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ril非夏

weibo/tieba:April非夏
很好很长很多情的一生。
喜欢灿白/然后给他们写故事

《流水落-尘往之下》灿白番外【故人】中


这时门口有钥匙转动的声音,一个声音稚嫩的孩子闯入灿烈的眼中。
“爸爸!!妈妈说你在这里还真的被我找到了。”

卞白贤独子卞耀强进屋扑到自家老爸身上,胖嘟嘟的身子着实把白贤压得不轻。
“找我干什么?”
“我……我…我想要五块钱去文具店买铅笔。”

小孩子就是瞒不过大人,说谎的时候一直在搅手指头。卞白贤弹了自家儿子的脑门。
“你妈就是开小卖部的,什么东西没有,怎么就问我要钱?而且还五块钱那么多,不实话实说就不给。”

卞耀强急了直跺脚,小嘴喋喋不休,身子依旧蹭着老爸。
“厂里边有人来卖兔子,我想养一只。”
“不行!你前脚刚刚把它买回家,后脚它就死了。”
“我真的!!真的会好好照顾它的,求求你了。”
“不行就是不行!”

卞耀强眼泪直打转,委屈的样子像极了年轻时的白贤,灿烈看着心头一软,从口袋掏出钱包。
“你爸爸不给,叔叔给吧~”

朴灿烈刚刚掏出五块钱,卞耀强就接过了钱,一点都不怕生见外,也不管家里人说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的教育,摇着小钱连忙跑出门口,生怕被父亲抓住,不过基本礼貌还是懂。
“谢谢叔叔!谢谢!”

“小孩子对什么事物都新奇,你不让他尝试,他就怎么会知道养小动物的难处,回去不要怪他啊~”
朴灿烈孩子给开脱,把钱包收回口袋里。

卞白贤没有答应他,一直盯着他的举动,就在刚刚灿烈打开钱包时,露出了里边的照片隔层,上边放着一张白贤没见过的合照。里边他们两人拿着捧花宛如一双人,肩靠着肩微笑灿烂,隔着照片都能感受到幸福感。白贤认出来那是十几年前,朴灿烈花了好些钱带他去拍的结婚照。两人吵架的当天,摄影楼的工作人员还打电话来说可以领照片了,可那时候白贤已经踏上去见都暻秀的火车,从而没有看过这一组照片,这时候讨回来,会不会令人多想?

白贤怂下肩膀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“房子……是你的,你回来就还给你。”

朴灿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,看尽了墙上的裂缝,窗台上的灰尘,最后站定在客厅中央,透过镜子看着明显老去的自己。
“不了,晚上的飞机,我得赶去机场了。”

白贤站起来走到朴灿烈面前,嘴唇动了好几回才说出声音。
“那就抱一个吧,不抱没有机会了。”

那是一个饱含历史沉淀的拥抱,这一抱把身上缺失对方十几年的时光全都传递给对方,他们在拥抱中交换彼此的孤独年华,然后重合此生的缺憾,在一天中不是很特别的时刻,风依旧吹叶依旧落,他们互相原谅了对方的缺席。

放开拥抱后的放开是要别离,两人依依不舍抱了许久才起开身。卞白贤最后仔细看了灿烈眼角的鱼尾纹,嘴角边的沟壑,即使染了黑色发根依旧泛白的银丝,把灿烈现在的容貌拍照记忆到脑海里,以后想念的时候拿出来看一看。

朴灿烈最后一次戳了一下白贤头顶发旋,拨弄发旋上柔软的头发,然后心满意足的转身。
“不送了,我先走了。”

卞白贤站在客厅中央,目送朴灿烈拧开房门跨出去。
“嗯,再见。”

两人换了个位置,这次轮到白贤看着离开的剧情,在朴灿烈消失在楼梯口时,卞白贤转身打开了所有的窗户,最后站在阳台的窗帘后边,透过郁郁葱葱的芒果树叶,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楼道口出现,然后越走越远,直到进入道路拐角处消失。

有人不远万里来白贤的心城里做客,现在踏上没有归期的路,留下一座空城。他带走了一生中最美好都岁月,带走曾经无所畏惧的时光,留下令人怀念惋惜的剧情,留下一位还爱他的人。

朴灿烈一步都没有回头,看着老厂房的水塔从眼前移到了身后,所有走过遇上的人和事都落入身后的历程中。芒果树下下象棋的老年人全都散了,朴灿烈坐在石凳上等二路公交车,微风徐徐,伴着下午四时阳光抚慰人心,一个熟透的芒果在灿烈不远处落下,滚动到了跟前,朴灿烈比那些孩童先捡到了手中。

皮呈青绿色,但朴灿烈知道,剥开青皮就能露出里边的香甜的黄肉。朴灿烈感觉自己回到了二十年前,穿着白衬衫害怕被弄脏,小心翼翼吃着厂子里丰收的芒果,满手都是粘腻的果汁,朴灿烈咬了一口果肉,又是硬生生吃出一汪眼泪。

旁边也在捡熟透芒果的孩童,看着这个中年男人吃得满脸笑容,不由得疑惑。
“很甜吗?”

朴灿烈连忙擦掉眼角的泪,舔了舔唇边的残汁,心满意足点头。
“很甜,叔叔在这个厂生活过十年,第一次吃到那么让人难忘的芒果,即使叔叔在泰国种芒果树,也没有哪一个品种的芒果,比我们厂里落下的芒果好吃。”

又是一阵吹摇果树的风路过,孩子们散去其他地方等待芒果落下,朴灿烈仰着头迎接树叶缝隙中的阳光,那些光随着摆动的树叶若隐若现,那些灿烂耀眼的强烈阳光照在朴灿烈脸上,脸上微微灼热。

灿烂耀眼的强烈阳光。
灿烂耀眼的强烈阳光?
灿烈?耀强?

朴灿烈再一次笑出声,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,责怪自己为什么还那么多情,卞白贤怎么会因为“以我之姓冠你之名”,给孩子取那样的名字,这只是自己联想出来的巧合,朴灿烈不断拍打自己的脸颊好让自己清醒,可越清醒越感觉呆不下这个地方,正好有一辆出租车停在芒果树下,朴灿烈连忙上前拉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车上后发现的士司机还是刚刚送灿烈来厂里的那一个师傅,司机师傅也意外。
“那么巧??”
“很多事说巧,不巧。说不巧,它又在冥冥中重合。”

司机听不懂这位乘客说的是什么意思,一脚油门离开这个地方。如果不是没有牵连感情的第三者带灿烈离开,恐怕寸步难行。
“我刚刚啊,在这个厂子逛了一会儿,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嘛,二十年前我还没有做出租车司机,在路边修单车,哎哟,人人都夸矿机厂好得不得了,能进来便是光荣,什么电影院舞厅健身房游泳池应有尽有,现在看……不过如此。”

所有风景全都倒退到身后,灿烈知道他可能此生再也不会涉足这个地方,闭眼靠在窗上小憩,听到司机这样的评价老厂房,心中有些许不爽快。
“你没有经历过,没有见到过,没有享受过,所以你不知道这里的好,即使现在有些落败,但它还是独一无二的,包括能生活在里边的人,也是一种幸运。”

司机知道自己撞枪口上了,从后视镜看到乘客一脸阴郁 ,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拧开电台。

“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
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得好远
好不容易又能再多爱一天
但故事的最后你好像还是说了……”

司机从电台的歌声中听到了夹杂的哭泣声,偷偷从后视镜看了一眼,只见车后座上的乘客单手掩面,他极力捂住眼睛,可没挡住眼泪滑落到嘴角。

司机师傅堂皇地以为刚刚说的话触碰到了乘客的伤心处,连忙切换了电台。
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听的都是些什么歌,我换一首,唉!这首好,这首好听,陈奕迅的《十年》。”

【十年之后
我们是朋友
还可以问候
只是那种温柔
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
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】

朴灿烈放下挡住眼睛的手,吸了一下鼻子,平息哭腔对司机说。
“我们拥抱了,在十年之后。”
一望可相见,一步如重城。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
“现在十年可以如一日了,科技那么发达,手机可以视频可以拍照,我的儿子曾经出国留学,我天天晚上和他视频聊天,看到什么好玩的就拍照给他,可方便了。如果你怕和朋友生疏,那就留个微信号啊!没事聊聊天,总会熟悉起来的。”

司机说了一大段话,换来乘客的沉默,朴灿烈怎么就忘了现在手机可以拍照这件事,还记得曾经第一部手机就是在白贤的陪同下买的。现在想想,如果要到白贤的微信,偶尔看看他的生活动态再问声好,也不至于总觉得会孤独下半生。思念导致了健忘,错过便是错过。

出租车上没有人再继续说话,司机也关掉了广播电台,马路上混杂各路噪声,朴灿烈静心一路看风景。他看曾经承载他誓言的大桥焕然一新,看曾经带白贤去吃的盗版汉堡店真的变成肯德基,看爬过的纪念碑长梯旁树苗长成大树,最后离自己住过生活过的老厂房越来越远,,回忆曾经每一处都有他的身影,把曾经笑着过的时光看哭了。

最后,故人叹。
叹山河不留故人,故人不忘旧情,旧情不得圆满。

#

晚饭吃的是中午没吃完的烧鸭,春燕炒了碟茄子肉末,卞白贤在新闻联播片头曲要响起时关掉了电视。

“今天中午看房的那个人怎么说?”
春燕加了块茄子放儿子耀强的碗里,自己喝了口汤。

白贤犹豫了一小会儿,不打算瞒着春燕。
“是朴灿烈。”

一顿饭吃得安安静静,卞耀强说了几个从同学那里听来的笑话,讲给父母听,可父母没有什么反应,只好匆匆吃完饭,去逗新买来的小白兔。

春燕看了一下自己好几层肥肉的肚子,有些气自己吃得有些多。
“以前我在厂里边也算一枝花呢,孩子他爸,你说我减肥好不好?”
“这样也很好,减不减都行。”
“那你怎么不多看我一眼。”
“我已经看了你十年了好不好?”

卞白贤觉得这样的日子也还不错,至少春燕是真心待自己好,不计较在这个厂房里听到的流言蜚语,不顾家庭反对,和自己这个曾经与同性恋做朋友的人结婚,心也善良。

白贤起身收拾碗筷走进厨房,收拾好再出来客厅,春燕已经剥好苹果放在茶几上,打量白贤的脸色还是开口。
“其实……曾经我真的以为朴灿烈和你好来着。”

白贤咬了一口苹果,再打开电视已经播完新闻联播。
“那里来的那么多的以为,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有钱搬了家,耀强也聪明。”

春燕听白贤这么一说,心里很是满足,小日子过得没有大吵大闹,也算滋润,心便放宽了些。
“刚刚你和灿烈说了什么?”

卞白贤因为思考而沉默了许久,直到嘴里含着的苹果味道从甜变酸涩,脑海里过完这十几年来与朴灿烈拉扯的日子,最后一个镜头落在芒果树下远去的背影。
“说了再见。”

尘往之下,再也不见。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April非夏 | Powered by LOFTER