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何罪之有//C9【上】

#

床板吱呀在夜里显得有些扰民,身子骨被万千蚂蚁啃食,痒得忍不住扭动身躯,床单磨蹭皱得不成样子,微凉的夜愣是因为can绵激出一身热汗,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直射眼睛亮得晃眼,边伯贤抬手挡住了眼睛,感官无限放大,听到楼上三更半夜还在放歌,靡靡之音随风入夜传进耳朵里“来啊,快活啊~反正有,大把时光”
在这快活时光,朴灿烈已经吻到了伯贤的耻骨上,情yu冲击着身心导致脑子半醉半醒,这时才感觉自己可能冲动过头,伯贤后知后觉躲藏着min感处被人捕捉,头仰出了床垫有些难受,被朴灿烈大手一捞回了床正中央。

“灯……灯能不能……关掉。”

在朴灿烈褪下衣裤只剩内裤的情况下,边伯贤xiou耻待会luo露的身躯暴lu在灿烈面前,手撑起在自己身上专心寻宝的灿烈。身子上一轻,伯贤睁开眼看见朴灿烈起来身下床。

“你要是害羞的话,在我关灯的时候,自己把内裤脱了。”

边伯贤听了朴灿烈这露骨的话,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,更别提脱裤子的事情,不一会儿眼前一黑,夜风吹起窗帘,挑逗着钻进房间的月光,那触手可及的光好打在自己的身上,一会儿游走到眼皮底下玩弄睫毛,一会儿又落在肚皮上,边伯贤看着这良辰美景的月色忘了爬上床的灿烈,玩心大起伸手捞了一把月光。

朴灿烈伸出手抓住边伯贤玩光的手,十指相扣放在了枕头边上。
“别玩了,你考虑一下忍得难受的我行吗?边伯贤你玩我吧,我给你玩。”

朴灿烈爬上床发现边伯贤还没脱他的小内裤,有些着急生气,拉着边伯贤的最后底线一掀而下,两人终于赤诚相见,一瞬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,为了找回刚刚玩丢的情欲,朴灿烈俯下身咬了一口边伯贤耳垂,往伯贤腰身min感处重重地用力掐了一把,在边伯贤吃痛挺起身子来时,大手捞起伯贤的腰往自己身上带,身下被冷落的小兄弟碰撞到一块,是最好的催qing剂,边伯贤立马僵直身子伸手抱紧朴灿烈的身躯。

“喜欢这样吗?”
朴灿烈舔着伯贤的耳朵问,腰微微摇动磨蹭着已经难耐的情yu,谁说yu望巅峰的高cao是最shu爽的瞬间,但前戏的铺垫也是让人yu罢不能,想要得到又得不到的感觉让人逐渐失控。大餐之前都会有前菜开开胃口,好待会大快朵颐。

边伯贤出生至今未谈过恋爱,大多数是忍不了才需要解放,看看小huang文例行公事放松自己,不贪那些想入非非的情爱,手法上也是单调无味早早了事,这样实打实的贴身ai抚还是第一次,老早就软烂成泥任朴灿烈拿捏,要问喜不喜欢舒不舒服,怎么可能不舒服,就算是平常去按摩店给师傅捏捏肩膀都舒服得紧,何况是这种带有别样意味的爱抚,巴不得朴灿烈把自个身上的jin地全部探寻。

但回答喜欢吧……【我喜欢你摸我】这样的话说出口不会太放dang了吗?

朴灿烈见边伯贤久久不回答,忍住进一步爱抚的手,憋了一口喘息叹在边伯贤锁骨处,又回到边伯贤耳边徘徊,非要问个答案。
“问你呢,喜欢这样吗?不喜欢我就换个地方。”

大手捏了一把腰间小肉滑到圆润的屁股,捏了一下半边小蟠桃,惹边伯贤涨红了脸,指甲嵌入朴灿烈肌肉紧绷的手臂,越舒服越要唱反调。
“不喜欢。”

笑声在耳边轻轻呵,朴灿烈像弹奏钢琴般伴有节奏点动手指,逐渐点到了边伯贤大腿内侧,来回揉捏就是不碰上重点地带。
“那这样呢??喜不喜欢?”

下身已经硬得发疼,情yu驱使边伯贤起身扭动身躯rou蹭下半身,好缓解xxx叫嚣的不爽,可朴灿烈这时却故意起身让边伯贤蹭不到,薄凉空气趁机侵袭两人隔开的空隙,让边伯贤好不舒服。

“不喜欢……十分不喜欢。”

“那……这样?”
朴灿烈的手瞬间移到两人羞ci部位,把两人已狰狞许久的xxx握在一块,一边手握不住只能空出两边手,没了支撑的朴灿烈体重完全压在边伯贤身上,不等双方缓冲时间,一次性用力安抚需要特别关照的yu望,指尖顺带扫过小洞才得意收手,就这么一下把边伯贤撩到了点上。

“啊~轻..”
头皮发麻的边伯贤承受着朴灿烈的体重,这样密不可分的体位让人呼吸困难。

“后面的那声嗯,我就当做你答应喜欢了。”
忍了老半天终于起了个头,朴灿烈不含糊cao弄起手上动作,光是下身炙热碰撞似乎不解蚀骨之味,双手不能顾及其他需要安抚的位置,实在太差强人意,朴灿烈停下手中动作,看月光扫过伯贤的脸呈现好看的景色,吻了吻憋声音憋得要断气的伯贤。

“唔~怎么……停下来了?”
才舒服不到一分钟就刹车,边伯贤恍惚睁开眼睛,迷迷糊糊承受一个耐人寻味的吻。

“我们玩真的好不好?我想要你,伯贤你怕吗?”

朴灿烈扶边伯贤腰起来,让边伯贤坐在自己大腿上,坐起身来的两人暴lu在月光下,认识那么久第一次看到因粗俗情yu而迷乱的神情,两人互相揣摩对方一丝一毫的表情仔细看,看着看着忍不住伸手触碰看看是不是真的存在,边伯贤抚摸上了朴灿烈的脸颊,随之忍不住笑出声。

“难以相信,世界上有那么一个人,正在我面前,怀抱着我,甜言蜜语说喜欢我,情到深处说想要我。一切感觉并不是真实存在,所以用力地想用行动求证【喜欢】这一层关系的存在。我边伯贤,还没有怕过什么。”

边伯贤用了一小点力气把朴灿烈推倒,占领上方转为主位,低着头看躺在床上的朴灿烈,就着月光洒下的桂花味,一口吞下胸口挺立的红樱,舌头在起伏的胸膛打转,似乎朴灿烈身上裹了一层名为冲动的糖粉,边伯贤越舔越得不到满足,内心觉醒的饕餮告诉他要贪心,着了魔的伯贤一滑来到了朴灿烈下身,突然张大嘴把朴灿烈yu望含下,由于经验不足只han进了半截,爽到翻白眼的朴灿烈惊吓得要起身,硬生生被伯贤压了下去。

“啊~伯贤…呃!你!”

“唔唔你……嗯别起……”
边伯贤舔过前头冒水的小眼,压着要起身的朴灿烈,支支吾吾说着话。

“cao!你别含着我命根子还说话。”
朴灿烈拽着拳头用力砸向床板,实在憋不住这冲翻头的爽劲,另一边手揪着头发掉了几根。待这一后劲过去后,朴灿烈一个起身把边伯贤重新压倒,大手固定要躲闪的脑袋,捕捉抗拒禁闭的小嘴,使上各种唇舌技巧敲开嘴,把边伯贤口腔里的味道舔干净。
“这么一气呵成,你是不是帮别人干过这样的事!说!!”

“你还是头一个享受到我特殊服务的人,喜欢吗?”
轮到边伯贤反问朴灿烈喜不喜欢,伸手抓了一把沉甸甸的小囊袋,男人最懂男人怎么样最难把持住,挑逗得朴灿烈一个不稳,说话都喘得吞吞吐吐。
“你!!待会我看你还傲!”

瓶瓶罐罐掉落在地板的声音吓得边伯贤缩了脑袋,朴灿烈在翻找着边伯贤用来唇部护理的凡士林,听声音瓶盖掉在地上滚落好远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,再怎么不经人事也知道男男之事是如何,边伯贤还真的没想过自己是被疼爱的那一方,还想着做主导地位。
“那个……我能在上边吗??”

“第一次在上边会疼,别想了。”
朴灿烈手扣了一大块凡士林,把边伯贤翻了一个身,粗略把凡士林往伯贤隐shi处抹,伯贤死到临头挣扎得厉害,凡士林涂得到处都是,光屁股滑溜溜。

“不是……我觉得这样不公平,你也得让我疼爱疼爱啊!”
边伯贤起身再次想把朴灿烈,没想到这回朴灿烈可不是闹着玩,半点都推不动,两人呈现扭打在一块的姿势在床上,朴灿烈人高马大没有那么好对付,双腿夹着边伯贤乱动的腿,左右手分别十指相扣,就靠嘴上功夫取悦伯贤,也许是累了没力气再抵抗,或是小兄弟因为mo擦真的已经到了临界点,边伯贤胸膛起伏承受着朴灿烈翻云覆雨的啃咬。

“待会会让你舒服得只想让我疼爱。”

“嗯~慢点……”
只怪自己不是情场老手,两三下就被拿下,边伯贤闭着眼享受朴灿烈带给他的一切。

前戏太长主食都凉了,朴灿烈握住伯贤挺起的欲望来回滑动,趁伯贤迷乱之时往后ting抹了大把凡士林,做好一切准备工作,专心致志玩弄伯贤下身。自己服务和被喜欢的人服务自己,那感觉可真的是天差地别,边伯贤积压太多男性本身的压力,任由着朴灿烈在自己身上上下其手,仰着头又坠落陷入枕头里张着嘴喘息。
“嗯~舒服额~慢…!”

临界点的来临得太快,朴灿烈很是诧异边伯贤居然才几分钟就要交代了自己,看来是平常太少释放压力,听着伯贤因舒服情不自禁的yin哦声,朴灿烈也憋不住自己肿zhang的yu望,慢慢伸了一根手指头进伯贤的后ting里,全部su爽的感觉凝聚在那一点,后边不舒服的半点也就被忽略,待朴灿烈伸出第二根手指进去时,能感觉得到边伯贤内壁在收缩积压着自己手指头,看来是准备高cao的节奏。

一边手不断加速lu动,另一边手进进出出扩张内壁,边伯贤根本反抗不了朴灿烈的cao弄,只能揪着枕头被单慌乱得摇着头。朴灿烈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边伯贤这只虎,明明没有什么实操经验,全凭感觉旋转弯曲手指头,边伯贤不知道min感点这玩意是怎么东西,只知道朴灿烈偶尔会刺激得自己腰眼发麻。
“不行…你别…别那么啊嗯……”

边伯贤挺着腰往前送,专注感受原始yu望带给他的欢愉,全然忘记自己的命根子正在他人手上,自己在别人怀里se得一塌糊涂,当然也忘记了朴灿烈还没有解放,自己后庭正被灿烈的庞然大物抵进着,边伯贤紧绷的身子在瘫回床垫上在放松的那一秒,撕裂般的感觉突如其来覆盖掉最后一点舒shuang,后庭被入侵的危险信号正在鸣笛。
“啊!!疼……”

“放松!放松伯贤……你这样紧张,才是容易受伤容易疼。”

才进去了半点就被夹得眼冒金星,要是全进去了还得了,朴灿烈幻想那窄小温暖的空间包裹自己,光想想那是自己喜欢之人的身体,正被自己拥有占有,就把持不住更加往里边了一些。
“疼!!不行……啊!疼!你出来!”

“不是……我也疼,我……出不来,你太紧了。”
朴灿烈哀求委屈的声音倒是楚楚可怜,这披着羊皮的狼倒成了受害者,简直就是流氓。

“不行不行,太疼了……你出来,我帮你解决好吗?灿烈……好不好?”
边伯贤这可不是装可怜,是真的被疼得憋出了了眼泪,如此庞然大物在里边横行霸道,怎么可能不会疼。

呜咽的声音让朴灿烈心软了一大截,吻着伯贤眼角边上的眼泪心疼得要命。
“你这样我也拿不出来,你放松,我拿出来好吧。”

边伯贤见朴灿烈是真的心软的模样,倒是愧疚上了心头,配合地深呼吸好几次,终于从疼痛中找回点理智,能感觉得到朴灿烈下身在慢慢褪出去,边伯贤努力放松后庭,就在以为完全解脱的时候,朴灿烈趁着伯贤放松得正好,一个用力挺身全部埋入,顶头碰到内壁受到四面八方积压的感觉,让朴灿烈怒吼一声彻底狼变,俯下身把肩膀伸到伯贤嘴边上。
“嘶~我忍不住了……伯贤你太软太舒服了,我控制不住,你咬我吧~”

“我……你个混蛋!”
边伯贤疼得直接破口大骂,又不敢乱动,这么一顶不知碰上了哪个开关,一股酸麻劲袭击全身,宛如病入膏肓的瘾君子,还想再来点,疼痛与舒服成正比,怕牵扯到下身更加雪上加霜,报复心理暴动,一口咬在朴灿烈肩膀上不留力气。

忍了老半天的朴灿烈顾不上太多,被yu望这个隐藏太深的本性驾驭了自己,失去了绅士风格成了流氓,下身毫无章法抽动,好在凡士林抹的到位,出入还算顺畅,朴灿烈仰着头喘气不停,偶尔低吼几声,爽得血液冲脑青筋凸爆,手抬起伯贤的腿往自己腰上放,扯了另一个枕头往伯贤腰下塞,朴灿烈直起身子,肩膀离开伯贤的嘴,瞬间遗漏出动听地哼咛声。
“嗯~唔~”

“舒服就大点声…我想听。”

朴灿烈低着头卖力在伯贤身上耕耘,汗水滴在伯贤胸膛上随之交融,也许是摸出了门道,边伯贤没感觉有多不舒服,异物感逐渐被内壁摩ca起的酸麻代替,也不是难以接受这样的huan爱方式,边伯贤搂着朴灿烈的肩膀,生怕自己被撞出床边。朴灿烈看伯贤的表情是已经适应了这样的huan爱,便随着情动的程度加大了一些力度,rou体碰撞的声音不可忽略,边伯贤恍惚觉得自己在寻求着些什么,似乎是一种得到了便能愉悦的玩意,那得不到那宝贝引发自身贪婪,看似伸手就能触手可及,可总是就差那么一点点,就像海市蜃楼一会儿东一会儿西。

“再…嗯来~啊~”

边伯贤挺起腰身相迎,终于感觉离自己追寻的感觉近了一些,每次随灿烈摇晃的节奏相应,都能寻到那一丝不可思议的感觉。朴灿烈不得了地看着身下的人,居然合着自己的节奏迎合腰身,闭着眼睛享受床笫之huan,之前还拼老命喊疼,这下怎么身不由心。

朴灿烈停下给予伯贤欢愉的动作,边伯贤单方面迎合得不到那种奇妙感受,难受地睁开了眼。
“嗯~哈?怎么了??”

“怕你疼…所以不动了。”
朴灿烈抽出下身半截,惹得伯贤皱眉。

边伯贤倔得很,知道朴灿烈在捉弄自己,要不是自己烂得像一滩春泥,早就让他好看。边伯贤咬着下唇起身,坐在朴灿烈腰上自个丰衣足食,还不断发出舒服的叹气声。虽说换了伯贤上位主动,朴灿烈能轻松享受huan愉,但不过一分钟伯贤就累得动不了腰,气急败坏瞪着一动不动的灿烈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想要什么,你说……我给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说……我给。”

边伯贤趴在朴灿烈的胸膛上累得喘气,后方需要安抚的感觉愈发强烈,边伯贤才发现自己xxx不知什么时候又亭亭玉立,居然舒服到了这种程度,不给完事比插一刀还难受,下巴磕着朴灿烈胸膛露出泪汪汪的眼睛,神情无比怨念,想着找机会再来一次过肩摔。

“我想要,你动…慢…啊额你慢…呃点……”

“你早说,呼~恭敬不如从命。这叫前列腺按摩,有益身心健康。”

“闭嘴嘶!嗯~~疼了…轻……”

“说了你在上边会疼,你不信。”

朴灿烈伺候着小祖宗可不含糊,拼了命把伯贤揉进自己身体里,下身抖得不像话,伯贤嘴巴流着口水已经合不上,知道伯贤快要再次迎来顶峰,灿烈一个翻身把伯贤压在身下,掰着伯贤的头往后,一定要从后边咬着伯贤的唇不松开,另一边手抓住伯贤的命根子重操旧业。yin靡的水声不绝于耳,两个已经丢了自己的人哪里还顾得上羞涩。

“忍着点……快了……伯贤…嗯哈…”

“不行嗯啊…不…受不啊啊……”

rou体撞击的声音骤停,只剩下满屋子的喘息呜咽,伯贤感觉有那么几秒钟自己神志不清以致昏迷,初尝qing事的冲击过于猛烈,朴灿烈对自己的投入毫无保留,朴灿烈的胸膛贴着自己的背后,边伯贤能听到两人的心跳声过分的快,原来灵与肉的结合是如此美妙,倒是理解为什么有人沾上了爱yu会神魂颠倒,昏昏沉沉思考了太多东西,眼皮打架睁不开,最后一丝意识是感觉到有人在亲吻自己脸颊。

朴灿烈怀抱着边伯贤小心翼翼亲吻,品尝最后才上的甜点,得了一个大宝贝久久激动得不能入眠。

喜欢亦是欢喜,爱情皆有情爱,此后边伯贤欢喜与情爱都只有朴灿烈能给予,而朴灿烈喜欢于爱情都只关于边伯贤,如此交换温柔的相恋,是人生在世最大喜事。

评论(17)
热度(27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