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何罪之有//C12

何罪之有

Chapter12
游手好闲伪黑粉灿X赚钱工具过气明星白
灿白/清明肆月

齐天大圣在佛祖面前百般辩解自己才是真的美猴王,而那六耳猕猴又称自己才是那孙行者,闹得三界不得安宁,假亦真时,可以假乱真,故意错打其中之一,以留下的为真,日后随唐僧西天取经是真是假谁又会懂。

<<<<<

卞白贤在电视机前看俩美猴王踩着筋斗云在天空大战时,恨不得跑到电视机里边告诉佛祖哪个才是假的六耳猕猴。殊不知日后自己竟然也卷入真真假假其中,那谎言化成了脑袋上的紧箍咒,只要某一刻还记得自己是假的边伯贤,那头上禁锢的谎言就嵌入肉体多一分,疼痛得想解脱想撒手离去都不能。

猫有九条命,人却只有一条,在形成生命时没有选择权利是否要降临在这个世界上,是否要活着承受人间历练。在苟活多年以后想要好好活着,但有可能会被意外夺取生命。难道活着就这样按着生死簿上的命路走吗?不知道何时降临世界,不知道几时远离世间。

卞白贤能感觉得到此时这并不是自己生命的尽头,无论是以卞白贤还是边伯贤的身份,都还没有做好准备离开世界、离开朴灿烈。眼里都暻秀狰狞的表情越来越模糊,脖子上的力道毫不松懈,卞白贤指甲在都暻秀脸上抠出一条血痕,用嘶哑的声音对都暻秀默念。
“我……我是!伯贤……我是他!”

如此相像的眼神让都暻秀为之一振,边伯贤在孤儿院对嘲笑他们的人扔石头时出现过的眼神,决然又有一丝狠意的目光,距离现在也有十多年了,熟悉感让都暻秀恍惚了一秒钟,瞬间让游走在垂死边缘的卞白贤反扑在地,转而用尽全身的力量掐紧都暻秀脖子,要置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于死地。

都暻秀在被控制之前把卞白贤的窟窿捅大,一瞬间风雨灌入其中,带着秘密吹到每个角落。

“你根本不是!!”

“我!!!卞白贤!现在是边伯贤!!!谁都不能破坏我苦心经营的一切!为了这个角色我苦练几个月他的声线……为了与他相似我还特地去在手上加了痣!我那么拼命的要把边伯贤演活了!!你却想让我死??你知道我活得有多辛苦吗???!!”

“你到底是谁!??边伯贤在哪里!!”

“他死了!而我!还活着!!!!”

边伯贤吼到最后几乎失声,眼睛红得烧了云,脑袋上因谎言蔓延而发力的紧箍咒让自己疼得暴走,都暻秀听到死的字眼怒不可遏,摸索到地上的砖头往卞白贤脑袋砸,瞬间脱离了生命危险,趴着上气不接下气猛咳嗽,卞白贤眼睛里进了血世界猩红一片,坐在地上癫狂地大笑。

“你以为我想吗??我又活得很舒服吗?每天每天过着别人身份的日子是我追求的吗??从原来的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,我能因为这被利用的重生而觉到幸运吗?即使没有你来揭穿,我终究依旧是谎言,可当真实死去了!谎言就能代替一切!”

“死了??啊哈哈哈哈哈哈死了?”

都暻秀哭得像笑的声音让人为之动容,卞白贤脑子里满是自己在公司里学边伯贤行为的一幕幕,一天只睡四个小时只为熟悉边伯贤的一切,学钢琴练合气道一个都不落下,甚至把他的习惯变成自己的习惯,人生在世不能活成自己的模样,简直是天大的笑话。

透过雷雨能听到自己翻滚的喘息,都暻秀执着地寻了那么久,居然得来了一个生命尽头的结果。

“你骗人的吧??你想代替他赚钱所以把他藏起来的吧??”

“还是你出车祸了??失忆了??没关系没关系!我帮你记起来。”

“我!都暻秀!你看看我,看看我……”

都暻秀连滚带爬到卞白贤身边,抓起白贤的手往自己脸上放,想让白贤感触出些什么曾经有过的记忆,眼泪不可收拾随雨落了一地,鱼忆七秒都不敢说忘了,人却轻而易举绝情忘记,都暻秀看着卞白贤一毫都没有触动的表情,终于崩溃对卞白贤加以拳打脚踢。

“你为什么要露出破绽,为什么那么快就承认你不是他,我做过最坏的打算,不过是失忆了忘了我,只要让我知道他还活着就好,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!他早就不在世上那么多年!!!”

卞白贤嘴角扯出一个硬生生的干笑,好几年积压的话成雪崩不可收拾。
“是啊……好多年了,如果他进入轮回,估计也已经再次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了,也许今生太过命运多舛,下世能到一个好人家里。三岁?还是两岁?是无忧无虑的年纪。”

指尖在额头摸索湿热的血迹,卞白贤吃痛的嘶了一声,拿下来瞧那血色,猩红也覆盖不住练钢琴出的老茧,鼻头一酸,破伤的地方似乎浸入多年在练习室挤出的汗水,汗渍让伤口更加疼辣,眼泪模糊掉的指纹像老树的年轮。

“我当他这个角色也有差不多四年时间了,除了忘记代替他给你写信,其他都按着他留下的苦继续吃着,替他因控制体型挨饿,替他在回归之前苦练不得休息……等等……等等。刚刚开始当替身时做的不好,网上会有很多骂声,那时候我都会洗脑了啊~他们说的不好是边伯贤做的,不是我。可后来当每个人喊【边伯贤】我都会答应的时候,我就觉得我逃不掉了。”

卞白贤看垂着头没有声息的都暻秀,上前端坐在他的面前,仿佛要历经一个世纪的促膝长谈。
“我打算做了一两年就抽身,身陷泥潭怎么容易脱得了身,一年一年过去我还是离开不得。慢慢的,这一路走过来都已经只剩我自己的脚印,得来的成果也是我努力来的,遇上的朴……遇上的人也是我自己遇见的,这些我还能归功到边伯贤身上吗??”

都暻秀抬起头来看这个与曾经挚友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顿时泣不成声,伸手抱紧眼前触手可及的人,卞白贤从诉苦变成委屈,拥抱太温暖所以太容易让人妥协。
“对,是这样,抱紧我。我只想……有人不管我是谁,能理解我的一切,心疼心疼我,所以~你就不能像珍惜边伯贤一样,也对我给予一份爱意?”

<<<<<<<

下午三点五十分空气比午夜还凉,暴风雨后彩虹从远山跨入湖泊的美景在网上疯传,顺带配上那些宁可信其有的字句【十秒钟内转发这条彩虹,诚心许愿,最近有好事发生。】

朴灿烈刷了半个小时的微博,没有白贤的消息,没消息就是好消息。至少,不通过媒体知道白贤的行踪都是还算好的方面。自从认识伯贤之后,整个人变得可笑幼稚,朴灿烈看了眼自己小号主页上十分钟前转发的微博,【希望我爱的那个人平安,马上出现在我眼前】。自己倒底是转发了那条彩虹的微博,患得患失让自己神经兮兮。朴灿烈往原本输入关键字【边伯贤】的地方,改成【卞白贤】搜索,得出空白界面后转身出了病房。朝门口等候的阿姨微微鞠个躬,把日记本放在自己怀里。

“有什么事情和需要都可以和我说,白贤忙嘛,所以才叫我来照顾照顾的。”

“你叫我桂姨就好,其实没什么事,白贤他打钱很准时,父亲一躺也有五年了,能有什么事。”

桂姨低着眼看里边躺着的卞民忠,边叹气边搅手指头,也许太久不能和人吐苦水,妇道人家的心酸一下子就打开闸门想要倾诉。

“这人的缘分呐~说不清的,当年我前夫天天家暴,女儿都吓跑嫁得老远不回来了,民志比我小几岁,但是天不怕地不怕不知拦了不少次,那坏男人遭了报应早早去了,我守寡几年全靠民志接济点过日子,早就日久生情了,白贤也同意我们俩晚年凑一块互相照应,这刚刚想领证就遭了这事,你说我是不是命不好,和谁克谁呐?”

桂姨手飞快擦过眼角,又故作坚强朝病床上的人一笑,尽管躺了五年的那个人看不到。
“这样守着也挺好,天天给他捏捏脚喂饭,至少还能呆一块。话说灿烈你是白贤信任的朋友,你可帮我劝劝他换工作呐,他说他的工作性质是国家保密工作,所以不能抛头露面常来这里,也不能叫他名字。我担心是什么危险的工作,要不然怎么会工资那么高,我看了一些电视剧,我担心他是不是潜入毒贩团伙里边当卧底,所以才消失不露面怕连累我们啊?”

这编故事都能拍电影了,人居然这样和桂姨交代,欺负老人家不追星也不能这样欺骗呐,好歹说一些靠谱的,朴灿烈忍不住笑意假装咳嗽挡住嘴角,连忙点头答应。

“嗯,好~我也想劝他换工作来着,我现在就去找他说说看,好吧~”

朴灿烈刚出医院大门就又拨打了老友电话,这次心里边还是蛮愧疚的。
“我对不住你。”

吴世勋深感周游列国愈发疲惫,又嫌单身太寂寞便买了条狗,整天逗狗玩都荒废了旧业,朴灿烈不打电话来,都忘了自己有一个星期没干坏事。
“说……正好我手痒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又事找你,不过还真的是。有事才找你,感觉蛮……”
朴灿烈前几次都是任性为追白贤坑队友,这次是真的需要帮忙反而感觉过意不去。

“我都听金钟仁说了,说你相等于纯情小男生陷入爱情,抛弃曾经两肋插刀兄弟的程度,他说你快两个月没和他喝酒泡吧,怪寂寞的。”

“有空聚一聚,的确该聚一聚了。”

吴世勋不知道自己几时才会遇到让自己蜕变的人,对于感情就像成年人闹吃糖一样尴尬,一方面心里边想恋爱甜蜜,另一方面嘴上又猛夸单身怎么好,所以现在还不如养着宠物等待时机到来。
电话放在茶几上开免提,吴世勋想要给Vivi穿衣服。
“说吧,又是什么事?”

朴灿烈犹豫许久,好奇心还是战胜了自己。
“帮我查一下边伯贤,然后再查一下卞白贤这个名字。”

<<<<<<

雨后的湿风吹在伤口上有些像被擦了消毒水的感觉,卞白贤独霸侧躺在车后坐,哼着收音机正放着的歌曲,都暻秀在驾驶室叼着根烟,烟味从前头随风灌入后室空间,卞白贤忍不住拿掉都暻秀嘴边的烟,自己猛吸一口后扔出窗外。

“并没什么我爱上的不爱我
我也惯了不想哭太多 叹息耐何?
但 亦高兴我每当须要救助
良朋挚友总会救我
讲爱情 讲友谊 再之后是什么?
这句词忘记了 可否继续唱歌”

烟瘾刚刚解了点又被撩起,都暻秀开着他的小皮卡车在路上颠簸,烦躁得时不时用力摁喇叭,想打断卞白贤唱得和伯贤无比相似的声线。
“你觉得现在唱歌合适吗?”

“怎么不合适?重逢高兴的时候最适合唱歌。”

卞白贤摸了摸自己的嗓子部位,砸吧嘴回味那烟草味,这个时候拉过朴灿烈亲吻一定会很上瘾。

“因为唱歌需要护嗓,所以从来没有抽烟,边伯贤也一样。”

再提起边伯贤的名字,两人的车厢变得很安静,沉默得像过了长长的隧道,无论说什么话被吞噬在黑暗中,边伯贤看到了远处的山,叫都暻秀在路边停下,猫着腰蹲在马路牙子上,细心摘着草丛里因雨后开得干净得雏菊,用茅草长叶捆绑成一小束礼花,对一旁趁机猛吸烟的都暻秀絮絮叨叨。

“里边的人赚钱可狠,一束花差不多一百块钱,你放在那不一会儿就被工作人员收起来重新卖了,所以还不如自己准备,再说了……你第一次去,总不能空手吧~”

都暻秀光吸烟不说话,直到园区出入闸门打开,车辆驶入停车场,边伯贤拿出口罩戴上,空气里都是焚香的味道,才哽咽跟在卞白贤后头,低喃着什么听不清,总之比佛祖念经还洗涤卞白贤现在杂乱的心。

越靠近地点,都暻秀哭声越遏制不住,卞白贤实在忍不住转身对他小声说教。
“没人可以哭大声,但是有人的时候,你可不能喊着名字哭!懂了吗!?”

都暻秀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,卞白贤看那爱心嘴被咬得发红,自暴自弃地拉起都暻秀的手,像牵小孩子一样把他牵引到牌位,然后把手中的花塞在都暻秀手里,清嗓子好几次,用无比愉快的声音对照片打招呼。

“好久不见,我来了……这次不是出专辑拿唱片给你的,是带你的朋友来看你,他还带了花来……都暻秀,暻秀!花……”

卞白贤扯着都暻秀的衣服,给了个眼神后也不管都暻秀那么多,自己熟练地拿起旁边的香给点上,拿起手绢擦拭放在小隔间里边的照片,都暻秀抬头看那装着身躯粉末的小盒,再次崩溃瘫坐在地上苟延残喘。

白贤看照片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,再看看坐在地上掩面而泣的都暻秀,一口气叹不出来。
“公司一毛不拔,我可是自己花了大钱,买了单间格子房,给他弄了个清净地方,不会被风吹雨淋,也不和其他人合房间,待遇好着呢~”

小玻璃柜里堆满了卞白贤每次出唱片的专辑,还有一些白贤认为伯贤会喜欢的粉丝礼物,卞白贤拉起都暻秀的手,让他把花插在花瓶上,又点了三根香递到都暻秀手里,自己又接着念叨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。

“这次来的匆忙,粉丝的信忘记带过来烧给你了,下次哈~下次一起。还有你一出道就在的那个叫【好甜】的头号粉丝,生了……女孩,可漂亮!居然给她女儿取名【好圆】,真的是……可爱。天天喊着给你生猴子还不是结婚带娃了,还有粉丝后援会粉丝破三百万了,也接了综艺节目,这不就在节目上碰见暻秀了嘛,一不小心败露了,所以带他来看看你。”

都暻秀还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小肩膀一耸一抽怪心疼,卞白贤怕他男儿流泪尴尬,转身去提了一桶水想给小隔间清扫一下,回来时躲在墙后听都暻秀一人和边伯贤聊天。

“孤儿院搬地址了,不好意思错怪了你,还以为你故意不来找我,信也不写让我怨念了好久,我还经常骂你红了就和从前撇得一干二净,对不起,是我什么都不知道。我对那个人也恨不起来,他长得和你一模一样,声音听起来也是,他好像也不容易……我不怪他了。”

“你要是怪我,边伯贤知道了可会生气。”

卞白贤拎着桶撒出了一些水溅到都暻秀脚边,悄悄话被听到吓得打了个激灵,都暻秀一个劲摸自己没胡子的下巴,白贤没空理会他的小情绪,熟练地拧干抹布往玻璃上擦拭,从格子深处的专辑盒子后边拿出一瓶二锅头,又翻出几个小杯,给倒上一杯放在供台上,剩下给都暻秀和自己斟满一小杯。

“尝尝,每一次来我都喝一杯,瘾真大,喝着喝着忘掉烦恼,再回去接收新的烦恼,下次来的时候再一起丢掉,就这样循环地过着。”

都暻秀喝了一口酒,顺着食道一路直烧喉咙到胃,瞬间呛出了鼻涕。
“咳咳咳!!放了很久了吧!能喝吗?这么辣。”

“酒越放越好味,人越处越坦诚。”
卞白贤抬头看一座刻着二零一三年度的最佳男歌手奖杯,指了指给都暻秀看。

“这个奖杯是经过一个月投票得的,听公司说对家歌手公司一直在买票,我们公司肯定不想为了一个奖砸钱或者走后门,全靠粉丝硬生生砸钱投票到三更半夜赢回来。颁奖典礼在当年十二月份,伯贤是二月份出歌,九月份离开,我十月份假扮他开始投入练习,十二月份上颁奖典礼唱歌……破音了,因为替代伯贤心虚,而且第一次登台,所以紧张得腿软,声音也跟着颤抖。拿了奖下来微博一片评论说并没有【实至名归】,的确……这个奖的确不是我应该拿的,通告结束后就把奖杯放这儿给伯贤了。”

卞白贤伸出手露出大拇指,都暻秀摸上指甲盖下方那颗黑色的痣,想起当年在孤儿院的夏天,总眼花以为是伯贤吃西瓜把西瓜籽沾在了指甲盖上。
“怎么弄的?”

“墨水……消毒的针沾上墨水扎,想想和现在的半永久纹眉差不多,就这么弄出来了。缺的就添上去,有的就当后边长出来的。”

白贤摸了嘴边上的小痣,知道这才是自己的标志,愁上心头怒饮酒,半瓶二锅头下肚意识模糊,走着猫步站起来对牌位念声对不住,移开盒子拿出下边的小本子递给都暻秀。

“日记本,伯贤有提到你,但是等你一个人的时候再看吧,我可不想再看你哭了,闹心。”

“嘁~~不聊以后的事情,聊聊以前的事吧~你怎么走到这一步的?”
都暻秀回想起来刚才那顿痛哭流涕,的确怪丢人的。

远山的火烧云红了一片天,橘红晚霞覆盖到山坡,逐渐爬上屋顶,慢慢烧到脚边,白贤这才发现一只蚊子叮在腿上,肿起一个鼓包奇痒无比,沾了点酒水涂上去消毒,用力用指甲掐出一个十字,想让疼压过痒的感觉,还是摆脱不了那股痒。

那感觉就像当年穿玩偶套服捂出一身汗,流过身躯有些痒,也只能忍着忽略。

“家里出事了,需要一大笔钱,我把情况向学校反应,退了大学下半学期的钱,然后搞了一套皮卡丘的套服,游走在人群多的路口摆起牌子,合照跳舞……一次三块钱,凑给父亲交医药费,大夏天三十八度,捂出一身汗还得在小朋友面前跳舞,一天最多百来块,最少二十几,只够吃饭。
差不多这样维持了小半个月,某天在热的不行脱下头罩的休息时,一个人突然快步走向我,指着我拍手叫好,说会给我一份工作赚一大笔钱,我怕是什么不法分子没有答应,可他们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和父亲住院地址,把几十万的住院费医疗费结清了,还给我几十万让我还借款,世界上没有得来不易的东西,这些都是挖坑给我跳,但受人恩惠解决了问题,也就等于答应了帮他们办事,后来我才知道……是要我代替伯贤继续在娱乐圈混下去,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我收了他们的钱,把父亲转到了好的单间病房,肯定是不能一走了之再反悔,那就得过且过走着。”

都暻秀没想到自己后来听了曾感动的歌曲,居然不是原来的伯贤唱的,还有手机里存储的高清饭拍照片,也都不是原来的伯贤,他用自己补了一个弥天大慌,把所有人蒙在鼓里,换作是不知情的谁都会生气,卞白贤脑袋上的伤已经结痂,都暻秀怪自己气头上下手太重。

“还疼吗?”

白贤没反应过来都暻秀在查看自己伤势,摇了摇头。
“不算,就当给你打几拳消消气……你会……”

“不会,我不会说出去的,你有你的苦衷,我等你自己解决。”
都暻秀抢过剩下的小半口酒,拍拍屁股起身,最后看一眼伯贤的照片,狠下心自己走出去好远。

“天色晚了,快回去,你这个大明星消失一天公司不翻天吗?”

卞白贤收拾收拾东西跟上,知道都暻秀不肯留给伯贤一句再见,人生在世潇洒代替悲情,苦闷当酒醉此生,让他将自己治愈,然后过完这很长的人生就行。

<<<<<<<<

朴灿烈在等吴世勋电话的同时,开着车在市区绕了一圈又一圈,看到相似的背影就打喇叭,待人一转身却多是失望。
眼看着夜幕降临自己越焦躁不安,朴灿烈忍不住还是给吴世勋先打电话。

“怎么?技术倒退了吗?那么久?”

吴世勋手指飞快地在键盘敲击,看着得来的讯息一头雾水,不知道如何组织语言。
“早就查到了,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罢了,这样吧~我把我现在所知的给你说一下。”

“行……”
朴灿烈通过日记本其实已经知道大概情况是如何,但自己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越想越头皮发麻,白贤承受了多少自己无从而知的压力。

“首先,全国叫边伯贤的人很少,就四个,其中两个一个八十岁一个三岁,剩下两个伯贤同龄。可是剩下两个伯贤里其中一个在二零一三年的时候,这个身份证号码就办了死亡登记手续,而另外一个边伯贤……我查到在同年改过一次名,原本未改名之前叫卞白贤,我怎么感觉好奇怪的样子。”

看来真相八九不离十了,朴灿烈把车停到树底下捏着眉心,就怕以为真相就在自己身边,自己不知这是谎言。
“然后呢……继续说。”

“其次,许多旧伯贤的东西都过到了新伯贤名字底下,…不说那么多来乱七八糟的东西了,明着说就是新的伯贤换成了旧的伯贤……而旧的伯贤是明星,新的伯贤……是你的恋人是吧?那么就是现在的伯贤是……”

“别说了,我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,这件事还麻烦你保密,还有帮我查一下他现在的位置,我估计他是开手机的,只是屏蔽了来电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,吴世勋看着地标皱眉。
“在市区外的墓园……不过位置在移动,我待会给你一个连接,你可以实时了解。”

“操!!卞白贤你他妈跑去那里干什么!?”
朴灿烈气得甩手机到前挡风玻璃上,狂踩油门要把车辆拦截下。

运气和怒火成反比例全被败光,每到十字路口都能碰上红灯,部分晚班开始下班造成道路拥堵,朴灿烈被挤在了二环路。吴世勋传来了坐标连接,打开看发现白贤位置已经到了市中心,朴灿烈看着那移动的红点,瞬间在绿灯亮起时一脚油门打了个转弯,飞快地朝目的地开去。

白贤躺在后边浅眠,被减速带连续摇晃震醒,交代了都暻秀直接开车回公司,谁知都暻秀自作主张开到了市医院,晚上九点钟应该是在家看电视连续剧休息的时候,在医院却是家属去准备陪睡过夜的时间,整栋大楼灯火明亮,边伯贤望了三栋十六层明亮的窗户,嘴巴有股散不去的中药味。

“不是说回公司吗?”

都暻秀下车拉开后排车门,不容抗拒要求卞白贤下车。
“我砸你脑袋可不轻,你得处理一下。”

“我没那么弱,再说了……我不好来这个医院…我爸他…算了,今天一系列事情算是天意吧,那我先去看看我爸,你回吧,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找我。”

卞白贤睡了一觉醒来活动筋骨,关节的地方像生了锈那般疼,打架用力过猛的后遗症随之而来,受伤的脑袋又重新酥酥麻的疼。

都暻秀喝完酒后嗓子烧灼,又变成了哑巴,单单“嗯”一个字就匆匆上车离去,幸亏一路没有交警查车,要是来个醉酒驾车,副驾驶还有位头破血流的明星,那可就闹得很大了。

卞白贤没有多停留便走向医院大门,急诊两个大字的红灯映在脸上,口袋里的手机震个不停,不用想也知道是朴灿烈,白贤直接伸手进口袋摁挂,看都不看来电显示,不过一秒又锲而不舍响起,卞白贤拿出手机在树底下盯着屏幕,【灿♡】,不叫姓的名单取一个字显得格外亲昵,为了突显特别加了一个爱心符号在后边,看着就是喜欢,忘记了摁挂断键也没有接起,铃声停下后一阵风吹过,能听到头顶树叶沙沙声。

果然大自然有抚慰人心的魔力,在听了一小会风吹树叶摩擦声后,卞白贤有股冲动想要打电话给朴灿烈,就在这个念头出现时铃声又大作,这次白贤摁下了接听键。

“喂?白贤……”

他叫的是白贤不是伯贤…他已经什么都知道了,自己即使是在夜里躲在树下,也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中,这么好的机会,正好看看自己心脏是什么颜色。

卞白贤咬着大拇指的死皮支支吾吾半天。
“你都知道了啊~你去了那间病房对吗?”

朴灿烈站在卞白贤对面的树下看着他的一举一动,虽然看不见表情不清楚动作,但是朴灿烈知道现在的白贤缩得如蝼蚁,害怕有人伸出手指捻入尘土中。
“是……”

“那你搞清楚,是心疼我还是可怜我了吗?”
卞白贤咬得下唇都破了皮才忍住颤抖的哭腔,想哭还得装坚强是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历练,残忍又磨练意志。

“半点都不是……白贤,我想知道你的想法。”

白贤眨巴眼看被树荫挡住的月夜,想起儿时望月总感觉是云在原地月亮在走,眼睛会撒谎蒙蔽事实,借助了固定物体作为参照物,终于清楚分辨出来是云在走。长大以后眼睛蒙蔽不了自己,可心会,那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,即使安分地在原地,那些人也像云一样飘过自己身边。

“人一生都在失去什么或得到什么,我在四年前…得到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能得到的金钱名利,但是我失去了整个作为自己而活的权利。换而言之,我得到了别人的人生,失去了自己的身份。从那一刻开始,我感觉所有以这个名字得到的东西,都不是属于我的,粉丝夸奖的是我又好像不是我,得来的奖项属于我又感觉不是给我,就连我认识的你之后的感情,都感觉并不是真的存在。你给我的感觉……就像我从来就没有得到过你,又谈何的失去了你。即使你与我缠绵,我痴你一切,肌肤之亲合二为一,但转身身旁空气都是凉的,只要我还以这个身份活下去,好像和你在一起的一切都是虚无的,太美好的东西大多握不住,让你知道了一切我轻松许多。我这么多年一直杜绝交友,就在为了避免有人发现我的狐狸尾巴,你一来就奉上爱情,我当然完全招架不住,今天经历了许多事,我坚定了一些道不清的决心,好人你来做,坏人我来当……我们分手吧,就这样好吗?”

朴灿烈嗓子干涸哽咽,火山喷发的岩浆灌了一嗓子,一开口直冒烟,他绕了一大圈城市可不是要来听分手的,前阵子还在异国翻云覆雨说不离开,这下才消失半天就要做陌生人,朴灿烈搞不清楚其中发生了什么,说话都变得凌乱。

“这样不好,我爱你,白贤,我爱你……”

“这不是说我爱你就能解决的事,”

“那这是拥抱亲吻可以解决的事吗?”

朴灿烈从树荫底下跨步走向马路对面的白贤,即使车辆川流不息也挡不住前进的步伐,卞白贤听到了电话那头有着和现场同样的喇叭声,瞬间就看到了离自己还有几步之遥的灿烈,慌乱的大吼。
“别过来!!!”

朴灿烈已经走出了马路中心,站在边上的非机动车道上,任凭电动车摩托车朝自己摁喇叭。
“我不过来,怎么抱你。”

“你要是在这里抱了我,那我就全玩完了。”

卞白贤从耳边放下手机,就这样看路灯下的朴灿烈,而自己隐秘在树荫下,多么现实的处境。算是看透了一切,人生变得没了意思,白贤把手机重新放回耳边。

“我既然能一个人强大得撑了那么多年,那我一定也可以从两个人的感情再变回一个人。被你喜欢的确很让我满足,我该清醒清醒了,你就算帮我一把,成全我行吗?”

“你很自私,那我也可以自利,你提了要求,那我也要提,我满足你的分手,你也要满足我的吻别。”

朴灿烈没等卞白贤答应又重新拾起步伐,瞬间把白贤锁在树与自己胸怀间,低头多少距离能吻到白贤的唇,朴灿烈已经拿捏得很清楚。可朴灿烈迟迟没有低下头亲吻,因为他知道这一吻有关系也得变成没关系,只是低头盯着眼神不和自己对上的白贤。

“一直朝你前进的是我,说在一起说分手的都是你,白贤你没有愧疚感吗?”

“爱情里边要是有愧疚感,那就不公平了。”

“你本来就对我不公平,你就不怕我拿着这个秘密威胁你吗?”

“怕,怕得要死,但是我更怕我呆在你身边后经历的事,灿烈……我告诉你这一些,就是想让你知道我已经精疲力尽,受不了再大的一场搏击,和你分开能减少我一次大战役,是我软弱退缩,我把我的软肋露出给你,你要捅一刀还是帮我挡住,都看你。”

卞白贤头点碰在朴灿烈肩头上,看着十六层的灯熄灭,身子骨就这么软了下来,任凭身躯融在朴灿烈的怀里,朴灿烈脸颊磨蹭在伯贤耳边,身后的车流与人群来来往往,视线都没有多停留在暗角处拥抱的人身上,白贤能看到偶尔有好奇的人投来目光,由于光线太暗都没有发现自己,如果此时……自己不是明星多好,不是边伯贤多好。

朴灿烈摸到了白贤头上血块结痂的位置,皱着眉朝上边吹气,白贤被这举动弄得一败涂地,仓促地推开灿烈的胸怀,可灿烈依旧雷打不动保持着拥抱的姿势。

“再让我抱一会吧,毕竟恋人分手做不成朋友都是仇人,明天的我会恨你的,吻我在你这里存着,等我不恨你的时候再要回来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……”

说没关系时两人是否就此没关系?朴灿烈没回答,只是松开拥抱,像来时不犹豫的步伐,转身离去时也没有留念。大多数分手分得太容易不是因为不爱,是怕自己说多错多,感情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完的罪,相处的时光不能用一秒分手代替,改变不了结局那就试着尝试接受,然后……再创造另一个开始。

妄想着扔一颗石子到海洋里将海填满,痴心觉得只要投入就能收获感情,全都是自我以为的蒙蔽,当狂妄被现实打击,石沉于大海,人丢掉爱情。

<<<<<<

没想到二锅头的味道那么好味,都暻秀掏光身上的钱也只够买一件扎啤,喝完一瓶捏瘪扔一边,打了一个浓浓的酒嗝,在酒醉的时候把梦清醒。
都暻秀翻开了日记本的最后一页,当看到首行字眼时迅速合上,还以为哭了一天再也没有力气流泪,没想到人还是太容易被自己打败。

“再次你好啊~庆洙,我的暻秀。”

========未完待续=========

啊哈又是两个星期过去了,日子过得好快,本来想昨天发,可是昨天安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刷微博兴奋死了😭我爱我锥!!!

嗯ヽ(○^㉨^)ノ♪计划是十五章完结的,不知道能不能搞回来,那就进入完结倒计时吧😄这章写的时候我有哭也没有多悲情,所以对我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发展,不虐来着,平常心看吧!
下一次更新,高考结束后,考生们拜托考一个好成绩啊!

嗯!依旧多谢喜欢茶蛋喜欢灿白!
一万字依旧,有什么意见提出来吧😁
端午节安康,么么哒~(^з^)-☆

评论(24)
热度(33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