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何罪之有//C9【下】

#

独守空房第三天,在办公室相思成疾的朴灿烈转着笔,百无聊赖签完一沓屁大点事的文件,琢磨着上哪儿抓自己小情人,那天早晨本想再回温情事,睁眼只剩一个空荡荡的床陪自己醒来,说是小情人害羞逃跑吧,那可是他的屋子,外来人应该算是自己。这些天,天天跑边伯贤宿舍守株待兔,躺在床上等着佳人归来,全都扑了个空,虽然搞到了电话但没有一次打得通,刚回国的老姐不见自己回家意见颇大,这天只能怂着脸回去呆一阵子。

一进屋就见朴宥拉翘着二郎腿看电视入迷,抽空瞥了一眼自己。
“你还懂得回家啊?你姐是回国探亲不是回家揍弟,你这几天躲什么??”

朴灿烈挠着头在沙发坐下,伸手把老姐的葡萄汁喝尽。
“老妈老爸看腻我了,你一回来等于导致我直接性失宠,我不开心行吗?”

“我宠你行吗??姐姐宠你!”
朴宥拉拉过弟弟的衣领,强行爱抚朴灿烈像大型泰迪的脑袋瓜子,说是爱抚实为蹂躏。

“我就不应该回来……老妈呢?”

“老妈买菜去了,待会不许跑,在家吃饭。”

朴灿烈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振动,拿出来发现是纪念日的提醒,上边赫然写着【2017.05.06边伯贤生日】,一拍大腿哀哉,怎么把这能表现自己的大好日子给忘了,火燎火燎地要给吴世勋打电话查一下边伯贤所在位置。

朴宥拉见朴灿烈脸上突然间转换【惊讶,窃喜,急迫】三种表情,便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是准备要搞事情,没空管这会闯祸的皮孩子,拿着遥控切换频道,选了一个海选直播现场,看各路大神花式表演讨评委欢心。

“你明明是在唱歌啊,为什么嘴巴不张口大一些??瘪着小嘴能出什么音?”

“边伯贤来我们家啦?!!”
朴灿烈走到阳台要打电话,分明听到了屋子里传来边伯贤的声音,打死他都能分辨得出,立马冲回屋东张西望。

“啊??谁来我们家?”
朴宥拉一头雾水看着弟弟往楼上看,自己呆家里几天都没看到蟑螂,何况大活人。

朴灿烈找了半天最后视线锁定在电视机上,电视里的边伯贤坐在一把红色椅子上,拿着话筒点评着站在表演区的人,神情认真不带半点虚假,旁边另外两位评委听了伯贤的话纷纷点头,参赛者被骂得脸发绿。朴灿烈看到右上角挂着【现场直播】四个大字,肚子里的坏水翻滚升腾,指着海选现场兴冲冲问朴宥拉。

“海选现场在哪里??”

“在C区……你想干嘛!?”
朴宥拉放下手中的瓜子盯着要干坏事的弟弟,想着一定要拦住他。

“找我的小情人!”
朴灿烈大长腿跑得溜,朴宥拉穿着睡衣没追出院子,叉着腰气急败坏,心想第二天可别出现什么新闻【朴氏集团公子参加选秀表演,疑似有意进军演艺圈】

边伯贤审了几百人想红想疯的闲杂人等,心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,那些卖惨或靠走歪门邪道想火的人怎么那么多,有那么几个正儿八经唱歌即使唱得不算太好的人也给过了,音乐圈混入这些不懂用心做音乐的人进去,就是老鼠屎坏了粥,要不是节目组打招呼说自己太严了放点水,这会儿可一个人都不合格。

边伯贤喝着自备的凉茶润嗓子,和身旁的评委通气,让他们先评评,自己偷偷懒养一下神,毕竟还有半天直播要继续。挪了挪坐得太久的屁股,明明已经过了那么多天,怎么还有些疼……咒骂朴灿烈不懂控制力度,又不由自主想到缠绵悱恻的床事,边伯贤摇着头想把那天晚上的风流韵事暂且忘掉。

“评委好……我是第1127号选手朴【pu】灿烈。”

边伯贤一听这低炮音立马打了个激灵,这声音在自己耳边喘得那么多次,不看人光听声音也能知道这是朴灿烈真人,什么【pu】灿烈的戳到边伯贤笑点了,摄像机立马捕捉边伯贤绷了半天脸终于笑开颜的表情,在这场选秀下来简直难得一见。

边伯贤抬头看到一位和朴灿烈体型一模一样的人,戴着一个绿油油的尤达头套,压根看不见面孔,旁边的评委已经拿起话筒说话。
“这是你个人设定吗?还是待会你唱歌会脱头套下来?”

朴灿烈露出的两只眼睛直盯憋着笑的边伯贤,那一抹笑清澈明朗,把戴头套捂出的热气吹散,为博伯贤欢心也是绞尽脑汁,谁叫情情爱爱惹人奋不顾身。朴灿烈知道自己这趟浑水是走对了,外边几百近千号人排队,要不是自己走后门插了队,今天可看不到这新鲜可人的伯贤。

“你要唱什么歌曲?”
边伯贤拿起话题提问,看这人要耍什么花招。

朴灿烈如实回答,心里已经按耐不住要大肆表演一翻。
“我要演唱的曲目是《祝你生日快乐》”

没有音乐伴奏,没有乐器点缀歌声,朴灿烈像几岁大的孩子站在原地拍手给自己打拍子,左右晃着身子合着歌声摇摆,可爱得让边伯贤想猛亲一口。
“祝你生日快乐~祝你生日快乐!祝你……生日快乐~”

朴灿烈三步并一步滑着舞步旋转到边伯贤跟前,从手心里变出一朵玫瑰花递到边伯贤面前。
“祝你生日快乐!”

另外两位评委傻了眼看这一幕疑似求爱的场面,敲了敲桌面请朴灿烈回到原地。
“声线不错,控制力也好,一曲生日快乐歌唱得别出心裁,今天是不是伯贤的生日?这位参赛选手有些投机取巧啊啊哈哈哈,给你个机会唱其他歌,看你表现我们再讨论让不让你晋级好吗?”

朴灿烈来这里可不是要晋级的,见到边伯贤唱生日快乐是计划好的事情。
“不用了,我就不唱歌了,我就想夸夸边伯贤老师,我特别特别喜欢边伯贤老师!唱歌好听人也可爱,惹人喜欢,反正我是喜欢得不得了,不想把边伯贤老师的笑颜和别人分享。”

顶着一面尤达的面具,朴灿烈任由自己胡作非为,边伯贤听着这情话比吃了蜜糖还甜,要说谈恋爱的人怎么不满面春风呢?心里边满满的蜜罐子溢出来到处都是,想不开心都难,这半天下来的疲惫一扫而光,边伯贤被哄开心了也就放了朴灿烈一马。
“行了行了,拍马屁不能晋级,唱生日快乐歌就晋级了,有失公平,想我位朴【pu】灿烈选手下次准备好歌曲再来。”

朴灿烈屁颠屁颠的退了场,回到车上才把头套拿下来,车镜子一照看自己满脸都是汗,后知后觉自己的行为多么幼稚丢人,不过五分钟的事情,像拥有了半辈子的快乐,难得人那么容易满足。没遇上边伯贤之前是好吃懒做光会玩的小混混,后进了公司工作想方设法给伯贤开后门接通告,现在还载歌载舞讨伯贤欢心,要是放在一年前有算命的先生告诉自己将会沦陷于爱情,那可肯定是不信,现在又不得不感叹命运百般变化,何时为爱痴狂是指不定的事情,谁又想到活了二十多年会遇上谁,爱上谁。

要说人为什么那么作呢?边伯贤没红之前想方设法让他上一线,这下通告慢慢多起来人也变忙碌,导致了该腻在一起的时候少见面,朴灿烈倒是想让伯贤重回十八线做个不火的小明星,天天呆在自己身边如胶似漆。

〃〃〃〃〃〃〃

结束海选活动已经是下午六点钟,边伯贤起身揉了揉自己的老腰,坐太久下半身血液不流畅,麻了半边脚,评委受节目组接待要一起去吃饭,边伯贤推脱了老半天,怕人家说红起来架子便大了,顶不住还是去了饭局,手里紧抓着小纸条念念不忘上边的字。刚刚朴灿烈递给的玫瑰花花瓣里边塞了张小纸条,里边写着【今晚八点江滨公园停车场见】,实打实的地下恋情小约会,小别胜新婚嘛,边伯贤心里边暗戳戳的激动。

怎么说也是肌肤之亲过的人,好还没呆在一起几天,就被通告冲散两人,边伯贤也不是滋味,给了朴灿烈那么多巴掌,蜜枣都没给补上,万一人讨不到好处移情别恋那就亏大了。

朴灿烈在江滨公园等着边伯贤时可也没闲着,手机连着无线看手机电视直播,《一生一事》今天伯贤登场首播,得看看抓些把柄从伯贤那儿讨回好处,朴灿烈好处还没有拿到手,先喝了一大罐“好醋”,边伯贤先是被爱丽亲了脸蛋,接着又是拥抱再是牵手逛街做任务,要知道上节目这么好捞便宜,那早说啊,自己走后门和伯贤上节目去。最后伯贤还送了鞋子,留下耐人寻味的结尾一幕,手机上的弹屏各种说两人的般配,让朴灿烈差点扔了后座上的小蛋糕,打道回府生闷气。

江滨公园的停车场就几辆车,边伯贤吃完饭局赶到约会地点已经是九点钟,不用找也认出了朴灿烈停放的车辆,走到车窗前看到朴灿烈正在看自己的节目,才记起今天自己上的节目首播,敲了敲车窗玻璃,朴灿烈开了车锁让伯贤上车,一进车子里就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怨念。

“怎么了?不就是迟到了一个小时吗?”
边伯贤从口袋里拿出那朵玫瑰花插在空调出风口上,凑近看朴灿烈紧绷的脸。

“你迟到了二十多年我都没有怪你,迟到一小时算什么。 ”
朴灿烈拔出车钥匙拉手刹,发动机的声音骤然安静。

“行吧!你在想着些什么,想要我做什么,你得和我说啊~我来满足你。”
边伯贤端坐在副驾驶上一副乖巧模样,让朴灿烈蹬鼻子上脸,说话都变得阴阳怪气。
“哪能啊~今天你是寿星,应该我听你的,我满足你。”

“你这样我下车了啊!”
边伯贤顺势要拉开车门,被朴灿烈手快上了锁,一转身就被拥入怀中,在窄小的驾驶室里别扭地拥抱着。感觉得到朴灿烈患得患失的心情,边伯贤好笑地把头埋在灿烈脖子处。
“倒底怎么了嘛~”

“看到你对别人好,我闹心,评论里都说你们很般配,是能假戏真做的一对。”
朴灿烈起身掐着伯贤的脸蛋,咬牙切齿地说,灿烈越是生气的模样越让伯贤觉得好笑。

“对不起,让你吃飞醋~还有呢?”
边伯贤揪着朴灿烈的衣领,迅速在唇上盖了一个印,又拉开一些距离。

“你和张艺兴来公园散步打枪射击玩游戏,可从来没有和我去其他地方,连去玩还得绑你上车。”
朴灿烈主动凑过嘴唇撅起,等待边伯贤再落下一个吻。

边伯贤如他所愿再次盖了个章,还停留在上班揉了揉。
“对不起,你长得太像大灰狼,害我只懂得逃跑,现在来公园了,你想玩什么?”

朴灿烈指了指不远处小孩才会去玩的小型摩天轮。
“去那里吧,好歹是个封闭的两人空间,升上天空也不怕被人偷拍到你。”

“不坐!恐高。”

“我要坐!你看你还问我想玩什么。”

“不坐!”

“坐!”

这样坐不坐、做不做,念叨久了让边伯贤又想起了那晚【做爱做的事】,趁着伯贤神情恍惚,朴灿烈伺机拉着伯贤来到售票处。

边伯贤没想到朴灿烈说到做到,还真的认认真真购了票,把尤达的面具套在伯贤头上,防止被路人认出来,左牵着伯贤的手,右拿着小蛋糕上了摩天轮。在平稳上升的时间里拿出蛋糕点上蜡烛,就在朴灿烈准备要伯贤许愿的时候,摩天轮剧烈摇晃了一下,边上的霓虹灯骤然熄灭,陷入黑暗时再微弱的光都感觉明亮耀眼,小空间只有烛光点点,不至于太过黑暗。

边伯贤伸手给了朴灿烈以后爆栗。
“是不是你叫人停下来的!!!”

朴灿烈拉过伯贤指着玻璃窗外黑了一片城区。
“不是啊!好像这个区都停电了!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。”

边伯贤从上往下看这一片城区,的确全都暗了一大片,摩天轮正好升到了差不多最高顶,几乎是可以到了手可摘星辰的程度,月色撒在不夜城上多了些恬静,伯贤莫名兴致勃勃。
“你知道吗?由于城市高速的发展,城市灯光越来越明亮,许多星星的亮光被地面上的光盖过便看不到,你看现在停电,天上多了那么多星星,月色也愈发明亮,路人不用借助路灯,就着洒下的月光也能寻到路,古人难怪看着月亮能做出那么多美妙的诗句,月色太美了不是吗?星辰也好看。”

边伯贤一心看着窗外别样夜景,再回头蜡烛已经烧到底熄灭,黑暗里一双因月色折射发亮的眼睛目不转睛看着自己,边伯贤掰过朴灿烈的头往窗外天空指。
“别看我!看月亮看星星。”

“星星不就在我面前吗?还是特大号的,让人看了目不转睛,伯贤啊……你不觉得现在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吗?比如说……关了灯的待机室,早晨拉了窗帘的高速路酒店,前几天你的房间里,还有现在……停了电的摩天轮上。”

“你在说我们的感情见不得光吗?”
边伯贤脑子里只有这句话,不过脑就说了出来。

“瞎掰……好日子说一些吉利的话。”
朴灿烈把伯贤拉到自己身边,嘴唇抵在伯贤的额头上,发现额头有些超出常温的发烫,顾不上良辰美景好增进感情,连忙拿手背试伯贤额头的温度。
“怎么发烧了??”

“哦……那天过后就有些低烧,偶尔好了偶尔又烧起来,关键是不能被经纪人发现然后带去医院检查,是我处理不好。”

边伯贤捂着自己脸蛋,本来没觉得有什么大事,这下被灿烈发现后感觉自己病入膏肓,病恹恹靠着灿烈诉苦,朴灿烈可没闲情逸致再谈情,把边伯贤拉扯坐端正。

“坐好!如实交代!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

“没了……就那天醒起来身子碾压性的骨疼,感觉身子快不是自己的了,然后屁股有些不舒服,嗓子也有些哑,其他都还好。”
边伯贤摸摸自己的嗓子,主要宝贵的是这个地方,老天赏口饭吃当然比较在意。

“什么都还好!发低烧反反复复几天都还好!偏偏这是时候停什么电!在高处吹冷风,等死啊你!”
朴灿烈东张西望又不能把停电的摩天轮降下去,气自己当时忍不住内射,这才引发了伯贤的低烧。
“对不起啊!下次我不敢了。”

“行了吧~我想吹蜡烛许愿,可蜡烛都烧光了,怎么办?”
边伯贤自懂事开始就记得自己没正儿八经过生日,不是没钱买蛋糕就是通告太忙忘记过,偶尔有一年记起来发了微博,也就得到了几十人的祝福,成年人不应该还像儿时那样期盼,就这样得过且过,许愿这件事从来不强求,毕竟许了愿从来没有梦想成真,也就不抱太大希望。

交付出愿望没有实现,年复一年日复一日,也就没了念想。人在什么时候会真心地许愿呢?应该是迫切的想要拥有幸福的时候吧。

朴灿烈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,啪嗒一声打起一把火焰。
“快吹掉许愿,不要说出来,会不灵。”

边伯贤闭上眼,二十五年来第一次如此真诚地许愿,十指相扣诚心祈祷。
“我希望……年年有今日,岁岁有今朝,身边的他,常在。”

摩天轮摇晃了一下重新启动上升,一片区域抢修后恢复供电,灯火辉煌的城市忘了刚刚断电时的别样风味,一盏盏路灯接连亮起照耀每个黑暗角落,边伯贤睁开眼看到霓虹灯下的朴灿烈正充满爱意看着自己,似乎这灯光亮起的一瞬间,他们的感情见了光。

“我现在很开心,朴灿烈,现在我任由你提出一个要求。”

边伯贤本想着朴灿烈会成绩说一些肉麻死的话,没想到大醋坛子既然老老实实提了一个要求。
“以后你录一生一事节目,在我看来过火的行为,你都得在我这里重新做一次,算是扯平。”

真的是无理取闹,闹得边伯贤甘愿受罚。
“好好好。”

=========未完待续=========

好不容易啊!好不容易(・∀・)九宫格差不多十万字了,说要养肥才看的小伙伴现在可以看了,昨天晚上听着伯贤儿西瓜音源写的,一万字顺顺利利出产,发现写小黄文码字特别的快,当然了我不太擅长你们凑合看,而且我一篇下来肉可能就两三顿,你们省着点次啊!!

写了差不多三个多月了吧~兢兢业业码字偶尔会很累,也会找小伙伴诉苦,老毛病了~嘴上说不要身体很诚实,还是写了啊哈哈哈(ಡωಡ)hiahiahia 毛病

好不容易凑齐九宫格,希望能多多评论和转发吧,其他时候转不转不要紧ヽ(≧Д≦)ノ不介意,就当给我撸九万字的慰问了🍎

知足常乐!这只是一个故事啦,希望大家还是多多喜欢灿白的好(✪▽✪)mua

评论(11)
热度(29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