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何罪之有//C7【下】

边伯贤没有回答朴灿烈的话,而是暴力的揪起朴灿烈昂贵西装的衣领,朴灿烈本以为是换了方式的过肩摔,黑暗中吓得提前闭上了眼,没想到是突如其来的吻,这下倒反让朴灿烈成了被动者。也许是伯贤心里边过于急切,嘴唇重重的磕在了牙齿上,支吾吃疼地哼了一声。在边伯贤疼得有些退缩的瞬间,被朴灿烈掠夺主权,大手顺着腰肢往上游插入头发,固定着边伯贤乱动的脑袋,朴灿烈含住那挑逗自己的舌头,一个吻因为口水分泌滋滋地响,同时还有嘴唇摩擦和嗓子呜咽的声音,衣服因为胸膛的紧贴也已经皱得不行。

同是张开毛孔的方式,亲吻比拔火罐还舒服刺激,难怪有人说一天吻够七次有益身心健康,边伯贤舒服得脚拇指都卷曲,忍不住想放声吟哦,朴灿烈感觉单单吻伯贤的嘴唇已经不能止渴,想转移目标到裸露的脖子上。此时房间里再也寻不到半点氧气,边伯贤胸腔里边涌上了一股气来救命,猝不及防打了一个嗝,就此终止了第二个吻。

朴灿烈笑着离开了伯贤的唇边,指尖划过下巴擦去遗漏的口水。
“中午吃了……西红柿炒鸡蛋?”

“你闭嘴!”
边伯贤转身打开了灯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和凌乱的衣服,而朴灿烈还在调皮地玩若即若离,一下子靠近得差点再次吻上,一下又离开半米远。

“之前涂的口红都被吃下去了,待会你得补补妆,过来,让我擦干净你花到嘴边的口红。”
朴灿烈拉着伯贤的衣袖使两人靠近,伸手擦去边伯贤嘴边的淡粉口红印,此时伯贤的嘴唇比刚刚上了唇妆更娇艳欲滴,是人都看得出刚刚被蹂躏过一番。

边伯贤翻了一个白眼,也伸手到朴灿烈唇边擦拭,仔细一看朴灿烈眼角亮晶晶泛光,分明是擦了眼影。
“我刚刚因为吃西红柿,所以擦掉了口红,我脸上的印,是你的。好端端的你擦什么口红……哟!还有眼影呢~”

被看出来化了妆的灿烈怪不好意思的,想反击一下得意的小人儿,仔仔细细瞧了伯贤浑身个遍,终于找到了伯贤的“把柄”。大手划过伯贤的裤头,往裤裆上微微鼓起的地方一捏,边伯贤瞬间闷哼一声扭动身子,脱离开危险范围。
“你先顾好自己吧~一个吻让你肿成这样!”

“流氓,占便宜还不够吗?!”
边伯贤往朴灿烈身上同是鼓胀的地方瞥一眼,留下一句话便逃出了朴灿烈的待机室,一路躲躲闪闪工作人员,跑到尽头的公共卫生间从头到尾瞧了自己个遍,发现没有什么异样后才敢回到自己的待机室。

这个吻如高浓红酒一样后劲猛烈,让边伯贤一路脚踩棉花晃荡,全然忘记自己怎么和工作人员交流,怎么和钟大珉锡配合,怎么拿着话筒站在舞台上开口唱歌,从头到尾一首抒情歌曲唱得脸红心跳,往台下万号人的观众席看,哪个人都长得像朴灿烈,最后索性闭上眼,谁知闭上眼后的黑暗瞬间让人身处那个关了灯的待机室,边伯贤生怕自己唱歌的时候打嗝,在不是自己歌唱的部分小心翼翼清嗓子咽口水。
极少登上大舞台的边伯贤,此时不是因为万人瞩目和应援灯牌而心慌意乱,而是万人里边有一人肯定是刚刚与自己亲吻过的朴灿烈,他注视着自己,说不定正合着曲调打牌子,嘴角上扬看着自己微笑,光这样想想,抓着话筒的手都出了许多热汗。

“这首歌作为《步步惊心丽》的OST,会在今天晚上零点发行音源,希望大家喜欢,也多多支持《步步惊心丽》。”
“这是首次我们和伯贤合作,完全像同一组合一样默契,歌曲完成度很好,希望听歌的各位能细细品味。”
“因为嗓子问题不能参与歌曲录音,我们讨论很久找到了伯贤,这次真的是非常感谢伯贤愿意和我们合作,才出了这么好的歌曲。”

后台采访中EXO一个个拿着话筒说了一些简单的话,只有边伯贤傻愣愣地拿着话筒不言不语,知道这次舞台只是为了颁奖典礼热场,唱完歌后就能让经纪人去沟通说“因为行程关系需要先行离开”,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吻耗尽了全身力气,边伯贤此时此刻想大口大口吃肉喝酒,赶紧烂醉如泥忘了嘴上的触感。

于是在当天凌晨两点多钟之时,边伯贤穿着个连帽衫挡着大半边脸,坐在了常去的那家烧烤摊上,一沓啤酒几串烧烤,藏在猜码喝酒的市民中,夜色覆盖了身上的明星光环,边伯贤此时就只是一个被烦恼缠身的普通市民。不过普通市民应该没有被人跟踪的经历,边伯贤严重怀疑自己身上安装了跟踪器,当朴灿烈甩着人字拖坐在对面时,吓得啤酒从鼻子喷了出来。
“你你你你……”

“我我我我,我想你了就来见你呗。”
朴灿烈拿过边伯贤刚刚喝过的啤酒瓶,嘴巴覆盖在伯贤的唇印上一口喝下半瓶啤酒,一副坐怀不乱的模样,好似正人君子。

“你明天有行程。”
朴灿烈打了一个酒嗝对边伯贤说道。

“我明天有行程我怎么不知道?!”
边伯贤重新打开了一瓶啤酒,贪念那苦涩回甘的味道。

买单打包剩余烧烤,把边伯贤扯上车也就是二十分钟的事,副驾驶上有一本策划书,边伯贤顺手拿起来才看来一眼,朴灿烈就从伯贤手里抢回来,生怕他看到里边透视装设计图,手快地翻到自己做了标记的页码,上边五号加粗字体写着【取景地点:巴厘岛】。
其实朴灿烈原本只是想趁着月黑风高,到边伯贤经纪公司拿他的护照,这些事情本应该可以让助理来做,但是朴灿烈有预感能遇到边伯贤,这不就中招了吗?择日不如撞日,既然护照到手人也在现场,那就趁机拨乱把人拐了。

“为了更好的完成下一季天团的广告代言,我们作为领导和代言人,需要提前去踩点需要拍摄的地方。”

朴灿烈说得头头是道,而伯贤身为一个出道五年的老明星,怎么会不知道这种杂事应该由工作人员去做。

“放屁吧你……这次的理由借口太假了,我不去。”

“不去你就下车,自己走回去!”
朴灿烈一踩油门加快速度,将车行驶进了高速公路车道。

边伯贤努力在夜幕中看清路标上的字,还有差不多一百公里到达国际机场,说明还有一个多小时自己可能就要被柺上飞机,这不打预告的私奔太难以让人接受。

“你到底想干嘛?”
“我家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和人亲吻了就要出国度蜜月庆祝。”
“吹牛皮吧你!你知道你这是什么吗?私生饭!干涉明星生活啊!”
“私生饭能亲到爱豆的嘴吗?不能吧!”

边伯贤气结,嘴上斗不过,又不能下车沿着高速路走回去,只能闷头闭眼小憩,不小心一睡就给睡到到机场。朴灿烈趁边伯贤睡着的时候摸索拿走了他的钱包,下车时得意抽出身份证在边伯贤眼前晃,气得边伯贤伸手抓住朴灿烈又是一个过肩摔,只不过朴灿烈算是吃了之前教训,努力练了一个月的稳扎马步。边伯贤这次没摔朴灿烈成功,反而让站稳脚的朴灿烈从后头抱住了自己,成了一个无比亲密的后拥抱姿势,朴灿烈大概是因为一个吻,触发了体内死皮赖脸的机关,走两步就想赖在边伯贤身上。好在天微微亮还朦胧不清,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人是大明星边伯贤和朴氏公子朴灿烈。

朴灿烈拿着银行卡领着伯贤到前台现场购买机票,出示两人的身份证实名购买,边伯贤用帽子使劲捂着自己的脸,朴灿烈抖着脚等着机票到手,到国外为所欲为一阵,售票员敲敲玻璃朝朴灿烈示意。
“先生,不好意思……您的银行卡余额不足。”

“怎么可能!里边几千万呢!”
朴灿烈拿回自己的银行卡来来回回看,再拿出另外一张银行卡刷,售票员还是摇摇头把银行卡退回。
“先生,还是余额不足。”

人都到机场了没有钱还得了,朴灿烈连忙给金钟仁打电话。凌晨接到夺命连环call的金钟仁,起床气爆发,更何况朴灿烈张口就要钱。
“钟仁!借我几万块钱!”

“不借!好家伙我借你几千块钱催得要死,现在居然风水轮流转了啊!找你小情人要去吧!”
金钟仁挂了电话砸吧嘴,善报未结,恶报未到,遭罪了吧?心情颇好地继续补眠。

朴灿烈尴尬朝边伯贤一笑,紧接着给吴世勋打电话,才响铃一秒钟就接了起来,朴灿烈谄媚一笑。
“世勋怎么早就起床了啊?”

“没,通宵打游戏,有什么事。”

朴灿烈搓搓手感觉有点难以启齿,毕竟自己从来不缺钱。
“借点钱呗!我银行卡上居然没有钱了!你说奇不奇怪,正好!你帮我查一下怎么回事。”

“不用查了,我弄的。”
吴世勋在日本民宿屋里的榻榻米上躺着,很满意自己做的恶作剧。

“什么!!!?”
日防夜防,狐朋狗友最难防,朴灿烈没想到这件事和吴世勋有关系,这还有什么翻身的可能性吗?

“你忘了你欠我钱了吗?先是把你弄上中奖名额,再是弄瘫微博,服务费都没有给我,还说付费让我去日本旅游。我啊~你也知道是不喜欢推来推去的人,突然间想到日本吃拉面,活动经费不够,就往你卡上抠了点。”

吴世勋起身揉了揉眼睛,通宵打游戏疲乏了,解开和服的衣带准备晨间泡个温泉。

“还记得前几天你收到的一个短信连接,里边是边伯贤的视频吗?那是我入侵边伯贤笔记本电脑操控摄像头偷偷录制下来的,你戳进去连接一次,在你手机上绑定的银行卡就会扣一百万,我没有想要太多的……肯定是你自己把持不住多戳进去连接看了几次,才导致银行卡扣款为零的吧?”

实不相瞒,因为视频在连接里保存不到手机,朴灿烈只能每次都戳进去连接看,平均一天会看上五六次,几天下来也有三十多次。朴灿烈感觉眼前都黑了,浑身上下的血往脑袋上冲,血压一路走高。
“卧槽你大爷的!!你怎么老把你的智商和能力放在干坏事上!!我手机上的扣款提醒!是不是你拦截的……”

吴世勋悠悠喝了一口樱花酒,缓缓把身子滑入温泉,舒爽得神呼一口气。
“呼~~~是。”

“吃拉面用不着几千万块钱,麻烦退十万给我好吗?就十几万……还有啊!下次不要干偷录边伯贤的视频好吗!需要钱直接和我说,我买你的视频。”
朴灿烈还以为自己很小声,其实在外人眼里就是一个火气暴躁的小伙子,在清晨空旷的机场大厅手舞足蹈咆哮。

边伯贤没脸看前天晚上还西装革履画了眼影的朴灿烈了,上前扯着朴灿烈的衣领往外走。
“我困了,你也熬了一晚上,我们赶紧找个地方睡一觉吧。”

====未完待续====

累死了~再次一万字撒花!有些疲惫但是看到评论说很好看也就舒服些啦~好像看的人越来越少的感觉,是不是我写的太拖沓啦?有意见可以提嘛,是不是😁

话说广西每年在三月三都会放三天假,这是广西特有的假期,到时候连着清明节估计能放六天(ಡωಡ) 快给我大大的爱,说不定我会有动力!

还有之前在《何罪之有》前,我主要更新的是《善始善终》也是一个长篇连载,最近突然很多小伙伴要求更《善始善终》,在这里说明一下,一心不能二用,而且何罪之有每次更一万字,我的确没啥精力顾及善始善终了,现在是哪一篇看的人多更哪一篇,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去看看,差不多也有七八万字了,掉坑不负责。

好了看文愉快!

评论(22)
热度(39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