铺垫,或者恭敬走程序的邀请,边伯贤在本公司员工注视下,就这么“被”请到了朴灿烈待机室。

边伯贤来到对应的门牌号,趁着走廊上没人,压低声音对着门低声碎骂。

“……你赶紧开门,丢脸死了!”

话刚落音,门就开了一条缝,从里边伸出了一只手把边伯贤拽入里边,边伯贤被瞬间黑暗的环境吓了一跳,条件反射想尖叫逃出房间,被已经适应昏暗光线的朴灿烈瞬间压在墙壁上,捂住嘴巴。
“别怕啊~我在这里。”

“我呜呜……靠,干嘛关灯,想干嘛?”

“做个实验,只不过需要你的协助。”
朴灿烈松开了捂在边伯贤嘴上的手,但没有移开挡在伯贤面前的身躯。眼睛里的明亮似乎能战胜黑暗,朴灿烈能感觉得到边伯贤正注视着自己,和自己距离也就不过十多公分,视线碰撞起的火花瞬间将整个房间的氧气烧尽,令人呼吸困难。

愚蠢的人才会按着别人设下的道路走,愚笨的人才会怎么都不明了自己的心,愚蠢又愚笨的人只能顺着别人指明的路追寻自己的心。

金钟仁说什么来着,可能需要一个吻来测验一下双方的感情,让云开雾散见明月。

边伯贤感觉到朴灿烈手上发力把自己拉向他,一瞬间唇上有温热的东西覆盖上去,鼻子喷出的炙热气息蒸腾得睁不开眼,酥酥麻的感觉一路走高蹿向脑门,香甜的气味比路过蛋糕房还甜蜜,乐透机摇出来三个唇印掉出一大堆爱心金币,严重缺氧导致轻度昏迷,边伯贤把身上的重量往朴灿烈身上移,软绵绵地靠在了灿烈的身上。实不相瞒,这的确是一个比珍珠还真的初吻,完全是零经验接吻雏儿的边伯贤,并没有很反感被亲吻的感觉,反而觉得很温暖想尝试更多。

黑暗的包庇使正人君子释放出着人性固有的情欲,同时放纵着一切见不得光的行为。

边伯贤即使在黑暗也选择闭上眼,用其余感官去感受心中向往的亲密,嘴巴微微张开含住灿烈的下唇,像吃了一口跳跳糖,嘴唇抖得不利索,忍不住伸出舌头往嘴唇上一舔,边伯贤能感觉得到浑身上下的毛孔张开,比在仲夏烈日之下曝晒还要热乎,紧张得不知如何安放的手,最后紧紧揪住朴灿烈腰上的衣服,稳住已经软掉站不住的脚。

朴灿烈也好不到哪里去,本来以为蜻蜓点水结束一个吻,没想到边伯贤居然在慌乱间张开了双唇,一不小心尝到了伯贤嘴里的蜂蜜,贪吃的心一发不可收拾,大手几时插入伯贤的发丝里也不知觉。事态往自己难以控制的方向发展,朴灿烈把边伯贤轻轻一推压到了墙壁上,一不小心压上了电灯开关,微微眯着的眼睛被突然亮起的灯光刺激,两人亲密的状态暴露在空气下,时间瞬间静止,没有一个人再继续动作,只有起伏的胸膛在暗示着他们俩是需要水的鱼。

这时有不知情的工作人员进入,门被毫无防备打开,朴灿烈一个箭步冲上前一个甩门关上,这次留了心眼把门从内反锁,边伯贤因为靠在墙上没有被人看到,还在努力平复乱得很糟糕的气息。
眼前光线被黑影遮挡,朴灿烈再次来到了边伯贤跟前,抓起边伯贤的手往自己心脏上放,然后低下头来靠在伯贤胸口位置,听着里边杂乱无章的心跳,终于得到了答案。毫不犹豫直起身追逐着边伯贤躲闪的目光,最后居然在伯贤眼里寻到因为动情滋生的泪滴,眼角的晶莹证明了刚刚这个人是多么的因情迷乱。

“我是喜欢你的,你也是喜欢我的。”
“我们俩心都跳得很快。”
“呼吸都十分困难。”
“口干舌燥中都忍不住想从对方吻里寻找水源。”

边伯贤从朴灿烈掌心里抽出自己的手,手掌上边还残留着心脏跳动的触感以及温度,可是在灯亮起来的那一刻,原本在黑暗里肆虐横行的冲动全都躲藏得无影无踪,刺眼的光逼人接受现实。
“我若是在大马路上走着,有个人突然跑过来亲吻我,我也会有这样的感情波动出来,朴灿烈!我和你说……”

“说什么?说我们刚刚才是朋友,朋友之间的行为不应该是这样的,即使要发展成恋人关系,中间应该要经历一些过程,互相需要了解,这样吗??像一个月前你和我说做朋友需要的过程一样吗?!去他妈的狗屁过程,管他认识多长时间!我只知道刚刚我想吻你而且付出了实践,你也回应了我的吻,我不要求一瞬间就确立关系!但是……我想你能明白自己的心,而我也能正视我自己的感情,如果你还不确定你的答案,那不要紧,现在我只想告诉你我的答案,我喜欢你,没跑了。”
朴灿烈气势压制着唯唯诺诺的伯贤,他知道突然之间要接受自己被一个男人喜欢着,可能会有些困难,但是不戳破不挑明,可能这个喜欢要到发霉腐烂都不能见光,不能被当事人所知。

边伯贤涂好的口红花在了脸上,像偷吃冰淇淋的小花猫,朴灿烈伸手到边伯贤身后一摁开关,房间恢复了刚刚的黑暗,那些蠢蠢欲动的心情重新占领高地,在缺氧得救再缺氧间徘徊,朴灿烈忍不住想再次寻找水源,口干舌燥地说出心中所想。
“如果你说,陌生人亲你也会有这样慌乱的感觉,那么以下的这个感觉是和陌生人亲吻不会有的,那就是……想再次亲吻,并犹如得了渴症,只有和喜欢的人,你才会想再一次感受那样的感觉。”

边伯贤不想否认朴灿烈这次说对了,要不是刚刚电灯按键被无意撞上打开,自己是想继续下去那个吻的,甚至想探寻更多,憋了二十多年的初吻,一吻上便一发不可收拾,打开的并不是简单的电灯开关,而是打开了隐藏在内心深处渴望,渴望被拥抱,被亲吻,爱与被爱。

评论(7)
热度(32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